-

“王大人,你說的可是真話?”

趙鐵生覺得這些當官的著實奇怪。昨日還不耐煩的要把人趕走,今天又殷切的要請人進城。有些不相信,對著麵前的王大人又問了一遍想要確認。

“當然是真話。”

“昨日那小兵太不禮貌了,怎麼能這麼對待大家呢,我們大人已經狠狠的教訓過他了。趙村長是吧,我們大人說過,立馬讓所有難民進城,不得耽誤。”

哪怕王大人把這話說上十幾遍,趙鐵生還是覺得有點恍惚。

“村長你恍惚什麼呢?還不趕緊去收拾行李準備進城?”

王大人一句話驚醒了趙鐵生,匆忙謝過就去告知村裡其他人了。

不管這大人是發什麼瘋,隻要他們能進城,感恩戴德是必須的,之前受的委屈根本算不了什麼,眼前纔是最重要的。

“妮兒,想什麼呢?趕緊收拾東西進城了。”

趙三強搬著箱子路過的時候就看到趙朵愣在馬匹前,一動不動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啊,怎麼了?”

“我說,我們要收拾東西進城了。”

“好,我馬上收拾。”

收拾了兩下趙朵又開始愣神,她若是冇記錯的話,昨天商無錫說要去抓兔子,今天縣令裡的人就來了。

她不想去懷疑,但還是忍不住要懷疑。

商無錫,到底是什麼人?

如果他們冇有在一起,她壓根不會在乎他到底是什麼人。但現在他們是戀人,那麼有些事情就必須要說清楚。

“趙姑娘,你在想什麼?”

商無錫把茶端到了趙朵麵前。就算不說,商無錫也知道趙朵想問他什麼。

這幾日趙朵的失神都被他看在眼裡,已經知道無法再隱瞞下去了。

“商無錫,我想問你一個問題。你能不能,誠實回答我?”

終究還是好奇戰勝了一切。

“自然可以,你儘管問。”

“商無錫,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知道你想問這個。”

商無錫從床底下拿出箱子,把箱子裡的東西放在了趙朵麵前。

“你想要知道的都在裡麵。”

“我不會瞞你,知道一切後的選擇也在你。你慢慢看,我先出去了。”

說完以後,商無錫先出了屋子。

“公子,拿來了。”

麵具是曾經趙朵送給他的禮物,從到豐城起,他就得戴著手裡的麵具繼續生活了。

“公子,那豐田令叛變了。”

“為什麼這麼說?”

“”他把信送到右丞相府裡去了。”

“是嗎?”

“公子,右丞相已經知道你在豐城了。公子,我們要儘快離開了。”

“小三子,我之前讓你辦的事,辦好了嗎?”

“已經辦好了。”

“那接下來就按我說的做。”

“公子。”

“小三子。”

“是,公子。”

“出什麼事了?”

一場大火把縣衙燒了個精光,所有人都逃了出來,隻有商無錫死在了大火裡。

“小商兄弟冇逃出來?”

“你說什麼?你說商無錫冇逃出來?”

趙朵有些恍惚,冇聽清王大人說的話,隻是往縣衙裡麵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