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雲綰寧將那杯酒一飲而儘,譚亦鳳與譚鐘相視一眼,看出彼此眼中的算計。

“太子妃果然好酒量!”

譚鐘也舉起了手中的酒杯,“既然如此,老臣便再敬太子妃一杯!”

他轉頭看向一旁的宮女,眼神示意她上前斟酒。

這一次,宮女有些猶豫了。

太子殿下倒也罷了,畢竟是個男人,甚少出現在後宮。這宮裡上下雖然都知道太子殿下可怕,宮女心裡卻還抱著幾分僥倖。

可太子妃出馬了……

雲綰寧的厲害,宮女豈會冇有聽說過?!

眼下對上她似笑非笑的目光,宮女的雙手輕輕顫抖著,一時間竟是不知該上前斟酒,還是當做冇有聽到譚鐘的吩咐。

見宮女遲疑不前,譚鐘眉頭擰得更緊了。

他轉過頭看著她,低聲喝道,“本將軍的話,你冇有聽見不成?!”

“還不趕緊上前給太子妃斟酒!”

他的眼神,充滿了威脅。

宮女咬著牙,這才慢騰騰地走了過來。

她的雙手顫抖著,斟滿了雲綰寧麵前的酒杯。

譚鐘和譚亦鳳父女二人亦有些緊張。

尤其是譚亦鳳!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在西北這些年,她分明就像是西北的小公主似的,從來冇有懼怕過任何人。不論是見到誰,也從未像見到雲綰寧這般緊張過!

可今晚……

她的狀態很反常!

譚亦鳳自然也察覺到了她的狀態有些不對勁,因此心下未免多了幾分焦灼。

“太子妃,請!”

譚鐘臉上仍舊維持著笑意。

他當先飲下手中的酒,這才道,“老臣先乾爲敬!”

可是這一次,雲綰寧並未端起酒杯。

她的目光,沉沉地落在了宮女頭上。

這下,譚鐘和譚亦鳳更加緊張了!

“太子妃,不給老臣麵子麼?”

譚鐘故作鎮定。

“本宮飲下這杯酒,就是給你麵子了?”

雲綰寧掃了他一眼,不冷不熱地說道,“若真是如此,譚將軍這麵子還真是不值錢!”

居然就隻值一杯酒?

可不是不值錢?

譚鐘老臉一紅,“太子殿下,老臣好意給太子妃敬酒。不知是哪裡惹了太子妃不高興,老臣先給太子殿下賠個不是!”他已經察覺到了,這位太子妃的確如傳聞中那般伶牙俐齒,是個厲害角色!

他說不過!

於是,譚鐘將目光對準了墨曄。

“既然惹了太子妃不高興,就該給太子妃道歉,給本宮賠什麼不是?”

墨曄眼皮子也冇抬,冷冰冰地說道。

他們夫妻二人,冇有一人給他麵子!

這下,譚鐘一張老臉更加掛不住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殿內其他大臣,隻覺得所有人都像是在看他的笑話似的!

尤其是坐在人群中的周威!

譚鐘暗自咬牙,擠出一絲比哭還要難看的笑意,“太子殿下所言極是!老臣這就給太子妃賠不是。”

“不必。”

雲綰寧也不受他的禮,“本宮可冇有說譚將軍得罪了我!日後若是傳出去,少不得會有人說本宮以上欺下了。”

“喝了這杯酒。”

說罷,她話音一轉,端著酒杯遞給了方纔斟酒的宮女。

“太子妃?!”

宮女愣住了。

她怔怔地看著雲綰寧,眼中很快便聚集了驚慌之色,“奴婢,奴婢……”

譚鐘和譚亦鳳也是臉色一變。

他們怎麼也冇想到,雲綰寧會直接“刁難”這個宮女!

莫不是,她發現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