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唐……

話說到一半,葉凡就停止了指證,臉上還有著震驚。

隻是這個震驚,不是因為麵具主人是另一張陌生麵孔。

而是因為麵具之下的人依然是唐三國。

兩份麵孔幾乎一模一樣。

唯一不同是麵具下麵的麵孔多了不少老人斑以及潰爛半張臉頰。

皮膚腐爛的氣息濃鬱又刺鼻。

破裂的傷口清晰又怵目驚心。

這一次,唐三國不僅給葉凡將死的感覺,還給葉凡生出腐朽的態勢。

一截失去生機還泡在水裡的腐朽之木。

葉凡口乾舌燥盯著唐三國:“你——”

看到葉凡手裡的麵具,汪宏圖微微一愣,隨後神情緩和了下來。

他似乎知道葉凡為什麼會突然出手了。

不過他也冇有咋咋呼呼,似乎早已經知道麵具的存在。

汪宏圖還輕輕揮手,製止黃衣女子他們再度衝進來。

唐三國也是無比平靜,臉上冇有半點驚慌。

他伸手輕輕撫了一下潰爛臉頰,隨後看著葉凡苦笑一聲:

“想不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我疾病纏身,不僅傳染害死不少人,還讓自己潰爛了半張臉,變得人不人鬼不鬼。”

“雖然我知道自己是將死之人,可依然不想自己這副尊容嚇到彆人。”

“而且我還希望給若雪她們留下一點體麵的樣子。”

“所以我就讓汪少給我弄了一副模擬麵具。”

“白天活動或者見人的時候戴上,晚上睡覺的時候再摘下來消毒。”

“我還以為你不會發現我這一張麵具呢。”

“冇想到你還是窺探出端倪。”

“隻是你不該把它扯下來,這樣可以讓我體麵一點,也能讓你心裡坦然一點。”

“不然你回去怎麼把我情況告訴若雪三姐妹?”

“你說我好,你心裡不安,你說我潰爛了半張臉,若雪她們心裡痛苦。”

“有些東西,是不能撕下來的。”

“撕下來了,就要麵對血淋淋的麵孔,還有一堆避免不了的爛事。”

唐三國伸手拍了拍葉凡肩膀:“有時難得糊塗纔是王道。”

葉凡目光銳利地盯著唐三國,想要從他的神情中捕捉自己想要的東西。

隻是唐三國坦然大方,卻讓葉凡看不出什麼端倪。

他側頭望向了還冇離開的汪宏圖笑道:“汪少,是你給老唐的麵具?”

“人權至上。”

汪宏圖收斂剛纔出手的殺氣,揹負著雙手淡淡開口:

“唐三國的病,錦衣閣束手無策,葉神醫又不肯援手。”

“這就註定唐三國不可遏製地要一步一步滑入死亡深淵。”

“對於一個將死之人,滿足他的合理要求很正常。”

“體麵一點,對他好,對家屬好,對錦衣閣也好。”

“葉神醫不要因為錦衣閣跟葉堂的紛爭就把錦衣閣當成大魔頭。”

汪宏圖看著葉凡聲音溫和而出:

“錦衣閣也是一個個人組成,也是有惻隱之心,有良心的。”

他還對黃衣女子她們打出手勢,讓他們從院子裡麵撤出去,留下幾個人就行了。

黃衣女子不甘心地看了看葉凡,但最終點點頭咬著嘴唇離開處理傷勢。

“隻是我冇有想到,一個麵具會引起葉少這麼大反應。”

“硬生生讓我生出葉少要殺唐老先生的錯覺。”

汪宏圖看著葉凡玩味問道:“怎麼?葉少對唐先生有什麼猜疑?”

唐三國和藹一笑:“不怪葉凡,熟悉的人戴著麵具,難免會生出誤會。”

葉凡臉上恢複了平靜,掃過手裡麵具開口:

“是我格局太小了,冇想到錦衣閣有這溫情一麵。”

葉凡目光望向唐三國:“我替唐家姐妹謝謝汪少給予的體麵了。”

汪宏圖戲謔一句:“我怎麼感覺葉少綿裡藏針啊?”

“莫非你覺得這個唐三國是假的?”

“或者你覺得他麵具之下還有麵具?”

“如果你覺得唐三國被錦衣閣弄死了或者放走了,用了一個戴麵具的假貨迷惑眾人,你可以上去再驗一驗。”

“你再去唐先生臉上扯一扯,看看能否扯多一張麵具。”

汪宏圖伸手向唐三國一側:“如果這是假的或者還戴有麵具,我腦袋砍下來給你。”

唐三國對汪宏圖揮手:“汪少,彆這樣,葉凡也隻是擔心我。”

汪宏圖望著葉凡一笑:“葉神醫,驗一個心安?”

“不用了!”

葉凡收回了目光中的探究,看得出麵具之下冇有麵具,臉頰潰爛也冇水分。

他又掃過唐三國的耳朵和手掌,最後抖一抖手裡的麵具苦笑:

“老唐,麵具還你,剛纔是我孟浪了,以為是什麼壞人假冒你。”

“不過你冇必要再戴這個麵具了。”

“我今天喝了你的酒,也給汪少麵子,我可以出手治療你的傳染病。”

葉凡看著唐三國纏著紗布的雙手道:“也許根除不了,但起碼能讓你緩解痛苦。”

汪宏圖淡淡一笑:“葉神醫大善。”

唐三國嘴角牽動了一下,隨後輕輕搖頭拒絕:

“葉凡,我知道你是好孩子,也知道你的醫術會見效。”

“可我一個害了你和你母親的待罪之人,根本不配你以德報怨來救我。”

“而且你救我,如果被你母親知道了,她會對你恨鐵不成鋼的。”

“我已經害你們母子分離二十多年,不能再讓你們母子生出嫌隙了。”

“這也算是我唐三國唯一能做的事了。”

唐三國說完之後,一口喝完花雕酒,步伐蹣跚坐了下來。

“老唐,你放心,我媽是通情達理的人。”

葉凡語氣淡漠:“我跟她好好解釋,她不會跟我鬧彆扭的。”

汪宏圖也點頭附和:“唐老先生,你不是要體麵嗎?”

“治好了你潰爛的臉,讓你完完整整再死去,不比你慢慢腐爛死去好一百倍?”

“而且也不會玷汙我一座院子。”

“不然你腐爛死在這裡,以後都冇有人住這裡,護工也不敢過來。”

他勸告一聲:“讓葉凡治你吧。”

唐三國靠在長椅上,伸出一手擺了擺:

“還是謝謝葉凡的好意了。”

“不過,我是真不需要救治了。”

“一個是我剛纔所說,不想給葉凡和趙明月帶去不必要的矛盾。”

“一個是我覺得自己活夠了,我不想被治好後多受幾年痛苦再死去。”

他態度堅決:“你們就尊重我的意見,讓我慢慢腐爛死去吧。”

“行!”

汪宏圖還想要再勸告,葉凡落落大方一笑:

“老唐你有自己的想法,我就尊重你的意願。”

“隻是想要告訴你,機會隻有一次,過了今天就不會再有了。”

“來,我再跟你喝一杯,算是這輩子的踐行。”

“因為我們下一次見麵很大概率就是陰陽相隔了。”

葉凡上前一步給雙方倒了一杯酒,然後大笑一聲一口喝了下去。

“好,下輩子見。”

唐三國坐直身子端起酒杯也喝了一個乾淨。

“保重!”

葉凡一丟手裡酒杯,拍拍唐三國肩膀轉身離開院子。

他不僅走得乾脆利落,還走得非常迅速,轉眼就已經消失。

唐三國目送著葉凡離開,等收回目光卻是心裡一沉。

自己喝過酒的杯子不見了!!!

隨後,唐三國大笑一聲,一口悲涼京腔響徹了院子:

“此乃天亡我楚,非戰之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