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皇鼎雖是一尊青銅鼎,鼎身卻如翡翠一般晶瑩剔透,光滑細膩。

隨著白髮骷髏的神氣灌注進入,鼎身上,一個個金色文字脫落下來,滿天飛舞。

文字間的金茫茫氣霧,凝化成一尊高大身影,形似不動明王大尊。

骨閻羅欲速戰速決,施展出大魔神創出的最強神通“千靈血煞”。血煞之氣充塞空間,映紅天地。

初一交鋒,便是全力以赴。

“轟!”

兩人激烈對碰形成的戰力餘波,逼得張若塵和羅慟羅這樣的強者都遠遠退開。離得太近,會被創傷。

驀地,羅慟羅敏銳察覺到自己被盯上,回頭看去,發現張若塵已至近前。

這個時候,張若塵不想著怎麼打破骨閻羅佈置的七十二座柱世界逃出去,卻還想著對付她?

張若塵操控帝符符光,凝成一道大手印,向她拍去。

“你想找死,我自當成全。“

羅慟羅身上的修羅戰氣,化為一座無邊海洋。

站在海中的急浪之巔,她一指點出去,指尖光束,與符紋大手印對碰在一起。

兩股力量激烈對衝之時,羅慟羅眉心第三隻眼睛睜開,瞳中飛出八卦道印,攜帶始祖規則和始祖之氣,碾碎滿天符紋,直向張若塵真身落去。

張若塵隻是大自在無量的修為,不敢輕易接她這一擊,隻得身形閃避。

“還不動手?”

張若塵如此喊了一聲。

藏身在這片地域中的黑白道人,在骨閻羅出現的那一刻,就知自己掉進了張若塵的坑裡早將張若塵罵了無數次。

現在怎麼辦?

硬著頭皮也隻能上。

“張若塵,本殿主遇到你,也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

黑白道人從一根巴掌大小的碎骨內部衝出,在虛空跳躍,每跳躍一次,身體都在黑白之間變化。

跳躍第八次,跨越千萬裡,出現在羅慟羅身後。

羅慟羅眼睛餘光向後瞥去,右手掌心出現一輪灼灼燃燒的星辰。但就是這時,前方張若塵攜帶帝符符紋,打出不動明王拳,九彩色神氣在他拳頭上閃爍。

右手掌心的星辰,直向張若塵拍擊出去。

與此同時,黑白道人雙手化為白骨形態,充滿腐蝕之氣,擊向她背心。

“嘩啦!”

羅慟羅猛然一跺腳,大量海水從腳下空間中洶湧而出,形成一道道連天大浪,衝擊在黑白道人身上,將他掀飛。

黑白道人倒飛出去數十萬裡,渾身濕透,髮髻淩亂。

還未定住身形,修羅戰魂海的海水,又一次席捲到他腳下。

浪花一重接一重,皆有拍碎恒星的恐怖毀滅力。

“你水怎麼這麼多?”

黑白道人長嘯一聲,抬起雙臂,撐起黑白雙色的神芒光牆,與一重重巨浪對抗。

張若塵在正麵硬拚羅慟羅,打得很吃力,身上符光不斷被打散,道:“你到底行不行?彆人揹著身體,你都近不了身,還說自己是一族之主?”

“她水太多了!”

黑白道人身上的神焰,被戰魂海的海水澆滅,節節後退接著又道:“本座剛破不滅無量不久,而她曾經可是始祖,可以源源不斷調動修羅戰魂海中的修羅戰氣。”

張若塵道:“你要是不行,就退一邊去,去攻擊七十二座柱世界,看能不能破骨閻羅的道法。”

堂堂不滅無量,一族族長,被一個小輩如此瞧不起,黑白道人差點一口氣冇喘上來,大吼一聲:“龍屍騎士何在,結合擊陣法。”

十尊龍屍騎士相繼從那根碎骨中走出,之前和黑白道人一樣,藏在微粒般大小的空間中。

他們乃是鬼族曆代的傑出人才,被秘密送入始祖界培養,個個都有無量境的戰力,與鎮魂四神器一樣,有滅族之危的時候,纔會出動。

而現在鬼族麵對的局麵,已經堪比滅族之危。

十尊龍屍騎士身下的龍屍,皆是不滅屍,個個來曆驚人,經過特殊手段祭煉,一條龍屍,就是一件強橫的戰器,可以激發出不滅神氣和神源中的不滅規則。

它們的戰力,還在龍屍騎士之上。

兩者結合戰力何止倍增。

十尊龍屍騎士皆戴金屬麵具,圍成一個圓圈,手中長毛閃爍赤紅色銘紋,腳下的龍屍亦跟著散發陣法銘紋。

以長矛和龍屍為陣法基礎,一座合擊陣法組成。

被羅慟羅神力掀飛出去的黑白道人,落入合擊陣法中,立即化為神陣陣眼。

吸收十尊龍屍騎士的力量,他身上氣息節節攀升,頃刻間,達至不輸不滅無量中期修士的高度。

“陰陽雙生界,冰火億萬軍。”

“鬼軍,來!”

黑白道人很在乎臉麵,有意給張若塵露一手。

雙手舉過頭頂,將陣法世界一分為二。一半為陰,一半為陽,黑白雙色。

雙袖中,湧出源源不斷的鬼靈。

這些鬼靈,有的身上燃燒著火焰,有的身上寒氣懾人,不多時,就充滿陰陽雙生界,化為兩片鬼雲。

每一片鬼雲中鬼靈的數量,都超過一萬億隻。

這兩萬億隻鬼靈,乃是黑白道人的最強手段,是他培養的亡靈大軍。雖不如神軍的質量高,但勝在數量龐大,在合擊陣法和陰陽雙生界的加持下,可以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戰力。

“若塵小兒,看看老夫真正的手段吧,老夫一百萬多年的底蘊,可不是你能比的。”

陰陽雙生界旋轉,向羅慟羅鎮壓下去。

不得不說,黑白道人帶給羅慟羅不小的壓力。她目光沉凝,雙手捏出指法,將四方大宇印喚了出來。

四方大宇印在她頭頂旋轉,帶動空間跟著轉動,形成一個空間風暴漩渦。

這是空間神殿的鎮殿神器,傳說是宇鼎上敲下來的一小塊煉製而成。

陰陽雙生界不受控製,跟著四方大宇印,在漩渦中急速旋轉了起來。

黑白道人,十尊龍屍騎士,兩萬億隻鬼靈,自然也在裡麵旋轉。

黑白道人哪想到自己的合擊陣法,這麼容易就被破掉?空有力量,卻發揮不出來。

若是繼續這麼旋轉,兩萬億隻鬼靈肯定率先崩潰。

“張若塵,你不是時空掌控者嗎,怎麼空間讓她給掌控了?你到底行不行?”黑白道人吼道。

張若塵揮手將天神鎖打出,鎖鏈頂端的黑手,一掌擊向羅慟羅。

羅慟羅立即將修羅戰魂海完全釋放出去,不斷拉遠和張若塵的距離。同時,撐起《洛書》圖景,四十五顆星辰旋轉,將空間扭曲。

“轟!”

黑手掌心的萬象無形印爆發,打出一道空間光束,將修羅戰魂海撕裂成兩半,不斷靠近羅慟羅。

縱然以羅慟羅的修為麵對萬象無形印也不得不閃避,不敢正麵碰撞。

“轟隆!”

羅慟羅避開後,空間光束擊中四方大宇印旋轉形成的漩渦,將漩渦打得崩塌。

漩渦中的陰陽雙生界,險些被擊中。

黑白道人穩住腳下的大世界後,來不及抱怨,立即出手,將四方大宇印死死鎮壓,決不允許羅慟羅再次將它催動。

羅慟羅瞥了一眼被鎮壓到陰陽雙生界下的四方大宇印,冷哼一聲,顯化出數百萬裡高的人形法相,一拳重重擊了下去。

“來得好。”

黑白道人亢奮了起來,雙臂推向上空。

陰陽雙生界中衝出兩道光柱,一黑一白,與羅慟羅打出的拳印對碰在一起。

“乾得好,族長總算有些用了!”

張若塵豈會放過這個時機,腳下出現太極四象圖印,踩破羅慟羅身周的混亂空間,直向她近身而去。

以一敵二,羅慟羅承受的壓力絕不像表麵那麼輕鬆,看著不斷靠近過來的張若塵,道:“你也修煉了《洛書》吧?你應該明白,一旦進入《洛書》的九宮領域,再想逃出去,就冇那麼容易了!”

“我就是要見識《洛書》的九宮領域!”

張若塵從北坤位,闖入四十五顆星辰構建的《洛書》圖景。下一瞬四十五顆星辰,化為兩千零二十五顆。

緊接著,化為四百一十萬零六百二十五顆。

……

隻是數個呼吸的時間過去,簡簡單單的四十五顆星辰,已變化成一座浩瀚宇宙,前後左右,東南西北,皆是數不清的星辰。

張若塵感歎《洛書》玄妙的同時,對羅慟羅的修為有了深刻的認知,不愧是曾經證道始祖的人物,他和黑白道人與其相差甚遠。

未來羅慟羅破天尊級,要比他們輕鬆得多。

不過,羅慟羅隻是殘魂歸來,目前修為戰力尚在不滅無量中期的層次,不是不可戰勝。

張若塵手托帝符,精神力完全釋放,繼而無數符光衝出去,將一顆顆星辰擊碎。

“嘩!”

下一瞬,他出現到羅慟羅身前,閃電般打出的拳印,被她的手掌接住,對碰在一起。

張若塵體內的不滅物質數量已不輸不滅無量中期,但肉身力量還在不滅無量初期,在帝符加持下,才能與她近身硬碰硬。

“嘭嘭!”

兩人變招數十次,符紋和霞光對碰,使得周圍時空猛烈震顫。

終於,張若塵尋到時機,抓住了羅慟羅纖細而柔軟的雙腕,十指宛若鐵釘向下抓扣,要將她擒拿。

羅慟羅反應速度驚人,直接向前衝出去,撞入張若塵懷中。

這不是溫香軟玉,而是,比刀劍都更可怕。

這一撞,他雙臂被自己折斷,但張若塵胸腔塌陷,肋骨儘斷,臟腑血肉模糊,身體如流星一般飛出去。

她不給張若塵緩氣的時間,追上去,一腳踩向張若塵腰腹,似要將他踩斷成兩截。

“嘩啦啦!”

天神鎖飛出,纏繞在她那條踩落下來的修長美腿上。

天神鎖頂端的黑手和宇鼎,旋轉一圈後,直接拍在她身上,將她半個身體打得爆開,化為液態。

一半身體,一半海洋,兩者卻氣息相連。

海水不斷迴流,重凝陶瓷般雪白的身體。

哪怕她身體不著寸縷,極儘美豔和誘惑,張若塵卻絲毫欣賞之心都冇有,壓下傷勢,化為一道光束衝出去,一掌拍出。

“噗!”

羅慟羅不閃不避,雙指點出,速度快到極致,擊中張若塵血肉模糊的胸膛。

她的手,穿透張若塵的身體,從他背心衝出,依舊保持劍指模樣。

指尖不斷滴淌血液。

張若塵的手掌,則打破了她的頭顱。

兩人的修為高深,一個是修羅戰魂海凝聚的肉身,一個擁有大量不滅物質,肉身上的傷勢不算什麼。

因此扭打在一起後,越打越慘烈,身體無法保持完好,血液和海水交融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