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看著不斷從浮空的棱形水晶中流瀉而出、然後落入小藍花中的那些光流,不由的想起了之前瑞伊跟他說的某些話。瑞伊說,在他通過考覈之後,這片試煉之地所蘊含的力量被吸收了大半,也不會再有多餘的力量溢位,自然也不會再散發寒霧。但是如果有神明級彆的力量參與

繼續往裡麵注入力量,那力量便可能再次溢位,這是有可能的。

而現在看來,現實情況應該是瑞伊說的那樣。

那麼這棱形水晶中散發出的,應該就是神明級彆的力量?“神明級彆的力量……那不就是信仰之力麼?”楊天想了想,道,“如果是信仰之力的話,尋常人是不能觸碰也無法吸收的,但我現在是半神了,我豈不是可以直接

吸收了?”

這樣想著,楊天頓時就有了一些大膽的想法。

他靜靜地又凝視了一會兒那道從上流下的光柱。

然後緩緩伸出手,朝著那光柱摸去……

一秒……

兩秒……

三秒……

他的手離那光柱越來越近。但神奇的是,他的手冇有感覺到任何異樣——並冇有隨著距離越來越近而變熱,也冇有變冷。那光芒彷彿就是單純的光芒一樣,似乎不會對周圍產生任何的影響

可是……

當他的中指指尖,最先觸碰到那抹光流的時候……

忽然!

光流彷彿感受到了他的存在。

那些像瀑布一樣流下的光芒,忽然像是找到了新的宣泄口。

先是一縷光芒湧向了他。

隨後越來越多的光芒湧向了他。

楊天見狀心裡一緊——有種彷彿要觸電般的緊張感。

畢竟他對這棱形水晶和水晶中散發的力量完全是一無所知的,此刻也是一次冒險的嘗試,他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然而就在他緊張起來的同時……

光芒順著手指進入了他的身體。

一陣舒爽到極點的暖融融的感覺,也隨之而來。

先是從他的手指。

然後是手掌

手腕。

小臂。

大臂。

再到身體軀乾。

最後灌注到全身……

渾身都像是被一股很微弱的電流流淌過去了一樣。

先是微微的、並不讓人難受的酥麻感。

然後便是舒爽,是輕快,是愉悅,是彷彿洗禮了全身、讓整個人煥然一新的奇妙感受!

“我靠,這什麼……好舒服?”楊天都驚了。

不過很快他也意識到這種感覺有點熟悉——並不是第一次了。

是啥時候呢?

他回想了一下。

很快想了起來。

正是前幾天在那高台之上,接受萬民膜拜、第一次吸收到信仰之力的時候。

此刻的舒爽感,和當時那種舒爽感,如出一轍,隻是……舒爽感的程度,要翻了許多倍而已。

“這麼說來,這棱形水晶中的力量,真就是純粹的信仰之力?這世界上居然還有能儲存信仰之力的介質嗎?”楊天都驚呆了,同時也是一陣喜悅。

要知道,之前在那高台上,十幾萬民眾對他頂禮膜拜,他所感受到的信仰之力,也不過就那麼一點點。

當然,這和時間長短是有關係的。

畢竟信仰之力是可以積累的。

如果讓這十幾萬民眾如此膜拜他一年,那肯定也能積累出相當豐厚的信仰之力。

可惜,他當時一共就在高台上站了那麼會,而且過了一會兒聖女出來攪局,眾人的信仰目標一下子就變了。所以他一共就收集了那麼一點點信仰之力。

不過這也足以說明,信仰之力是多麼純粹、多麼珍貴、多麼精煉、多麼難以收集的高等級能量了。

可是現在……

楊天隻是把手伸進了光流中。

短短數秒過去。

他感覺自己就已經吸收了比之前大概多了十倍以上的信仰之力了。

如果說之前在高台上吸收的信仰之力,大概就一個拇指指甲蓋那麼大。

那現在吸收到的,就快有一根手指那麼多了。

而這纔剛剛過去了幾秒鐘啊。

這棱鏡水晶中的力量,纔剛宣泄了一丟丟呢!

楊天頓時產生了一份期待——要是能把這棱形水晶中的力量全部吸收了,那該有多少啊?到時候瑞伊就不會再責怪我冇好好收集信仰了吧?

這樣一想,楊天嘴角都翹了起來,也不再猶豫了。

反正這能量對他又冇有損害,他還怕什麼?

他將手徹底伸進光流之中,往上一抬,直接摸向那棱形水晶。

隨著他的手徹底伸進光流中,信仰之力湧入他身體的速度瞬間提升了好幾倍。

舒爽感也瞬間翻了幾倍,快跟觸電一樣了。

“我靠我靠……嘶——爽啊!”

楊天一邊享受著這份舒爽感,一邊繼續把手朝著棱形水晶伸去。

當手靠近那聖潔光芒的中心,他終於感受到了一份熱度,也感受到了一種強大的威嚴。

那是一種高高在上、不容置喙、隻允許所有人頂禮膜拜的威嚴。

那是神的威嚴。

很顯然,這個棱形水晶的主人,是一位神明。

他將自己的一抹威嚴留在了水晶中,不允許任何凡夫俗子去觸碰它。

然而……

楊天可不是凡夫俗子。

他也是神明。

雖然還冇有充分獲得神明的權能,但也已經是一位半神了。

此刻他雖然感覺到了溫度,感覺到了威嚴,但是卻冇有被瞬間擊潰、轟飛。

同樣是神明,你憑什麼壓死我?

楊天頂著這份壓力,繼續伸手朝那棱形水晶抓去。

手終於是徹底伸進了神聖光芒的中心……

忽然,一抹冰涼入手。

他抓到了那水晶!

神奇的是,散發出有些灼灼的聖光的水晶,本體卻是清涼清涼的。

而隨著楊天的手觸碰到水晶,水晶中那磅礴的神效能量,瞬間找到了最好的宣泄口,瘋狂地朝著他身上傾斜而來……

這一刻,就不隻是爽了。

楊天感覺到像是自己摸到了高壓電線一樣。

渾身被劇烈的能量灌注,酥麻感瞬間貫穿全身。

“我靠我靠我靠他奶奶!爽過頭了爽過頭了!我勒個去!”

狂暴的信仰之力就這樣一股一股地鑽進他的身體,水晶散發出的光芒也越來越熾烈。強烈的光芒逐漸變得像是閃電的光芒一樣閃亮,一陣陣地將整個寒骨窟照得燈火通明,不再有絲毫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