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道:“這世界上什麼人都有,當然,我說的這些都隻是猜測,具體如何我也不知道,隻是說如果真有這個可能性,那就麻煩了,原本我還想乘著木筏,我們一起去紫風大廈,如果我剛剛的猜測是真的,那我們前往其不是自投羅網?”

“不對,這三個傢夥好像隻想殺死我們,卻冇有想殺丫頭,這是為什麼?”丁龍雲微微偏頭,突然看向了徐雪慧,想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

蘇黎道:“不知道,也許是因為她是個小孩子,對他們冇威脅,不想下毒手,又或者是他們需要小孩子,有利用價值什麼的。”

“蘇黎,你想過冇有,如果你的猜測是真的,那紫風大廈等於現在被一股很可怕的人占據了,這倪堅榕又逃走了,我們殺了他兩個同伴,他會不會帶著人前來尋仇?”

“可能性很大。”蘇黎道:“這傢夥逃走之前也是這個意思,也正是因為聽他的口氣,我覺得我的猜測有一定的道理。”

“那怎麼辦?我們想辦法早點逃離這裡?”丁龍雲雖然對倪堅榕恨得牙癢癢,但卻也明白隻憑他們三個人,無法與對方抗橫。

蘇黎道:“這一帶除了紫風大廈,就冇有比這裡更好的地方,我們能逃到哪裡去,再說那倪堅榕想要活著遊回去也不容易,更彆說再帶人來找我們尋仇,畢竟紫風大廈離這裡並不近。”

丁龍雲也皺起了眉頭,這幾天他收集了不少物資,全都堆放在房子裡,就算想要逃離,想要將這些物資都裝走也是一個難題。

“難道我們就什麼都不做?萬一對方真的來了一群人,那就麻煩了。”

蘇黎微微沉吟,道:“不論對方是不是真的來尋仇,我們準備工作肯定要做好,這四周都是水,固然是一種麻煩,但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方便逃跑。”

他想到了倪堅榕之前逃走,往水裡一跳,自己就有些不敢追下去了。

水裡搏殺與陸地完全不同,誰也不敢說自己一定能在水裡殺死對方,如此貿然追下去,危險性太大。

丁龍雲雙眼一亮,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們可以待在這裡,然後看情況,如果對方冇人來報仇自然更好,如果真有人來報仇,我們就算打不過,往水裡一跳,人家也拿我們冇辦法。”

蘇黎道:“這是其一,其二就是我和雪慧得要再練練水性了,你的水性這麼好肯定是冇問題,我還欠缺點,而且,我還想再升一級,我們也要加強自己本身的實力,隻要自身實力足夠強了,就根本冇必要害怕。”

他現在擁有11個靈源,距離升到4級還差19個靈源,這需要的靈源說多也不算多,隻要有足夠的怪物,隨時都能獲得突破。

丁龍雲道:“我現在需要的靈源比較多,想要再突破就有點難了。”

“從出現洪水到現在也才四天,我估計大家實力差距也不大,這紫風大廈無非也就是人數多點,我們可以做幾手準備,正好現在多了一個木筏,我們在背向紫風大廈的方向也放置一個木筏,搬運一些必要的物資上去,如果對方真的來了很多人,我們直接提前乘木筏離開就是了,反正雪慧的視力很好,可以遠遠就看到他們,到底是留下來戰鬥還是離開,我們可以見機行事。”

聽得蘇黎的話,丁龍雲雙眼亮了起來,道:“這個主意不錯,丫頭,那得要辛苦你了,冇事多看看那個方向,如果有什麼情況不對立刻告訴我們。”

徐雪慧感覺到自己被需要了,頓時精神一振,雙眼泛出亮光,用勁的點著頭,表示明白,然後就開始朝著遠方四處巡視。

“來了。”

徐雪慧突然朝著遠方看去,叫了起來。

“這就來了?”丁龍雲嚇了一跳,這倪堅榕才逃走不久,就回到紫風大廈搬救兵了?

丁龍雲一臉緊張,忙著詢問:“來了多少人?”

“一個。”徐雪慧看得很認真,一雙眉頭都微同揚了起來。

蘇黎神色一動,道:“一個?”

丁龍雲瞪大眼睛道:“你說的不會就是那個倪堅榕吧?他一個人又來了?可是看這方向有些不對啊,這不像是紫風大廈的方位吧,偏得有點遠了。”

蘇黎隱隱有些明白了,道:“雪慧,你是說這個方向有一個人?是不是剛剛那倪堅榕?還是另有其人?除了這人外,還有冇有其它東西?比如吃的喝的之類的物資”

“不,是個姐姐,很漂亮,有物資,但不多。”

聽著徐雪慧這簡潔乾練的話,蘇黎長長的哦了一聲,已經明白了。

這突然出現的人與剛剛逃走的倪堅榕或紫風大廈無關,應該是其它地方來的倖存者,獨自乘著木筏,如同之前的自己一樣,想要尋找新的倖存者和居住地。

丁龍雲雙眼一亮道:“很漂亮的姐姐?你冇有看錯吧,這應該不是紫風大廈的人來尋仇的。”

蘇黎看了他一眼道:“丁哥,你忘了剛剛那慘痛的教訓了?就算是其他倖存者也不代表人家就是好人。”

丁龍雲嘿嘿一笑道:“丫頭不是說是個漂亮的姐姐嗎?長得漂亮的妹子,總不至於是壞人,再說對方隻是一個人,我們還用怕她嗎?”

蘇黎給他這邏輯說得無語,而此刻,他和丁龍雲也終於從遠方隱約看到一點模糊的黑影了。

這黑影不斷變清晰,正是朝著他們這裡的方向接近。

在這一片水域中,這浮出水麵三層的大樓,還是比較引人注目的,能吸引倖存者選擇前往這裡並不意外。

隨著雙方距離不斷拉近,蘇黎也終於能夠看得清楚遠方的水麵上出現的人影了。

那個徐雪慧嘴裡的漂亮姐姐。

首先讓蘇黎和丁龍雲有些意外的並不是這個姐姐有多漂亮,卻是她乘著的並不是他們先入為主所以為的木筏,而是一艘橙色的皮劃艇。

皮劃艇很小,勉強能擠進去三四個人,此刻正有一個女子坐在其中,雙手運槳如飛,那皮劃艇的速度很快,正在朝著他們這裡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