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也冇有想到,月神此劍,醉翁之意竟不在酒。

這突然的劍鋒轉變,令的楚天齊大驚之至。

他駭然提醒。

可是,為時已晚。

月神的長劍已經刺下。

碧綠的鮮血,更隨即從小炎的瞳孔之中流了出來。

“桀!”

一聲淒厲的叫聲,隨之響起。

叫聲之中,滿是痛苦與憤怒。

“你這該死的女人!”

“簡直卑鄙!”

“無恥之至!”

見到小炎受傷,楚天齊氣得眼睛都紅了。

他憤怒的大罵月神卑鄙無恥。

然而,正所謂有人歡喜有人愁。

在楚門強者憤怒之時,日國的武者們卻是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歡喜笑聲。

“漂亮!”

“月神殿下不愧我日國信仰之神。”

“短暫的戰鬥之中,便抓住對方弱點,避其鋒芒,直搗黃龍。”

“那畜生一隻眼睛被刺瞎,視力受損,實力也將大打折扣。”

“這畜生敗局已定,我們月神贏定了!”

望月河欣喜說著。

其餘的日國武者,原本絕望的雙眸,此刻也儘皆綻放出希冀的光。

等著畜生一敗。

月神便可攜神境之威,橫掃剩下的楚門強者。

到時候,楚門覆滅日國武道的妄想,將徹底被打破。

他們日國,將成為當今世界,第一個擋住楚門殺戮的國家。

望月河根本毫不懷疑,此戰得勝之後,他們日國武道,將徹底的名震全球,稱雄整個世界。

甚至,還將成為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跟楚門分庭抗禮的勢力。

可是,望月河不會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將會徹底擊碎他的美夢。

在月神將長劍刺入小炎瞳眼之中的瞬間,鑽心的疼痛,便讓小炎憤怒之至。

小炎眼皮閉合,那巨大的力道,竟然夾住了月神刺入的長劍,讓得月神無法再深入絲毫。

最後,小炎猛一用力。

月神手中的劍,竟然生生被小炎的眼皮給夾斷了。

緊接著,小炎催動著尾巴,仿若長鞭一般掃過虛空,直接朝著月神的身軀狠狠抽打而去。

無奈之下的月神,隻得縱身遠遁,遠遠的躲避開來。

“桀!”

在逼退月神之後,小炎再度仰天一嘯。

它瞳孔收縮,將插入自己眼中的斷劍硬生生逼了出來。

碧綠的鮮血,染遍了他的半邊頭顱。

它不停的嘶吼著,不知道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痛苦。

但是,小炎身上那逐漸膨脹的鱗片,以及散發而出的狂暴氣勢,足以讓所有人感受到,此刻來自這頭畜生身上的無窮暴怒!

“吼~”

小炎再次一吼。

這一次,它的聲音已經沙啞了許多。

本就巨大的身形,竟然再度碰撞。

渾身的黑色鱗片,竟然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赤紅起來。

到最後,眼前這隻怪獸,就仿若變成了一隻身披紅甲的惡魔。

背後的翅翼,如若垂天之雲。

身形之大,不知其幾千裡也。

這一刻,所有人看著那隻怪物,都嚇得近乎魂飛魄散。

那種感覺,就仿若整個天空,都被其遮擋住了。

“這這”

“二次變身?”

望月河等人近乎瘋了。

他們本以為勝券在握,可誰能想到,關鍵時刻,這隻畜生竟然再次變身,實力在瞬息之間又攀升數成。

“一群愚蠢的東西。”

“小炎乃是我楚門聖獸。”

“豈是你們這些螻蟻所能抗衡?”

“不過,能逼出小炎的第二形態,你們便是死在小炎爪下,那也足以自傲了。”

楚天齊冷冷笑著,陰冷的目光裡,已經冇有了太多的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