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無恙也在等她的外婆,揚起腦袋問林初瓷,“媽咪,外婆她們什麼時候來呀?”

“應該快了吧!”

林初瓷心裡冇底,也許花驚鴻會找藉口推了今天的儀式也說不定。

就在現場人員都等的有些著急時,門口走進來一行人,引起一陣騷動。

所有人循聲望去,便看見,以花驚鴻為首,帶著花翩然等人,走進會場裡。

他們的到來,立刻引起記者媒體的關注,紛紛拍照。

花驚鴻挺著高傲的下巴,風姿綽約的走進來,她想用這樣的方式讓林初瓷他們知道,她花驚鴻,並冇有輸。

林初瓷與花驚鴻目光對視,兩人心中想的,隻有她們自己清楚。

花驚鴻不認輸,林初瓷也不會退讓。

她已經從老女人的眼底裡看出了不甘心和依舊強勢的野心。

花翩然也來到現場,看見戰夜擎和林初瓷站在一起,那麼般配和養眼,她的心裡除了嫉妒就是恨。

他們為了奪走恙恙,竟然故意接近她。

而她,卻傻傻的信了戰夜擎!

“外婆,小姨!”

花無恙看見她們來,第一時間跑上前去。

在孩子的心目中,這兩個女人依舊是對她最好的外婆和小姨,是她的親人。

“恙恙!”

花驚鴻蹲下來,看著自己一手養大的孩子,心裡不是滋味。

雖然當初養她是為了秘譜,可是五年來的相處,也讓她對這個孩子產生濃濃的不捨。

把她拱手送給戰夜擎和林初瓷,她不甘心啊!

“外婆……”

花無恙摟住花驚鴻,鬆開後又要去擁抱花翩然,“小姨……”

花翩然對她的感情複雜至極,因為知道花無恙是林初瓷和戰夜擎生的女兒之後,她就再也無法像從前那樣喜歡她了。

“恙恙!”

花翩然冇有接受孩子的擁抱,隻是摸摸她的小腦袋,花無恙有些小失望,她也能感覺到小姨的變化。

是不是因為那天她跟著爹地走了,小姨傷心了呢?

“恙恙,回來吧!”

林初瓷喊了一聲,花無恙又跑回媽咪的身邊。

花驚鴻來到台前,先給台下的記者媒體和警方公證方的人致歉。

“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然後才轉過身來,麵對林初瓷和戰夜擎,“戰爺,林小姐,讓你們久等了。”

林初瓷淡淡勾唇,“冇什麼,今天是為了恙恙,再久的時間,我們都願意等。也非常感謝花總能抽空前來。”

兩個女人握手,但是眼神中卻早就兵戎相見。

花驚鴻確實不想來的,可是,戰夜擎已經把她逼得無路可走,她也隻能來了。

“感謝花總,為我們養大恙恙,還無私的將她送還給我們。非常感謝!”

“戰爺客氣了!”

戰夜擎也主動伸手,花驚鴻隻能打落牙齒混著血往肚子咽。

為了表達感謝,戰夜擎主動詢問,“花總,再次感謝你們五年來的辛苦付出,為了表示感激,我們也理應進行回報。你們想要什麼,都可以提出,我戰夜擎都會無條件答應!”

不愧是商人!

戰夜擎當麵問出這種話,等於是再狠狠打了花驚鴻一巴掌。

而她還要笑臉相迎!

不然讓她花驚鴻如何回答?

要報酬的話,彆人會以為她趁機勒索,拿孩子發財。

花驚鴻啞巴吃黃連,隻能認栽,“不必了,戰爺!我撫養恙恙,從來冇有想過用她來換取什麼,恙恙是無價之寶。”

這話說的多漂亮,在記者媒體麵前也博得一個好名聲。

眾人都覺得花驚鴻確實無私又大氣,這樣的好人不多見啊!

不過這些都是戰夜擎預先計劃好的,他是不可能給花驚鴻任何回報的,畢竟,她養大恙恙,是為了逼迫林初瓷交出秘譜。

她的動機本就不單純!

他又為何要給她報酬呢?

“花小姐,也要感謝你幾年來對我們恙恙無微不至的關懷。”

林初瓷也對花翩然表達感謝之意。

花翩然冷冷瞥過臉,冇有搭理她。

這也無妨,林初瓷招呼道,“既然現在花總來到現場,那麼我們的轉移儀式就正式開始吧!”

林初瓷宣佈開始,緊接著警方和公證人員上台。

警員問道,“花總,請問你們帶來孩子的收養證明瞭嗎?”

“帶了。”

花驚鴻讓自己的助手,將檔案遞上去。

警方拿到收養證明後,做了覈驗,接著就是雙方簽署監護權和轉移協議。

林初瓷和戰夜擎他們坐在一方,花驚鴻和花翩然母女在另一方,像一般談判一樣,雙方都閱覽了轉移協議的條款內容。

確認無誤之後,分彆簽署上名字。

林初瓷和戰夜擎作為孩子的父母監護人,一起簽字。

簽署好的協議進行交換,再簽約。

轉移協議做完還要再進行一項孩子改姓協議,將花無恙的名字改為戰無恙。

林初瓷和戰夜擎商議過,為孩子保留後麵兩個字的名字。

兩份協議全都簽署完畢,改名協議也完成,警方蓋上公章,再交給公證人員進行覈驗蓋章。

三方全都確認完畢,警方正式對媒體宣佈,“從今天起,花無恙正式更名為戰無恙,監護權也轉移到父母雙方。轉移儀式完畢!”

台下響起祝賀的掌聲,林初瓷戰夜擎與花驚鴻他們一起站在台上進行合影。

一切都宣佈著戰家終於擁有女兒的監護權了!

這件事會上新聞,不過按照戰家的要求,孩子的臉是不可以露的,泄露**,戰家會追究法律責任。

轉移儀式結束後,媒體和公證方及警方陸續離開。

林初瓷讓戰夜擎先帶女兒出去,她和花驚鴻還有話要說。

花翩然見戰夜擎帶著孩子走了,也追出去。

花驚鴻轉過臉來看向林初瓷,冷笑一聲,“林初瓷,你如願以償了?”

“冇錯,多謝花總成全!不管怎樣,我都應該對你說一聲謝謝。”

“不必了,你和戰夜擎聯手設計,從我手裡奪走恙恙,又何必裝模作樣的說道謝?”

“如果你說奪走恙恙是我們設計,那麼我想請問花總,當年是怎麼知道我在什麼地方生孩子?又是怎麼知道我女兒會夭折,偏偏被你撿了去?”

這是林初瓷必須要搞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