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難道……

思忖片刻,戰夜擎被自己的猜想驚到了。

該不會Nyx就是林初瓷吧?

玉瀾莊園在她名下,這樣就好解釋了!

她居然有這樣一個厲害的身份?

難怪她看不上他給的分手費!

確認Nyx是林初瓷的一個身份之後,戰夜擎心裡有些興奮,不知道那個女人還有什麼事瞞著他?

那麼神秘!

他會慢慢探究下去!

至於現在林氏的抄襲事件,戰夜擎覺得是林氏集團做的太過分。

尤其是那個林韻兒,明擺著花瓶一個,冇有本事,還想盜竊他家瓷瓷的設計。

無恥!

就在網絡上因為這件事而猜測紛紛時,林氏集團這邊又有了新動作。

林懷光已經找到關係,讓人把熱搜上的抄襲事件給壓下去,並且刪除一切不利於林氏的聲音。

前一秒還在熱搜榜第一的軟文,下一秒重新整理就會發現,不見了。

戰夜擎深諳這背後暗箱操作,摩挲起下巴來,冷摯的眼眸裡閃過一抹精光。

一看就是有人在背後操作!

既然林氏開始搞鬼,那麼,他也不可能任由他們囂張!

於是,戰夜擎撥通電話,吩咐道,“不惜一切代價,我要讓林氏抄襲的事件,重回熱搜第一。不準任何人撤熱搜!”

掛了電話後,戰夜擎又讓人聯絡京城大學教授黃勝忠。

黃勝忠以前是林初瓷和林韻兒的導師,由他出麵,必然最有說服力。

*

林氏集團。

看著好不容易被壓下去的新聞又冒出來,並且躥到熱搜第一,林懷光以為自己眼花了。

“怎麼回事?不是已經打過電話,說壓下去了嗎?新聞怎麼又冒出來了?”

顧少傑也很鬱悶,“確實已經壓下去了,但是現在又冒出來!我懷疑肯定是林初瓷在背後搗鬼!”

林懷光氣得咬牙切齒,“我不信她一個丫頭能隻手遮天了!再聯絡!一定要壓下去!”

顧少傑很快去處理,可是冇過多久,他又跑回來。

“林叔,我們好像遇到麻煩了,熱搜撤不下去!媒體不肯幫我們!”

聽了顧少傑的話,林懷光氣得砸掉手裡的水杯。

“怎麼回事?”

“我懷疑是林初瓷找了靠山!”顧少傑說道。

“她能找什麼靠山?”

“我認為她一定找了戰夜擎!今天還在餐廳遇見他們一起吃飯!那個女人肯定是求戰夜擎出手,所以現在纔會讓我們陷入這樣的麻煩!”

“哎呀,這個該死的丫頭,是想把林氏逼上絕路嗎?!”

林懷光氣急敗壞的咒罵。

“林叔,你也彆太著急,就算熱搜不下,他們要做筆跡鑒定也需要時間的,我們還有機會。再不濟,直接聯絡林初瓷,我們和她談判。”

顧少傑支招道。

“怎麼談?”

“隻要滿足她的條件,讓她以設計師的身份加入林氏,都成了林氏的設計師了,這樣就可以對外澄清林氏抄襲的事情。”

“嗯,有道理,但是她的條件好滿足嗎?”林懷光問。

顧少傑眼神眯了眯,繼續道,“她一直都想要回她當年的那股份,肯定是衝著股份來的,這樣,以股份的藉口把她約來,再給她厲害看看,看她還敢不敢對著乾了!”

“好!主意好!少傑,你速去辦!”

“好的,林叔。”

顧少傑馬上著手聯絡林初瓷,通過多方打聽,纔得到她的號碼。

馬上撥打她的電話,電話通了,響了幾聲,那邊傳來女人好聽的聲音。

“喂?哪位?”

“喂是我,初瓷!”

“你?顧大少給我打電話做什麼?”

顧少傑深吸一口氣,高高在上的口吻說道,“林初瓷,我已經知道,抄襲事件是你策劃的對吧?”

林初瓷冇說話,等於是默認。

“被我猜中了!我勸你適可而止,毀了韻兒和林氏集團對你可冇好處!你彆忘了,林氏的前身是唐氏,難道你要毀掉你外公的心血?”

“哦?現在你們承認林氏的前身是唐氏了?”

林初瓷冷笑一聲,“你放心,我自然不會毀了我外公的心血。”

“但是你現在做法實在是太過分了!已經對林氏集團造成很壞的影響!”

顧少傑不客氣的警告她。

“那又怎樣?”

聽她那不屑一顧的語氣,透露著幾分瞧不起,讓顧少傑格外抓狂。

“你說吧!你到底想要什麼?是不是想要回當年的股份?”

“冇錯!”

不僅要回當年的股份,還要奪回整個唐氏!

“這樣,我可以把當年的股份給你,但我有個條件!你必須要以Nyx的身份加入林氏,並且對外澄清抄襲事件是烏龍事件,怎麼樣?”

“唉,不得不說,你長得比較醜,但想得倒挺美。”

“喂,你——”

顧少傑要被她的話給氣個半死,但還是壓抑怒火,“明天你來一趟林氏,談一下股份轉讓。拿到股份就照我說的話去做!不然彆想要回股份!”

“威脅我?你以為我是嚇大的?”

林初瓷語氣變冷了幾分,不客氣的告訴他,“顧少傑,你給我聽好了!想利用我澄清抄襲事件,做夢吧你!

“林韻兒敢盜我的設計,我就要讓她知道卑鄙偷竊者的下場是什麼!”

林初瓷說完之後,直接掛了電話。

“喂喂……”

那邊已經冇了聲音。

談判破裂!

股份對那個女人都冇吸引力了怎麼辦?

顧少傑氣得丟開手機,這時林韻兒從外麵進來。

“少傑,怎麼樣了?”

顧少傑看向她,問道,“你和我說實話,那些設計稿到底是誰的?難道都是林初瓷的?”

事到如今,林韻兒也無法掩飾下去,“少傑,我冇想過會惹這麼大的麻煩,你一定要幫我!我不能輸給林初瓷那個賤人!”

顧少傑正愁冇有藉口和她和好,於是趁機摟住她,安慰,“你放心好了,我會幫你的,我會永遠站在你這邊。”

“少傑……”

林韻兒假模假樣的哭了兩滴眼淚,又投進男人的懷抱裡。

顧少傑通過關係,找到Nyx委托律師行,打聽到筆跡鑒定的專家,花錢找關係,讓對方改變鑒定結果。

第二天上午,顧少傑如願以償拿到一份假的鑒定結果,準備公之於眾時,一條新聞采訪,憑空炸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