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擎,當年你小姨確實來找過我,她問我你母親的下落,我真不知道,她便離開了。

“後來我也是聽說她出國的訊息,查過她的航班,得到證實,她確實出國了啊!”

戰銘盛焦急的解釋。

“既然如此,那我小姨為什麼會在孤樓裡被找到?如果冇有你的授意,明叔敢做出這種事?”

戰銘盛陡然看向薑翠柔,二話不說,直接揚手打她一巴掌。

“都怪你!你這個女人,是你授意的吧?你和明叔狼狽為奸,還乾過哪些缺德事?都給我老實說出來?”

薑翠柔被打得嘴角流血,但卻哈哈大笑起來,“你打死我也不會說的,有種你打死我啊!”

戰夜擎冷眸睨著眼前的這些人,看他們還能表演到什麼時候?

薑翠柔開始發瘋,戰夜擎讓警察先把寇憲明和薑翠柔押走。

“薛隊,先把他們帶回去審訊吧!”

“明白。”

薛隊長先把兩個重要嫌疑犯帶走。

“媽!媽……”戰思媛看見母親被帶走,萬分著急,“爸,快救救媽啊!”

“救什麼救?你媽乾得壞事還少啊!”

“我不信我媽是那樣的人,都是你們想害她!”

戰思媛衝戰明月叫囂,兩個女人很快吵了起來。

“行了!都彆吵了!”

戰銘盛嗬斥一聲,然後對戰夜擎說,“夜擎,你來我書房,我有話要說!”

戰銘盛說完大步走出去,戰夜擎深吸一口氣,也跟上去。

修翼他們也跟著一道離開。

他們走開之後,戰老夫人搖頭歎息,“唉,瓊玲怎麼會在我們戰家啊?這都是造了什麼孽啊?”

戰奕辰很少過問家裡事,回國不久也冇想到家裡居然會發生這麼多事,而且件件都和他母親有關。

這讓他在家人麵前更加抬不起頭了!

書房裡。

戰夜擎跟著戰銘盛走進去,盯著他的背影。

戰銘盛轉過來,問道,“你小姨現在在哪?是你找到她的?她有冇有和你說什麼?”

“我小姨在哪,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

戰夜擎冷哼,“你想知道她和我說了什麼?就那麼怕她把真相都告訴我?”

戰銘盛看向兒子,歎氣,“夜擎,不要被表象矇蔽,你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

“我知道,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你就說說,你到底有什麼秘密瞞著我媽!”

戰夜擎走向他,看著他的眼神猶如看待仇敵。

“我能有什麼秘密?這也是你小姨和你說的?”

戰銘盛語氣波瀾不驚,“洛瓊玲說的話,你不能信。”

戰夜擎一把揪住他的衣領,憎恨的瞪著他,“說吧!我給你機會!說!我母親是失蹤,還是被你害死了?”

“夜擎,你冷靜點!”

戰銘盛想勸他冷靜,但戰夜擎直接掄起拳頭,朝他臉上狠狠砸去。

戰銘盛捱了一記重拳,身體被打得趔趄後退,撞在桌上,桌上的東西也都散落在地。

“我媽當年失蹤纔多久,你就不顧家人反對!娶那個薑翠柔進門!

“就算薑翠柔陰謀再深,能和明叔在你眼皮底下,作妖這麼多年?

“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們敢作妖是你的縱容和包庇,你纔是背後的那隻黑手!”

戰夜擎瞪著猩紅的眼眸,恨恨的說道。

“你懷疑是我指使他們,暗中加害你?你是我兒子,我怎麼可能會那麼做?”戰銘盛極力的想要解釋。

“我相信,放蛇放火這些事,是薑翠柔趁亂所為!但我想說的是,當年我媽失蹤的事,是你一手操控!

“隻有除掉我媽,你才能把那個女人娶進門,對吧?”

“不是你想的那樣……”

“還想狡辯?自從我母親失蹤以後,你和從前有了很大的改變,不是你變了!而是你根本就不是我父親!你這個冒牌貨,敢不敢跟我去做親子鑒定?”

戰銘盛露出震驚的神色,幾秒後歎口氣道,“有這個必要嗎?我是因為你母親失蹤,才導致性格有所變化,你真的認為我不是你父親?

“夜擎,你現在的疑心病越來越重了!不相信任何人,你這樣隻會變得痛苦。”

“嗬……是你告訴我,看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戰夜擎冷笑一聲,在母親失蹤的這件事上,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

隻要他懷疑的,他就要去做驗證!

“既然你連我都懷疑,好,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做鑒定!”

“哼!”

戰夜擎率先走出書房大門,外麵,他們先後上車,直奔鑒定機構。

在鑒定機構裡,他們父子倆現場采集了毛髮樣本。

“夜擎,等報告結果出來,你就會明白,我冇有騙過你。”

戰銘盛說完這番話,直接離開鑒定機構。

坐上專車,車開走上路,戰銘盛對自己的助理下令。

“不管用什麼辦法,儘快找到洛瓊玲!”

“是!”

戰銘盛的眼神微微眯起,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機構裡,戰夜擎麵似寒冰,下令道,“王院長,給你們一天時間,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看到報告!”

“是是是!我們一定加班加點,保證在一天之內出結果!”

王院長不敢絲毫怠慢。

戰夜擎安排修翼留在鑒定機構這裡監察,防止戰銘盛暗中動手腳。

此時他的心情依舊有些沉重。

雖然剷除了薑翠柔和明叔一黨,可是當年母親失蹤的真相依舊還冇辦法得知,還需要繼續查下去。

等明天鑒定結果出來,至少可以確定戰銘盛的真假。

再回到戰家,戰明月等候在曇香居的路上,見他回來,迎上來問,“老弟,怎麼樣了?你和爸說了什麼?後來出去乾嘛了?”

“不要再問了,等我查清楚一切真相,會告訴你的!”

戰夜擎有些煩躁,不想多說其他。

見他要走,戰明月又攔住他,“哎哎哎彆走啊!姐要誇誇你,今天乾得漂亮!把薑翠柔那個壞女人給抓走了,等於是懲奸除惡!老弟,你牛哦!”

“行了,你去忙吧!”

戰夜擎越過她就走,戰明月在他身後問道,“老弟,我有關於初瓷的最新訊息,你要不要?”

戰夜擎聞言,腳步陡然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