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知道……但是戰爺我說的都是真的,初瓷她就是木棉。

“但她不想承認她是木棉,你看到的鑒定結果也未必是真的。

“我冇有撒謊啊戰爺,不信你可以去查……”

戰夜擎此時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內心震撼的感覺了。

“林初瓷是木棉”的這個答案,對他的衝擊力太強悍了!

“好!我會去查清楚!如果讓我查到你是在矇騙我,我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戰夜擎冷狠說完,揮手,“把她先給我押下去!”

“是!”

修翼領命,帶人將白落雪押走。

此時的戰夜擎,跌坐在獨立沙發上,心頭越想越淩亂。

想到林初瓷那張美豔無雙的麵容,還有她那冷傲輕狂的脾氣,怎麼都無法和記憶裡的木棉合二為一。

木棉多溫柔多乖巧!

五年的時間,難道真的徹底將她改變成另外一個人?

“戰爺,您冇事吧?”

邢峰見戰夜擎此時的臉色非常不好,整個人像是被鬼附身了一般,失魂又落魄。

戰夜擎腦海裡全都是林初瓷的影子,還有之前他們相處的一幕幕。

光是想著她的真實身份,他的心就開始砰砰直跳。

讓他來好好的捋一捋!

林初瓷為什麼自願到林家來沖喜,照顧他?

林初瓷為什麼總是會奮不顧身的保護曜曜?

為了曜曜甚至不惜得罪權家?

這已經完全超越一個後媽該有的表現吧?

他們也有過多次親密接觸,每次給他的感覺都很熟悉,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也和木棉當年的香味相似。

一切的一切,無不在說明,林初瓷就是木棉!

戰夜擎之前也猜想過,當麵問她是不是木棉,可她否認了。

她不想讓他知道她的真實身份,這是為什麼?

難道她來戰家,隻是單純的為了曜曜而來?

“邢峰!去書房,把鑒定書拿來!”

“是!”

邢峰很快取來鑒定書,交到戰夜擎的手裡。

戰夜擎看著鑒定書的內容,冷眸微眯。

到底是怎麼回事?

最權威鑒定機構的結果難道也會出現失誤?

還是說,這份鑒定本身就有貓膩?

想到這裡戰夜擎赫然起身,下令,“備車!”

一行豪車車隊停在鑒定機構門外,戰夜擎提步下車,邢峰和修翼他們所有手下全部跟上。

此時鑒定機構的前台看見外麵來的人群,個個穿著黑西裝戴著墨鏡,氣勢洶洶,來者不善。

簡直有種道上大佬出場的既視感。

進門後,黑衣保鏢們魚貫而入,將大門堵得嚴嚴實實。

邢峰朝前台吼一聲,“去把你們機構負責人叫出來!”

前台問也不敢問,嚇得麻溜的跑進去喊人。

保鏢們讓開道路,戴著寬大墨鏡的戰夜擎,雙手抄兜,步伐冷沉的從外麵走進來。

很快,機構負責人王院長帶著幾個人出來,看到眼前的陣勢,他們也都被嚇一大跳。

“請問諸位是……”

“擎天集團總裁,戰夜擎先生。”邢峰介紹一下。

“原來是戰爺!戰爺您突然大駕光臨,是不是有什麼吩咐?”

王院長非常意外,也對戰夜擎十分敬畏。

“這份鑒定是你們機構出具的?”

戰夜擎將鑒定書摔在王院長的臉上。

王院長撿起來看,惶恐道,“是……是我們……有什麼問題嗎?”

邢峰在申請做鑒定的時候,采用保密方式,鑒定書上隻會顯示A和B兩種樣本名稱,並不出現真實名字。

王院長看過之後,一頭霧水,不知道哪裡有問題。

“號稱最權威的機構,但卻出具假鑒定!我看你們是不想乾下去了!來人!把他們的營業執照和機構都給我砸了!”

戰夜擎冷然下令,手下們要上前,但王院長及時阻攔求情。

“戰爺!戰爺……請息怒啊!我們機構從不會弄虛作假!

“您是懷疑這份鑒定的結果嗎?您彆急!

“我可以幫您調查清楚,鑒定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戰夜擎伸手,手下們又退下去。

王院長暗暗抹了把冷汗,邢峰說道,“幾天前,是我親自將兩份樣本交給你們。

“按理說,鑒定結果應該符合纔對。

“可是你們出具的結果卻完全相反!你們怎麼解釋?”

“等一等,我可以把負責做檢驗的檢驗員叫來當麵對質,我覺得這其中可能有什麼誤會!”

王院長把之前負責做鑒定的兩個檢驗員叫來。

“就是他們!”

邢峰還能記得他們,“當時我送來樣本,你們在檢驗的過程有冇有動手腳?”

“冇……冇有……”

兩個檢驗員看過鑒定內容,都嚇得不敢說話。

“這份鑒定事關戰爺名聲,你們敢弄虛作假,信不信我們戰爺可以讓你們把牢底坐穿!”

“不要……戰爺求您放了我們!”檢驗員求饒道。

“再給你們一次機會,說!”

在邢峰的逼問下,兩個檢驗員哭著說出當時發生的事情。

“先生你走了以後,有個男人來找我們,他有武器,我們不敢不聽他的……”

聽到這裡,戰夜擎眸色深沉,眉心緊皺的力道,足以夾死一頭大象。

“所以,你們就出具了假的結果?”

“是的!不過我們也把原樣本做了鑒定的,我們有留檔!”

“把原檔拿給我!”

檢驗員飛快的跑進去,找到原檔案,跑了出來,雙手奉上。

戰夜擎眸色冷淡,麵色威嚴,氣場更是壓迫人心,鑒定機構這些人嚇得大氣也不敢喘。

接過來,戰夜擎親手撕掉封印,取出裡麵的紙質文書。

從頭到尾對比看了一下,最後的結果是:

A是B的生物學母親,基因相似度為99.999%

這纔是真正的鑒定結果!

證實了林初瓷和戰淩曜的關係,是生物學母子關係。

他總算找到真相了!

林初瓷就是木棉!

邢峰也看見結果,欣喜道,“戰爺,她真的是小少爺的親生母親!

“我想起來那天是林小姐主動讓我帶小少爺去理髮剪指甲。

“所以我懷疑,可能是她暗中讓人改變了鑒定結果!”

必然是這個原因!

問題就出在林初瓷的身上!

他現在就迫不及待的想去找那個女人當麵質問,為什麼不肯承認自己是木棉?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