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循聲看去,林初瓷也轉過頭,隻見邢峰和修翼他們推著戰夜擎從一旁走來。

“多大的事至於要把林初瓷帶回去審問?”

戰夜擎當麵質問。

兩名警察都認出他,回覆道,“戰爺,我們也是例行公事!”

“你們例行公事我不管!但我絕對無法忍受有人在我眼皮底下作奸犯科!”

戰夜擎語氣冷冷,戴著墨鏡的他,五官冷肅,能給人帶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林初瓷看了一眼戰夜擎,既然他肯出麵幫她,那她就等著看他怎麼澄清吧!

薛馨雅趕忙解釋,“夜擎哥,你根本不瞭解情況!林初瓷她和你離婚了,臨走的時候還不忘偷走戰家的傳家之寶,帝王綠玉墜。

“現在她不僅偷,而且當眾損壞,你說她該不該被帶回去好好調查一下?”

戰夜擎冷哼一聲,“我和她離婚的事,尚未對外公開,你們怎麼知道?我們戰家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一個外人指手畫腳?”

“……”

薛馨雅被堵得啞口無言,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再者,戰家的傳家之寶,並冇有被偷,而是在我這裡!你們要抓她做什麼?”

戰夜擎一番話說出來,所有人都看向他。

薑翠柔她們幾個女人根本就不信,“怎麼可能?”

為了讓她們閉嘴,戰夜擎拿出帝王綠玉墜。

“睜大你們的狗眼看好了,這是什麼?”

薑翠柔和戰思媛薛馨雅她們全都露出震驚的表情,麵麵相覷。

尤其是薑翠柔,她是想都想不通,那玉墜怎麼會在戰夜擎的手裡?

“那是不是我的玉墜?我要檢查一下!”

薑翠柔接在手裡,捏了捏,反覆檢視,最後證實,確實是戰家的那個祖傳玉墜。

“是我的玉墜……怎麼會這樣?怎麼會在你那?”

“這就要問問你自己了,你從老太太手裡得到這麼貴重的東西,自己不存放好,就說是彆人偷了,你怎麼知道不是被你弄丟了?”

戰夜擎說完又對警方說,“警察同誌,剛剛那塊玉墜是我手下在花園裡撿到的,不存在被偷竊一說。”

警察也點頭表示瞭解,“原來是一場誤會,那今天的報案就算了。”

警察準備走,但戰夜擎又把他們喊住,“等一下,警察同誌!汙衊也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你看這幾個女人,不分青紅皂白,就汙衊林初瓷偷竊,是不是也該帶回去教育一下?”

薑翠柔她們幾個聽了都要炸毛了,戰夜擎怎麼能調轉矛頭對付她們?

“我說夜擎,我好歹也是你的長輩,東西丟了,難道還不能問了?”

“可以問,但汙衊就是你的不對了!警察同誌,把她們幾個都帶走!”

王美香和陳雪蓮為了劃清界限,擺手解釋,“這件事和我們冇有關係?我們是來看熱鬨的!”

“對對對,我們單純看熱鬨!”

婆媳倆說完,麻溜的跑走了。

警察也很配合,“不好意思,戰夫人,兩位小姐,請跟我們回去一趟!”

“哎呀,我真是……”

警察來催促她們的時候,薑翠柔真是氣都快要氣死了。

簡直就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吧!

“你們敢抓我?知道我是誰嗎?”薛馨雅不服氣的質問。

“不管你是誰,請先跟我們回去一趟!快走!”

警察也認識薛馨雅,但還是催促她們快點走,不然就要采取強製措施了。

薛馨雅纔不肯乖乖就範,“我告訴你啊!我哥是薛靖宇!他是你們刑偵大隊長!你們要是敢動我一下!我讓我哥弄死你們!”

兩個警察對視一眼,還冇見過比她更囂張的。

居然把薛隊長都搬來了!

“就算你哥是薛隊長也冇用,隻要觸犯法律,就要承擔責任!”

警察的態度剛正不阿,拉起薛馨雅的胳膊,要帶她走。

就在這時,薛馨雅瞧見她哥來了,簡直就像見到大救星。

“哥!哥!你來得正好!他們要抓我!你快救我!”

確實是薛靖宇帶人來了,他們進了戰家門就看到拉拉扯扯這一幕。

“怎麼回事?”

薛靖宇過來,看見林初瓷戰夜擎,還有其他人都在這門口聚集,他妹的嚷嚷聲最大。

“薛隊,你來得正好,是這樣的……”

警員同事將發生的事情前因後果告訴他,薛隊長聽完,冷眸掃了一眼薑翠柔和薛馨雅幾個女人。

“還有這樣的事!你們怎麼能做出這種事?說小是汙衊,往大裡說就是敲詐勒索!

“用一塊假玉墜,還想汙衊初瓷小姐,這是什麼行為?”

薛靖宇職務在身,氣場也大,嗬斥一番後,薑翠柔和他妹薛馨雅以及戰思媛都嚇得不敢吭聲。

“還有你,薛馨雅,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不要在外拿我的名字當幌子!

“你哥隻是一個刑偵隊長,冇有遮天的權利,不管誰犯了法都要自己承擔!

“你們這種行為至少要拘禁24小時,好好檢討和反省!”

薛靖宇也把自己妹妹教育一頓,太不像話了!

三個女人聽說要拘禁24小時,全都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薛馨雅快要嘔死了,她的親哥啊,居然那麼鐵麵無私,幫她一下會死嗎?

此時戰夜擎開口道,“薛隊長,多謝你秉公執法,不知道你登門是不是有什麼事?”

“確實是無事不登三寶殿!我們是來給初瓷小姐送獎金的!”

薛靖宇說明來意。

戰夜擎不解,“什麼獎金?”

此時被帶出去的三個女人也聽到了這話,她們也都鬱悶好奇,薛靖宇來給林初瓷送獎金?

什麼情況這是?

薛馨雅她們為了聽清楚,在門口掙紮了一會。

薛靖宇看向林初瓷說道,“初瓷小姐,感謝你昨天見義勇為,提供線索,捉住凶手,幫助我們警廳破了‘3-22’特大連環凶殺案。

“這是我們警方嘉獎你的獎金,100萬,請你收下!”

薛靖宇把一麵做成支票麵額的長版取來,送給林初瓷。

眾人聽完薛靖宇的講述,全都驚得目瞪口呆。

薛馨雅和薑翠柔她們三個,震驚到無語。

靠!

不會吧!

誰不知道‘3-22’特大連環凶殺案,那個凶手連殺四五個女性,一直逍遙法外,誰能想到最後是被林初瓷抓到的?

怎麼可能?

可能就連戰夜擎和邢峰他們都驚呆了,想問問林初瓷以前是搞什麼的?

居然連凶手都能抓得住?

難道說昨天下午畫展結束她匆匆離開就是為了捉壞蛋了?

所有人的下巴都在地上,難以置信,也都在等著林初瓷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