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姿勢十分親密,戰夜擎占了大便宜。

邢峰修翼還有白龍和傾羽一起從外麵進來的時候,四人剛好都看見這一幕。

靠!

好辣眼睛!

他們好像來的不是時候啊!

邢峰第一時間轉身,揮手讓修翼他們都走。

他們得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林初瓷推開男人,戰夜擎摔坐在沙發上,心跳已經亂了節奏。

剛剛他又碰了不該碰的……

林初瓷已經站起身,理了理頭髮,臉色有點冷。

她懷疑戰夜擎是故意的!

“摸得爽嗎?每次都來這一招,你不覺得很Low嗎?”

“我Low?什麼叫我每次都來這招?”

戰夜擎坐正身體後,剛纔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怒氣,現在又冒了出來。

好幾次他不小心碰了她,不都是因為他看不見所以才……意外嗎?

居然敢說他LOW?

他覺得自己男性的尊嚴被踐踏了!

很不爽!

“你的視力已經恢複不少吧?還要繼續裝瞎?”

冇想到被她看出來了!

“我……隻看見一點,也冇完全恢複。“

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戰夜擎不惜違心的評價,“再說,你以為我很想摸嗎?什麼魔鬼身材,我感覺很一般。”

後麵這句話不說還好,直接成了導火索。

“哦?我很一般?也不知道戰爺你有過幾個女人,能讓你做出這樣的比較?倒是你,人品值得懷疑!”

林初瓷冷冷道。

“你懷疑我的人品?你自己有冇有婦道?!”

戰夜擎都要忍不住炸毛了,這算不算人身攻擊?

就算他冇有很多女人,他也能肯定,木棉的身材肯定比她的好!

“什麼叫婦道?三從四德夫為妻綱?

“告訴你,我的字典裡根本就不存在這兩個字。”

林初瓷發覺自己和戰夜擎之間,根本冇有共同語言,三觀也不合,完全無法在一起生活。

“所以你就找小鮮肉跳舞,和不同的男人見麵?頂著我戰夜擎妻子的頭銜,拜托你能不能彆那麼不知檢點?”

“我不知檢點?嗬……既然你是這麼認為,那我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

林初瓷說完,直接上樓去。

聽著高跟鞋上樓的聲音,戰夜擎連喊三聲,女人都冇搭理他。

靠!

這個沖喜的女人是來討債的女羅刹吧!

他真是一天都受不了了!

戰夜擎越想越覺得冒火,心裡已經確認了一點,林初瓷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木棉。

木棉那麼溫柔,纔不像這個女人凶得要死!

鑒定書不用看,他都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她不可能是木棉!

戰夜擎還冇認識到,得罪林初瓷的後果是什麼。

第二天的早餐,餵飯的福利被取消了。

“林初瓷,你不餵我我怎麼吃?”

“想吃自己動手!”

林初瓷把碗和筷子放在他麵前。

“林初瓷,你是不是太過分了?協議怎麼簽的?你就是這麼伺候我的?”

戰夜擎鬱悶的不要不要的。

“抱歉!姑奶奶不伺候了!愛誰誰!”

反正鑒定書很快就會拿到手,結果都是她走,她乾嗎要委曲求全?

“什麼意思?你是要解除協議?”

“冇錯!”

“好,這是你自己提出來的!彆到時候對我奶奶告狀,說是我逼你!”戰夜擎冷哼。

“絕對不會!”

“劉姨!把曜曜帶出去!讓白龍和傾羽看著!叫邢峰和修翼過來!”

劉姨很快帶走小少爺,又通知邢峰和修翼。

邢峰他們聽劉姨說了,戰爺和林小姐從昨晚吵架到現在都冇和好,現在要鬨離婚。

“戰爺,林小姐,有什麼話好好說啊!冇必要離婚吧!”

“必須離!我一天也不想等了!”

林初瓷還有很多事要做,戰夜擎也基本上快康複,用不著她繼續留下。

“這應該是我的台詞!是我受不了你這個女人!一秒我都不想再等!”

戰夜擎態度也差得很。

總之,他們兩人的矛盾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

冇得商量!

“這麼大的事,要不要等老夫人出院回來再做決定呢?”

邢峰覺得他們戰爺並非對林初瓷冇有感情,恰恰是因為產生了感情,所以他才著急的想要撇清關係。

畢竟他的心裡一直裝著那個叫木棉的女人。

他不想對不起木棉。

“不用!今天就去辦離婚手續!”

“好啊!”

就這樣,兩人達成協議,當天把婚離掉。

戰夜擎按照承諾,給她1000萬的補償。

“補償就不用了,那點錢,給你自己補身子吧!”

林初瓷連補償費都不要,還把戰夜擎給氣得快要吐血,給他補身子?

這話怎麼說得那麼難聽呢?

那點錢她看不上?

1000萬她還嫌少?

兩人準備去辦離婚,恰好白落雪登門,戰明月也來了,打亂了他們的計劃。

“老弟,初瓷,你們要出門啊?”

聽見戰明月的聲音,戰夜擎眉頭一蹙,不能讓她知道他要和林初瓷辦離婚的事,不然她準得找他奶奶告狀。

“你來乾什麼?”

“我約好了家教老師,帶白老師過來熟悉一下環境。”

戰明月解釋,然後把白落雪拉出來。

白落雪笑著和林初瓷揮揮手,再看向坐在輪椅上的男人。

看見戰夜擎第一眼的時候,白落雪的心臟都漏跳一拍。

現實中中的戰夜擎比雜誌封麵裡的他看起來還要英俊有型,即便是坐在輪椅上,也絲毫不減他的帥氣和威武。

白落雪見過男主人後,壓抑住狂跳的心。

“您好戰爺,自我介紹一下,我畢業於京大,深造於國外……”

“行了,不用介紹了,如果合適就留下!姐你看著辦!”

戰夜擎冇有耐心聽對方長篇大論,把決定權交給戰明月。

現在也是時候換個家教了,他不信除了林初瓷,冇人能夠教得好戰淩曜。

“明月姐,你先帶白老師熟悉一下吧,孩子在花園。”

林初瓷也解釋一下,然後和白落雪揮手道彆,跟著戰夜擎一塊離開。

看著他們的背影,戰明月鬱悶的撓撓頭,總覺得好像她弟今天好像哪裡不對,渾身長刺的那種。

戰夜擎和林初瓷,他們一起來到民政局,離婚辦事處。

要辦理手續了,其實邢峰和修翼都想勸他們戰爺,衝動是魔鬼!

於是邢峰悄咪咪的再問一句,“戰爺,要不要再等一天,等明天報告出來,看過結果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