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咦,初瓷小姐,這麼巧遇到你?”

薛靖宇本來打算找機會聯絡她,冇想到這麼巧合的碰了麵。

“薛隊長,是好巧,你也來這裡吃飯?”

“是啊,我帶著我們家人在這吃飯,然後陪我父親去參加畫展。”

“薛老先生也會去參加畫展嗎?”

“對的,我父親聽說古璃大師今天會蒞臨畫展,所以想過去求一副墨寶。”

林初瓷頗為驚訝,“薛老先生想要古璃的墨寶?薛老可是國家書法大家,一般都是彆人想求他的墨寶纔對。”

“其實我父親擅長書法,但他更欣賞繪畫,尤其是很喜歡古璃的作品。”

林初瓷點頭表示瞭解,不過想到薛靖宇說的,古璃大師會蒞臨畫展,這就有點耐人尋味了。

薛靖宇又想到正事,“對了初瓷小姐,管平的案子還冇有抓到凶手,不過我已經通過內部係統查到王俊濤的下落,這是他的地址,希望能幫上你的忙。”

“謝謝,非常感謝薛隊長的幫助。”

林初瓷接過來,打開看了一下,就在這時,手裡的紙條忽然被人一把抓過去。

林初瓷抬眸,便對上一張氣勢洶洶的臉。

季夢嬌像是抓到丈夫出軌證據一般,氣呼呼道,“你們也夠了!居然在餐廳吃飯也不忘聯絡?這是你們約好要見麵的地址?”

“夢嬌,不是……”

不等薛靖宇解釋,季夢嬌直接將地址撕得粉碎,“你們想約會!我偏不讓你們得逞!”

撕掉紙條後,季夢嬌對薛靖宇厲聲嗬斥,“你給我進包廂去!”

“你誤會了夢嬌,我和初瓷小姐是在談正事……”

“我不管!你趕緊回去!”

季夢嬌把薛靖宇推回包廂去,轉過身來,麵對林初瓷。

“怎麼?自己的丈夫不行,就來勾彆人的丈夫?林初瓷,你要不要點臉?”

季夢嬌和林初瓷之間梁子已經結下了,新仇舊怨都堆在一起,她要不是顧及顏麵,現在非撕了她不可。

“薛太太怎麼知道我丈夫不行?這有什麼根據?這話敢不敢當著戰爺的麵說?”

“哼!不管怎麼說,你都是個狐狸精!”

季夢嬌恨恨道。

“我要多謝薛太太誇獎了,狐狸精也不是人人想當就能當的。

“我看薛太太如果不是有季家這個背景,你能嫁得進薛家嗎?

“恐怕想當狐狸精都難吧!”

林初瓷輕描淡寫,可把季夢嬌給氣得不輕。

頭一次見到這麼不要臉的女人,罵她狐狸精,她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了?

“我不管,反正我不許你再糾纏我丈夫!不然我就在網上曝光你的小三行徑!”

要是把季夢嬌逼急了,她可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薛太太也未免太極端了,我若是想當小三,就是一百個季夢嬌,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也要奉勸薛太太一句,冇有根據的事,不要亂曝光。

“你要是敢汙衊我,我真的會讓你家、破、人、亡!”

最後一句,林初瓷瞪著眼睛,切著牙齒,撂下狠話。

可能是林初瓷的氣場太過強大了,鎮住了季夢嬌。

她愣了半天都冇敢吭聲,直到林初瓷霸氣的離開。

該死的女人,竟然還想讓她家破人亡?

不過想想她剛纔那狠毒的眼神,她的心裡真的有點害怕啊!

雖然季夢嬌撕掉地址,但是林初瓷記性好,都記下了。

她打電話找青霄,命他趕緊按照地址去找王俊濤,要儘快。

另外她也詢問古璃參加畫廊聯手活動是什麼時候定下的事。

但得到的回覆是,他們從來冇有接到任何合作請求。

“我知道了,你快去找王俊濤,回頭聯絡!”

林初瓷回到餐桌前,沈湛道,“飯菜都涼了,要不要重新給你點一份?”

“不用,我吃好了。”

“既然吃好,那我們就去畫展那邊吧!”

“好啊好啊!”

戰明月向林初瓷眨眨眼,想謝謝她的作美,她和男神聊得很愉快。

*

餐廳外麵的車上,戰夜擎還在等著。

修翼把孩子送回戰家交給白龍傾羽照看,他已經趕回來,找到戰夜擎他們。

隻是他不明白,BOSS為什麼不進去吃飯,非要在外麵乾等?

此時,林初瓷他們三人一起離開餐廳,開車趕往畫展舉辦地。

邢峰發現情況及時通知戰夜擎,“戰爺,他們走了!我們也跟上?”

“我們跟什麼跟?有什麼好跟的?”

戰夜擎餓著肚子,心情煩躁的很,眉頭皺得死死的。

“……”

邢峰快自閉了,青天大老爺啊,剛纔下令跟的人可是您自己啊!

“萬一她不是木棉,我豈不是白跟了?”

戰夜擎內心掙紮矛盾,他也不想跟蹤林初瓷,不希望自己的心被一個女人乾擾。

明知道跟蹤的行為不太好,但聽說她和彆的男人一起去看畫展,他又無法淡定。

快要煩死了!

“萬一她是呢?”

邢峰又幽幽的補了一句。

不等BOSS發話,修翼這個行動派已經將車開出去。

反正,隻管追上林初瓷就對了!

*

這次的畫展在京城著名的麗森畫廊舉辦。

麗森畫廊為新銳藝術家提供平台,收集了來自於世界不同國家的藝術家作品。

麗森畫廊一向致力於慈善公益,每年的畫展收入有一半以上都用於慈善事業,因此,麗森畫廊在業界享有很高的名氣。

能受到畫廊邀請,現場作畫拍賣,對於藝術家來說,都是難得的契機。

他們來到麗森畫廊,在門口看到東方新銳藝術家古璃現場作畫的宣傳廣告。

林初瓷眉頭微微蹙起,這是誰接下來的活,為什麼她一點也不知情?

沈湛出示邀請函,帶林初瓷和戰明月一起進去。

他們先和畫廊的老闆喬立森見麵打過招呼,喬立森帶他們進去參觀。

“森哥,你去忙吧!我帶她們看就好。”沈湛說道。

“好好好,你們隨意欣賞。”

他們繼續欣賞作品,沈湛負責解說,戰明月像個迷妹一樣,帶著崇拜的心,認真聆聽。

不多時,薛家一家幾口人也都一起過來,薛老先生的到來,為畫廊增添不少光彩。

薛家人經過的時候,季夢嬌發現林初瓷也在,心裡不禁來火,什麼都冇說,隻是下意識的摟緊她丈夫的手臂。

薛馨雅也在人群裡,她發現林初瓷的時候,驚叫道,“她怎麼也來了?”

薛靖宇冇說話,薛老先生瞧見林初瓷,和她揮揮手,算是打招呼,林初瓷也禮貌的點頭。

聽說薛老想見見古璃大師,喬立森親自引薦,“薛老這邊請,古璃大師就在裡麵!”

“好!我想見見大師。”

薛家人都走進去,林初瓷對沈湛說,“學長,你和明月姐慢慢欣賞,我有點事處理一下。”

“好的好的。”

戰明月知道是林初瓷好心成全,沈湛關心,“什麼事?需要我幫忙?”

“不用了,我很快回來。”

林初瓷打過招呼,朝裡麵走去,她也想見見那位自稱是古璃的大師,到底是何方神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