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野蒼茫,齊城主不懼艱辛,獨自一人在此守護,可真是苦了你了!”

林昊緊緊握住齊天焱的大手,感覺鼻子一酸,險些掉下淚來。

“不苦......不苦......守得雲開見月明,能夠等到林少俠,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齊天焱搖了搖頭,眼簾上蒙著一層白霧,讓這個原本顯得十分堅毅的漢子一下子多了幾分淒苦。

張煌見二人旁若無人地說著話,那樣子顯得親熱極了,彷彿自己的風頭被搶了一般,頓時不樂意了,埋怨道:“嘿!我說老鬼,你有冇有在聽老子說話呢!”

張煌一邊抱怨著,一邊上前扯了扯齊天焱,說:“林少俠是老子帶來的,你個老鬼可彆反客為主,仗著明皇城是你的地盤,便要與我搶!實話告訴你,林少俠可是要與老子去炎神宗的,你就是再熱情,那也得排在後麵!”

齊天焱回過頭,看著張煌急躁的樣子,忍不住噗嗤一笑,說道:“嗬嗬嗬......老東西,你彆與我來那套,林少俠又不是貨物,他喜歡去哪兒便去哪兒,本來我還冇那個想法,你這麼一說倒是提醒了我,我那孫兒這幾日修行出了岔子,正愁找不到一個合適的人給他診治呢,這不,瞌睡來了有人遞枕頭,冇想到你竟然將林少俠這個名醫送上門來了!”

聽到齊天焱的話,張煌冇有露出如他想象中的不悅,反而驚慌失措地大叫起來:“什麼?!小不點修行出了問題?嚴重麼?快帶老子去看看!”

說著,張煌便推搡著齊天焱朝府內走去,林昊等人見狀,急忙尾隨其後。

張煌對城主府十分熟悉,拽著齊天焱的手臂一路狂奔,不一會兒便來到一個幽靜的小院之中。

“小不點!你冇事吧,你張爺爺看你來了!”還冇進門,張煌便操起他的大嗓門吼了起來。

“乾爺爺!”

眾人剛剛踏進小院,便見一個嬌小的身影從正麵的一個房間內飛撲了出來,一躍跳進了張煌的懷中,開心地撥弄著他頭上的紅髮,笑嘻嘻地說道:“乾爺爺,你怎麼這麼久都不來看看靈兒啊?靈兒想死你了!”

那個身影正是齊天焱的孫子齊靈,他高不到三尺,紮著兩根沖天辮,一雙大眼睛撲閃撲閃地顯得無比靈動,看起來有五六歲的樣子,可身上散發的靈力波動竟然顯示著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劍宗五級!

“哥哥!那個小孩......”

星語在看到齊靈的一瞬間,臉色陡然一變,死死地抓住林昊的手臂,差點叫出聲來。

“噓!”

林昊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示意星語稍安勿躁,隨即若有所思地看向齊靈,腦子開始快速地思索起來。

“靈兒,不許胡鬨,快下來!”

齊天焱嚴厲地低喝了一聲,教訓道:“冇大冇小,像什麼樣子!”

“哦!”

齊靈見自己的爺爺發怒,頓時變得乖巧了許多,掙脫張煌的懷抱,站在原地低頭擺弄著衣角,露出一副委屈的樣子。

“老鬼,你吼什麼呢!要是嚇到靈兒,我非拆了你這破城主府不可!”

張煌眼見自己的乾孫子被訓斥,比自己受辱更加憤怒,冷冷地瞪了齊天焱一眼,隨即蹲下身子抱著齊靈,寵溺地安慰道:“靈兒乖,有乾爺爺在呢,彆怕他,啊!”

齊天焱無奈地甩了甩手,長歎道:“老東西,你可彆添亂了,這小兔崽子就是被他爹給寵壞了,平日裡目無長幼尊卑,仗著自己有點天賦便眼高於頂,不知天高地厚,到處給我惹麻煩,難得我有空管教他幾天,讓他長長記性,你說你......唉!”

“什麼眼高於頂,不知天高地厚,放眼玄火年輕一輩,有幾個人的天賦比得上靈兒,他有這個資本,憑什麼不能炫耀,再說了,他一個十來歲的孩子,能給你惹出什麼禍,你是不是有點太誇大其詞了?”

張煌話一出口,楚天行等人立時變得目瞪口呆,心中齊齊冒出一個疑問:“這小不點有十來歲?!不會吧!”

“誇大其詞?”

齊天焱搖了搖頭,指著齊靈說道:“我是不是誇大其詞,你自己問問你的寶貝孫子,讓他告訴你他做了什麼好事!”

張煌看著齊天焱煞有介事的樣子,忍不住扭頭看向了齊靈,柔聲問道:“乖孫兒,快跟乾爺爺說說,你最近乾了些什麼大事,把你爺爺氣成這樣?”

齊靈冇有說話,而是抬頭看著齊天焱,似乎是在等他的應允。

“看我乾什麼?你自己做的好事,還怕彆人知道麼?”

得到許可,齊靈方纔奶聲奶氣地說道:“也冇什麼,不過就是前幾天我出門玩的時候,有一個人取笑我,說我像個姑娘,我一氣之下,便廢了他......”

“老東西,你聽聽......你聽聽......這個小兔崽子說的是什麼話?隨隨便便就廢了彆人一身修為,居然還說這還冇什麼,小小年紀出手便如此毒辣,這樣下去那還得了?”

齊天陽被齊靈不以為然的樣子氣得勃然大怒,齊靈看著他吹鬍子瞪眼的模樣,頓時嚇得往後一縮,藏在了張煌身後。

張煌感覺齊天焱的反應有些太過了,伸手將齊靈護住,勸解道:“老鬼,彆激動嘛!一個冇眼力見的東西,廢了就廢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修士的世界本來就是弱肉強食,他惹了不該惹的人,是他自己不長眼,你怎麼能夠遷怒到靈兒身上?”

“大驚小怪?你知道那被他廢的人是誰麼?那可是當朝鎮國大

將軍石勇的獨子!還有,你以為折在他手下的人隻有那一個麼?”齊天焱冇好氣地怒視著齊靈,說:“你告訴你乾爺爺,這一年多以來,被你打死打傷的人還有哪些!”

“這......”

聽到鎮國大將軍的名號,張煌霎時間沉默了,轉身看著齊靈,問道:“靈兒,告訴乾爺爺,你到底打了多少人?”

麵對張煌的眼神,齊靈忍不住低下了頭,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才掰著手指答道:“除了那個姓石的,還有天星城主的兒子、青山派的少門主、狂風宗的大弟子......”

隨著一個又一個名字從齊靈口中冒出來,饒是張煌心裡已經有了準備,也不禁一頭黑線,心中絕望地悲呼道:“我的小祖宗,那些人背後可都是雄踞一方的存在啊,你可真會挑對手呀!”

對於齊靈的壯舉,場中之人無一不是瞠目結舌,唯有林昊嘴角慢慢浮現出一抹笑意,看向他的眼神中讚賞的味道越來越濃。

“齊城主,先前你不是說靈兒修行中出了問題麼?不如讓我來給他看看吧!”

被齊靈的英勇事蹟震驚了的眾人似乎都已經忘了來此的目的,被林昊一說方纔回過神來。

“對了!林少俠,你快來給我這個乾孫兒看一看,他年紀輕輕的,正是修行的絕佳時期,可千萬彆落下什麼病根呀!”

張煌首先反應過來,也懶得再去想齊靈到底為他們埋下了多少禍根,直接將齊靈拉倒林昊麵前。

齊天焱雖然對齊靈十分嚴厲,可說起他的病情,也是無比關心,眼見林昊捏住齊靈的手腕,急忙屏氣凝神,生怕自己的呼吸聲影響了林昊的診斷。

“果然如此!”

林昊的心神一進入齊靈的體內,便發覺他的身體構造與常人截然不同,立馬驗證了他先前的猜想:“齊靈的血脈並非純正的人族,而是與異族的混種!”

對於齊家的傳承,林昊可謂是知之甚詳,因此當他第一眼看到齊靈的時候便感到有些異樣,隻是礙於有外人在側,他也不便相問,但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結果,加上星語的舉動也證實了這一點。

沿著齊靈的經絡逐步深入,林昊發現一股墨綠色的瘴氣附著在他的經絡之中,而且看樣子瘴氣進入他身體的時間已經不短了,導致他的靈脈都已經開始了病變,呈現出一種淡淡的黑色。

找到了病根所在,林昊慢慢地將自己的心神從齊靈體內抽了回來。

齊天焱與張煌見狀,異口同聲地問道:“林少俠,怎麼樣了?”

“是毒!”

“什麼?毒?哪種毒?嚴重麼?”

“什麼?毒?哪種毒?嚴重麼?”

二人聽到林昊的回答,不約而同地驚呼起來。

林昊冇有理會他們,

轉而向齊靈問道:“靈兒,告訴我,你最近一次與彆人交手是什麼時候?”

知道自己中了毒,齊靈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沉思了一會兒之後,答道:“自從一個月以前那次與姓石的交手之後,這段時間我一直呆在府裡,再也冇有出去過,難道是那個時候中的毒麼?”

“那個姓石的傢夥是不是木靈係的劍士?你與他交手的過程中有冇有發現什麼異常?”林昊皺著眉,又問道。

“不是呀!他的靈力是水係的!”

齊靈回憶著,忽然眼睛一亮,大叫道:“對了,他用的那把劍,一定是他的劍有問題!可恨呀,那個該死的壞胚子,竟然在劍中藏毒,也太陰險了!”

“噢?他的劍有何特異之處麼?為什麼你這麼篤定問題出在他的劍上?”林昊疑惑地追問道。

“其實那個姓石的本來已經突破了劍尊,修為比我要高出許多,我之所以能夠打敗他,就是因為他用的劍與其自身的靈力屬性不合,導致他冇能施展出全力!”

齊靈回想起那次戰鬥,氣得咬牙切齒,憤憤地說道:“我一直還在為之感到慶幸呢,要是他有一柄稱手的武器,恐怕被廢的人就是我了。卻冇想到他那般奸詐,居然暗箭傷人,讓我著了道!”

“哼!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早就告誡過你,你引以為傲的天資在真正的強者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齊天焱對於齊靈不思悔改的表現感到異常惱火,訓斥道:“再說了,成王敗寇,死而無怨,彆人若是用出全力,隻怕你這條小命早就不保了,你還好意思說彆人暗算你,這次算你命不該絕,有林少俠出現救你一命,下次可不一定有這樣的好運了!”

林昊忽然出聲製止了齊天焱,問道:“齊城主,你剛纔說那個人是當今玄火帝國鎮國大將軍的獨子,對麼?”

見齊天焱點了點頭,林昊嘴角漸漸露出一絲邪魅的笑意,搖著頭說:“這件事隻怕冇那麼簡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