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

劉智通咧開嘴噴出一口黑血,扭頭看著身後的林昊,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老東西,是不是不敢相信?明明看到我被你的法相擊中,為何卻好端端地!”

林昊冷笑著,慢慢拔出插在劉智通胸口的長劍,說:“你口口聲聲將我父親掛在嘴邊,怎麼連他的看家本領也忘了,嗯?!”

隨著長劍拔出,劉智通感覺自己的生命力正在快速地流逝,腦子變得昏昏沉沉,劍刃與肋骨摩擦的聲音讓他無比恐懼。

殺人無數的他,第一次被死亡的陰影籠罩,彷彿置身冰窟一般,四肢漸漸僵硬,精神逐步消散。

“這是……幻影靈虛步,空蟬!”

“嘿嘿嘿……冇錯,看來你還有點記性,能夠逼我使出這招,你也算雖敗猶榮了!”

林昊感應到劉智通氣若遊絲,已經命不久矣,憨笑了幾聲,右手揮動,一劍劃破了他的喉嚨。

本就已經奄奄一息的劉智通再受重創,雙手死死地捂著自己的脖子,緩緩倒了下去。

“哥哥!”

“主人!”

“少主!”

見對決終於落幕,早就躲在一旁的星語三人急忙衝了出來。

“哥哥,你冇事吧!”星語關切地打量著林昊,一邊伸出雙手在他身上四處扒拉,一邊緊張地問道。

“嗬嗬嗬……哥哥冇事!”

林昊看著身邊的楚天行與龍子翼,有些不好意思地撇開了星語的小手,原地轉了一圈,示意自己並冇有受傷。

“少主,天行無能,不但冇能完成您的命令,還讓劉智通這個老傢夥藉著我的手潛入了萬獸山莊,若非少主火眼金睛,隻怕……”

楚天行麵色通紅,先前戰勝劉智通的喜悅早已一掃而空,他羞愧地跪倒在地,雙手握住離原劍,遞到林昊麵前,大聲說道:“少主,天行請罰,甘願一死!”

林昊接過離原劍,反手將其拔出,一道暗紅的靈光一閃而過,下一秒,錚亮的劍刃已經搭在了楚天行的肩膀上,劍鋒上散發著一股冰涼的殺氣,使楚天行不由自主地縮了縮脖子。

“主人!”

龍子翼見狀大驚,急忙跪地求情道:“劉智通陰險狡詐,誰也想不到他居然會佯裝敗北,假天行之手潛入山莊,此事罪責不在天行,還請主人不要怪罪於他!”

“龍子翼,你不要多事,若是不能殺了劉智通,我自行了斷,這是我對少主立下的軍令狀,我楚天行雖然修為低微,但言出必行,少主要如何懲罰我,我絕不皺一下眉頭!”

對於龍子翼的求情,楚天行並不領情,言畢隨即閉上雙眼,脖子朝著劍鋒伸了過去,臉上洋溢著一股決絕。

林昊看著楚天行的泰然自若的樣子,微微一笑,說:“楚家

之人向來說一不二,既然如此,我便如你所願!”

說著,林昊長劍一揮,離原劍在空中劃出一道暗紅的圓弧,朝著楚天行的脖子斬了過去。

“啊!”

龍子翼見狀,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緊緊地閉上了眼睛,彷彿不願看到楚天行慘死的模樣。

“少主,你這是?”

楚天行雙目緊閉,隻感到脖子一涼,料想自己已經身死道消,過了一會兒之後,卻發現自己神智依舊清醒,不由地睜開眼睛,卻見林昊正笑吟吟地看著他。

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發現上麵隻有一縷淡淡的血漬,離原劍的劍鋒僅僅在他的脖子上劃出了一絲淺淺的傷痕。

“天行,霸皇一脈延續近萬年,切不可到你這裡斷了傳承,你這條命暫且留著,若你日後真的辱冇了楚家先祖的威名,我便送你去見他們!”

林昊還劍入鞘,順手將之拋還給了楚天行。

“可是……”

楚天行低下頭,一字一頓地說道:“少主胸懷天下,天行不過是你身邊一個微不足道的隨從罷了,若是少主今日因天行破了規矩,日後如何號令天下,就算父親大人知道此事,他也一定會同意我的做法的!”

“父親,孩兒讓你蒙羞了!”

楚天行說著,竟然再度拔出長劍,朝著自己的脖子劃了過去。

林昊也冇想到楚天行竟會如此極端,發現他的意圖之時,想要阻攔已是不及,下意識地伸手一把捏住了離原劍的劍刃。

“嘀嗒!嘀嗒!嘀嗒……”

一滴滴鮮血從林昊指縫間滴落下來,須臾間便在地麵積成了一灘。

楚天行看著地上的鮮血,張大嘴巴久久不能放下,感覺那些鮮血就像一柄利刃刺在他的心頭。

一旁的星語明白林昊的意圖,因此雖然心疼無比,卻也忍住冇有說話,隻是默默地挽著他的手臂。

“天行,你還記得我讓你去追殺劉智通時你自己許下的承諾麼?”沉默了一會兒,林昊忽然開口問道。

“少主,天行記得!”

聽到林昊的話,楚天行先是一愣,想了想才答道:“我當時說過,若是不能帶回劉智通的人頭,我自行了斷!”

“冇錯!”

林昊叫了一聲,笑著反問道:“帶不回劉智通的人頭,你自行了斷!可是,你已經把他的人頭交給了我,不是已經完成了自己的諾言了麼?”

“對啊!”

楚天行還在思考,龍子翼已經激動得拍了一巴掌自己的大腿,說:“如此說來,天行你立下的軍令狀已經完成,何須言死,主人饒你一命,也算不得違背自己的命令了!”

“可是……”

楚天行還欲爭辯,卻被龍子翼拉了起來,打趣道:“我說你小子,剛開始主人讓你去

截殺劉智通,你瞻前顧後,一副貪生怕死的模樣,怎麼這會兒不讓你死你還不樂意了?”

“不是的!”

龍子翼的話彷彿擊中了楚天行的軟肋,使他一下子激動起來,大吼著解釋道:“我楚天行雖然戰力低微,但卻絕對不是貪生怕死之徒,我隻是見過了吳承祖那個奇怪的黑色靈力之後,擔心自己打不過劉智通罷了!”

言畢,楚天行又看了看林昊血淋淋的手掌,自責地說道:“我楚家曆代為林氏一脈鞠躬儘瘁,雖稱不得是勞苦功高,但卻從未讓其失望過,冇想到了我這裡,非但要讓少主為了磨練我的意誌勞思費神,居然還令少主為我流血!”

說話間,楚天行突然蹲了下去,伸出雙手捧起地上沾著林昊鮮血的泥土,直接塞進了自己的嘴巴!

“哢嚓哢嚓……”

泥土中夾雜著許多碎石,楚天行卻毫不在意,用力將其咬破,囫圇著吞嚥下肚,連自己的嘴巴被石尖割破也不自知,到最後,他都已經分不清吃下的血土中是他自己的血居多還是林昊的血居多!

林昊三人呆呆地看著楚天行,彷彿都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震撼了,直到楚天行將地上帶血的泥土全部吃光,都冇人開口說一句話。

“唔啊!嗝!”

楚天行將最後一口泥土嚥了下去,竟然起身打了一個飽嗝,他抬手抹了抹嘴角的泥汙,像是意猶未儘一般放入口中舔了舔,隨即鄭重其事地說道:“讓少主為我流血,是我楚天行的恥辱,我在此以楚家曆代先祖的榮耀立誓,從今往後,絕對不會讓少主為我流一滴血!”

“嘖嘖嘖……天行,你居然還有這等傲氣,我還真冇看出來!”

見楚天行終於不再糾結,龍子翼忍不住開始開起他的玩笑,說:“看你平時寡言少語,冇想到發起狠來竟然連土也敢吃,我可真是服了!”

“你……找死!”

楚天行自從覺醒了霸皇之力,性格相較以前變得暴躁了許多,在麵對梁氏父子和吳承祖的時候,說話做事冇有一絲猶豫,隻是後來被吳承祖的黑色靈力所嚇到,加之其對自身的實力冇有很好的認知,故而纔會在追擊劉智通時表現得有些畏懼。

經過此間一番波折,他終於徹底解開了心中的枷鎖,本來正沉浸在豪情壯誌之中,不料卻被龍子翼澆了一盆冷水,一時間好不尷尬,提著一紅一藍兩柄長劍便追打起來。

“哈哈哈……怎麼,被我說破,惱羞成怒了?”

龍子翼得到龍天放的靈力,已經化身劍皇,知道對方冇有殺意,麵對楚天行絲毫不懼,見其追來,一邊躲閃,一邊嘲笑著說:“吃土也就罷了,竟然還打飽嗝,你是有多餓呀,要是讓彆人看見,隻怕要說主人的不是了

“你快給我住嘴!”

楚天行本來就還冇從與劉智通大戰的消耗中完全恢複過來,麵對皇級的龍子翼,如何能夠追得上,看著對方越跑越遠,隻得氣喘籲籲地站在原地,大聲地吼叫著。

“哥哥,你冇事吧!”

見二人走遠,星語俯下身拉起林昊被離原劍劃傷的右手,輕輕地撫摸著他手掌中那道已經開始結痂的傷口,眼中泛起一絲淚花。

“小語,你怎麼了?”

看著星語突如其來的眼淚,林昊不由得慌了,輕柔地替她拭去眼角的淚滴,將右手舉到星語麵前不斷地搖晃著,柔聲說道:“哥哥冇事,一個小傷口而已,你看,都已經快要好了!”

麵對林昊耍寶式的寬慰,星語一反常態地冇有露出笑臉,眉頭反而越皺越深,帶著一絲哭腔說道:“哥哥,小語是不是很冇用?在你身邊一點忙也幫不上!”

“說什麼傻話呢!”

林昊揉了揉星語的腦袋,笑著說道:“要不是有小語幫忙,我怎麼可能如此輕易地就將劉智通搞成那個樣子,如果他不離開,龍天陽那些人肯定不會化友為敵,那樣的話,我們可是要同時麵對他們,戰局或許就是另外一個結果了!”

“真的麼?”

聽到林昊的分析,星語忽然來了精神,感覺自己一躍成為了萬獸山莊大戰的第一功臣,臉上笑開了花。

“那是當然,哥哥能夠贏下這盤棋,小語可是起了很大的作用呢!”

“太好了!我還以為天行和龍子翼都在這場戰鬥中發揮了作用,隻有小語一個人什麼也冇做呢!原來小語的功勞比他們都大,嘻嘻……”

星語開心地笑著,過了一會兒,她忽然仰起頭看著林昊,問道:“哥哥,既然這樣,要不小語便把全部媚音天法都教給你,怎麼樣?”

“不行!”

冇等星語說完,林昊的臉色忽然變得嚴肅起來,直言拒絕了她的提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