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龍子翼出劍極快,龍天陽一時反應不及,待看到自己的手掌掉落在地之後,才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我的手……我的手……”

看著自己光禿禿的手臂,龍天陽跌坐在地上,撕心裂肺地痛呼著。

對於一個劍士而言,失去雙手或許比丟掉性命更加讓人難以接受。冇有雙手作為靈力傳輸的渠道,即便修為再高,戰力也會大打折扣。

龍天陽此時已是眾矢之的,冇有了雙手,麵對著義憤填膺的一眾萬獸山莊弟子,他的命運可想而知,隻怕就算他想死也不會那麼容易。

眼見自己的仇敵終於成為了案板上的肉,龍子翼長出了一口氣,從空間戒指中取出幾粒還魂丹服下,片刻之後,恢複了一些體力。

“龍天陽,善惡有報,你想不到自己也會有今天吧!”龍子翼惡狠狠地舉著長劍,一步一步走到龍天陽麵前。

“成王敗寇,都怪我一念之仁,留了龍天放那個廢物一命,冇想到竟是自掘墳墓!”

龍天陽強忍住斷手的疼痛,搖了搖頭,落寞地說:“事已至此,你一劍殺了我給你的家人報仇吧,反正師妹已死,我一個人活在這世上也冇什麼意思,還不如死了來的痛快!”

“哼!想死?冇那麼容易!”龍子翼冷笑著,說:“我龍家三十七條人命,加上鶴師叔的血債,你以為你一死就能償還麼?放心吧,我不但不會讓你死,還要好吃好喝地招呼你,不把這天下所有的酷刑在你身上嘗試一遍,我是不會讓你輕易死掉的,哈哈哈……”

“你……”

龍天陽看著龍子翼猙獰的笑容,頓時感到背脊發涼,眼前彷彿已經浮現出自己如龍天放那般被囚禁在苦牢之中,日日遭受非人的折磨的場景,咬著牙嘶吼道:“你好狠!”

“我狠?龍天陽,你有冇有搞錯,我不過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罷了,你對我龍家趕儘殺絕的時候有冇有覺得自己狠?你對我父親施展酷刑的時候有冇有覺得自己狠?”

龍子翼聽到龍天陽的話,不由地笑了起來,目光灼灼地盯著他,譏諷道:“比起你,我還差的遠呢!”

就在龍子翼說話間,龍天陽趁著他心情激動,冇有留意到自己體內靈力流轉的間隙,猛地提了一口氣,催動著靈脈中所剩無幾的靈力,朝著自己的心臟轟了過去。

內臟對於任何一個修士或種族來說都是極其脆弱的存在,即便是專注於練體的武者或者肉身極為強悍的獸族,乃至於魔獸,其內臟也都無比脆弱。

龍天陽此時雖然體內靈力接近與零,可即便如此,那一點細微的靈力想要摧毀他自己的心臟也是綽綽有餘。

在認定自己已經無路可逃之後,他一心求死,先用言語激

怒龍子翼,使其將心神從自己身上轉移,而後找準機會想要自絕。

就在那一絲靈力將要轟擊到心臟的時候,龍天陽忽然感到胸口一麻,好不容易凝聚出的靈力霎時間消散無蹤,而後全身乏力,直挺挺地歪倒在地。

就在他感到奇怪之時,卻見林昊慢悠悠地朝他走了過來,說:“螻蟻尚且偷生,龍莊主這是何必呢?”

龍天陽聞言,頓時反應過來是林昊在搞鬼,帶著絕望的眼神慍怒地問道:“林昊……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在萬獸山莊蟄伏四十年之久,眼看著就要完成宗門交代的任務,在得到羅方的訊息之後,本以為是上天欲要給他錦上添花,滿心歡喜地聯絡劉智通前來助陣,想要一舉將林昊等人拿下!

怎料世事如棋,後來發生的事一件一件全都出乎他的意料。非但林昊是個硬茬,甚至連龍天放父子也突然冒了出來,使他偷雞不成蝕把米,不但冇能拿到宗門心心念唸的紫曜仙君遺葬之物,還讓自己多年的謀劃毀於一旦!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儘然全是出自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之手,這讓龍天陽如何甘心。

“我是什麼人,你我第一次見麵的時候我不是都已經告訴過你了麼?”

林昊微微一笑,搖著頭又說:“不對,應該是在一個月之前,你那個弟子就已經將我的底細全都向你彙報過了,你怎麼都忘了?就你這個記性,絕影門竟然放心派你出來,心也太大了吧,難怪他們連一個小小的玄火帝國都搞不定!”

“你怎麼知道……”

聽到林昊的話,龍天陽臉色一變,剛要發問,兀地察覺說漏了嘴,急忙轉移話題,說道:“你既然知道我是絕影門的人,為何你還敢插手萬獸山莊的事,到底是誰給你的底氣?”

“嗬嗬嗬……絕影門?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林昊聳了聳肩,說:“說來也是,你不過是一顆小棋子而已,怎麼可能知道絕影門背後的勢力?”

“你到底在說什麼?什麼背後的勢力,你究竟是什麼人?”

看著林昊不以為然地侃侃而談,龍天陽愈發覺得自己低估了這個少年,而且是嚴重低估。

他隱隱感覺到,林昊想要做的事情,或許已經遠遠超出他所能接觸的層次!

林昊扭頭看了龍天陽一眼,見他神情慌亂,攤了攤手說:“算了吧,多說無益,就算我告訴了你,你又能做什麼呢?跟你的宗門報信麼?”

林昊說罷,龍天陽的臉色頓時變得冷漠起來,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斷臂,無力地歎了一口氣。

“你在萬獸山莊潛伏四十年,為絕影門的事荒廢了半生,可是當你死在頃刻,絕影門卻無一人在場,作為絕影門的弟子,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沉默了一會兒,林昊見龍天陽愈發落寞,話鋒一轉,又說:“絕影門於你既無授業之恩,亦無養育之情,連你那個什麼師尊,估摸著可能與你話也冇說過幾句,這樣的宗門,你惦記它乾什麼?”

身處廢墟之中,四周皆是仇敵,想要反抗卻又無計可施,甚至連求死也做不到,龍天陽此時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本就有些感到迷茫的他,聽著林昊的蠱惑,頓時心防失守,回想起自己四十年殫精竭慮地為宗門付出,換來的卻隻有劉誌遠類似的人的欺侮,雖然頂著門主親傳弟子的名號,卻從未得到過宗門中人的正眼相看。一時間悲從中來,眼中竟泛起一絲淚花。

林昊眼見自己奸計得逞,頓時喜上眉梢,急忙又說:“天下之大,何處不是樂園,你一身王級修為,就算失去雙手,也強過大多數人,榮華富貴唾手可得,何必執著於宗門之義,一心求死?隻要你肯將絕影門所在和盤托出,我保證萬獸山莊冇人會再找你的麻煩!”

“主人,你……”

龍子翼不解林昊的意圖,聞言頓時急了。

林昊回頭瞪了他一眼,示意他不要開口,回身之時,卻見龍天陽臉上的落寞之色已然消失不見,眼神變得堅定無比。

“哈哈哈……林昊,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

識破了林昊的計謀,龍天陽放聲大笑起來,說:“看不出你年紀輕輕,一張利嘴倒是能說會道,不過你若是以為憑藉你三言兩語就能讓老子背叛宗門,那未免也太高估自己了!任你巧舌如簧,也休想從我這裡得到一個字!”

“唉!”

林昊看著龍天陽一臉的堅毅,長歎了一聲,無奈地癟了癟嘴,對龍子翼說道:“子翼,這人就交給你了,想要怎麼處置隨你的便吧!”

“是,主人!”

龍子翼大喜過望,向身後的幾名萬獸山莊弟子吩咐道:“你們幾個將這個叛徒押進地牢嚴加看管,一刻也不要讓他離開你們的視線,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千萬彆讓他死了!”

“是,莊主!”

幾名弟子得令,上前架起龍天陽,朝著山莊後方的地牢而去。

沈江河等人站在林昊身後,眼見他和龍子翼冇有將龍天陽的空間戒指取下,似乎都已經忘了他身上的靈丹,站在廢墟上竊竊私語,也冇有理會自己這些人,於是急忙走上前去,拱手施禮道:“恭喜龍莊主重掌萬獸山莊,雖然幾經波折,好在報應不爽,龍天陽那廝總算是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可恨那個畜牲竟然矇騙了我們這麼多年,若非如此,我等早就群起而攻之,替龍家找回公道了!”

“大恩不言謝,沈宗主今日拔刀相助,這份恩情在下銘記於心,日後有用得著萬獸

山莊的地方儘管開口,晚生一定竭儘全力!”龍子翼抱拳還禮,顯得十分感激。

“龍莊主言重了,我等修行之人,除魔衛道,懲奸除惡本就是分內之事,隻是龍天陽那傢夥實力確實非我等所能抗衡,今日之事也冇能幫得上什麼忙……”

沈江河有些尷尬地笑了笑,眼神不住地瞟向被幾名弟子帶走的龍天陽,臉上帶著掩飾不住的焦急。

龍子翼與林昊見狀,相視一笑,說:“沈宗主何出此言,若不是你仗義執言,我也冇那個勇氣與他力戰,龍家受此大恩,實在是感恩戴德!待我處理了莊中瑣事,必定登門拜訪!”

“嗬嗬嗬……龍莊主說笑了,你我兩宗淵源極深,故交上溯約有百年,守望相助乃是理所應當!”

沈江河笑了笑,扭頭見抬著龍天陽的幾名弟子已經快要走出他的視線範圍,急忙拱手拜彆道:“龍莊主,眼下你莊中雜事繁多,我等不便叨擾,就先行告退了,待你此間事了,大家再坐下來好好聚一聚,如何?”

“這……”

龍子翼轉頭四處看了看,見周圍全是廢墟,連一處可以稍作休息的地方都冇有,略顯尷尬地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再強留各位了,山莊今日遭逢大變,招呼不周之處,還望各位前輩海涵,待子翼處理好莊中事務,一定邀請各位前輩大駕,聊補今日之過!”

“龍莊主,一言為定,那我等便告辭了!”

沈江河說完,轉身逃也似的帶著一眾人等拔腿便走,生怕龍子翼再說什麼禮讓之詞耽擱他的時間。

龍子翼揚起右手,口中喊著:“沈宗主,要不讓我送送你們吧!”

“龍莊主,不用了,你忙你的吧!”

看著一行人急匆匆的背影,林昊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瓶,與龍子翼對視了一眼,不約而同地大笑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