藉著黑煙掩護,劉誌遠四人直接躍上房頂,將周身靈力全部灌注到雙腿上,朝著山莊大門的方向死命奔逃。

“兄弟們,彆讓那四個雜碎跑了,否則驚動了門主,咱們在場的人隻怕冇一個能活!”

龍天陽與沈江河身先士卒,高舉著手中的長劍,臉上洋溢著一股無比狠厲之色,全然冇有將劉誌遠四人當成同伴,義憤填膺地追趕著。

“這股氣息,為什麼這麼怪異?”

劉誌遠一邊跑,一邊想著:“今天的事情怎麼如此異乎尋常,無論是劉長老還是龍天陽他們,彷彿著了魔一樣,放在平時,彆說做出這麼忤逆之舉,就是對我說話,他龍天陽也不敢大聲,到底是為什麼?”

劉誌遠百思不得其解,回頭看了看身後追趕的人群,卻猛地發現林昊站在小院之中,滿臉堆笑地看著自己。

“果然是你搞的鬼!”

雖然不清楚林昊區區一個二級劍尊,修為比自己還差了一大截,如何能夠影響場中一眾高手的心智,甚至連劉智通那樣的存在都神魂失守,但看著林昊的奸笑,劉誌遠已經篤定今日所有的事,肯定都是出自那個少年的手!

“龍天陽,快快住手,咱們著了彆人的道了!”

想通了一切的根源,劉誌遠頓時感覺找到了一線生機,鼓足了全身的力氣,大吼了一聲。

“龍莊主,彆聽他的,那小子是在拖延時間,千萬彆讓他逃出山門!”

一個聲音從追趕的人群中響起,引起一眾附和之聲。

龍天陽也開始感覺到似乎哪裡有一絲不對勁,想要停下來捋一捋,卻被身後的大隊人馬簇擁著向前狂奔,全然冇有思考的機會。

萬獸山莊三麵環山,地勢獨特,除了進門的一條路外冇有彆的出口,劉誌遠師兄弟四人分散而逃,最終卻又殊途同歸。

四人雖然驕橫跋扈,一身劍尊級的修為確是實打實的,麵對身後那些大多隻有劍宗級彆的修士還是要強出一大截,因而不多時便已將其遠遠地甩在後麵,漸漸地,追趕的人越來越少,到最後隻剩下龍天陽等為數不多的幾名高手。

眼看著大門觸手可及,劉誌遠大喜過望,將體內的靈力催動到極致,隻恨冇有翅膀,能夠一下子飛出山門。

“錚!”

就在劉誌遠快要觸摸到山門的時候,龍天陽身影一閃,下一秒已經站在了大門跟前,譏笑道:“劉誌遠,不要掙紮了,你難道真的以為能夠逃得出去麼?”

說話間,沈江河幾人也追了上來,氣勢洶洶地看著四個絕影門弟子,手中長劍靈光熠熠,靜靜地等待著龍天陽的命令。

劉誌遠見無處可逃,反倒冷靜了下來,轉身四處搜尋了一陣,卻冇看到林昊的影子,將心一橫,直接丟掉了

手中的長劍。

“師兄,你這是……”

他身後的三人見狀,不解其意,連忙叫了起來。

“我自有打算!”

劉誌遠伸手拉住了一個正要俯身拾劍的師弟,笑吟吟地對龍天陽說道:“龍師兄,你修為精深,師弟我自愧不如,可是有一點隻怕你還冇有注意到,難道你不覺得今天的事情太過怪異了麼?無論是你,還是沈宗主,又或是在場的其他前輩,哪一個不是久經沙場的老將,我雖不知那個林昊用的是什麼手段將你們變成這樣,但我想告訴你們一句,彆忘了我們可是一根繩上的螞蚱,今日齊聚在此,乃是為了奪回紫曜仙君的遺葬之物,搞清楚吳師叔三人的下落。快醒醒吧,彆中了敵人的奸計!”

“說什麼呢,什麼林昊的手段,你平日裡耀武揚威的樣子老子早就看夠了,今天,你和林昊,一個也彆想跑!”

龍天陽正要說話,卻被一個聲音搶了先,眾人聞言,立即出聲再次議論起來。

劉誌遠聽到那個聲音,當即想到乃是先前起鬨的那人,急忙大喝了一聲:“誰在說話?給我站出來!”

“嘖嘖嘖……劉誌遠你好大的派頭,你以為場中這麼多人,真的是怕了你麼?誅殺林昊,奪回仙物的功勞是龍莊主的,你彆再癡心妄想了!”

此言一出,原本有些疑慮的龍天陽臉上殺意重現,在一聲聲叫喊之中眼神愈發陰沉。手中長劍橫陳,道道赤紅的靈力源源不斷地灌入劍身,向沈江河與熊百川幾人使了個眼色,說:“說的冇錯,有了這份大功,師尊他老人家一定會答應將絕影心法傳授於我,到那時,玄火雖大,誰人還敢在老子麵前耀武揚威,你給我去死吧!”

楚天行和龍子翼躲在隊伍後方,看著龍天陽幾人聯手攻向劉誌遠,不由地掩嘴偷笑,趁著眾人全神貫注地盯著戰局,悄悄轉身離去。

林昊站在空無一人的小院之中,輕輕地摩挲著眼前丹爐之上的紋路,感受著一絲絲靈力被之吸離體外,嘴角漸漸揚起一股莫名的笑容。

“天樞神爐,果然是你!難怪父親當年翻遍了聖心城的典籍也冇找到你的下落,原來你竟是被遺棄在這旮旯之地,誰能想到,大陸上唯一一個神級丹爐,居然會在萬獸山莊這樣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方!”

林昊搖了搖頭,在心中暗暗感歎道:“想不到才踏入玄火數月,老天便給了我這麼大的驚喜,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少主!”

就在林昊思慮間,楚天行與龍子翼忽然跑進了小院,臉上掛滿了抑製不住的笑意。

冇等他開口,楚天行便先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哈哈……少主神機妙算,那個劉誌遠雖然修為不咋地,不過嗅覺卻異

常敏銳,連龍天陽幾個王級高手都冇察覺到什麼不對,他竟然發現了星當家的手段,好在我們藏身在人群之中,及時發聲擾亂了他們,若非如此,隻怕龍天陽幾人便清醒過來了!”

“也真是奇了,星小姐的能力,連劉智通都不能抵擋,何以劉誌遠竟能不受影響,還有與他一道的那三個絕影門弟子也能夠保持神誌清醒,不知道是個什麼原因?”龍子翼也附和起來。

“嗬嗬嗬……與他們冇什麼關係,我壓根就冇對他們動什麼手腳!”

林昊笑了笑,玩味地說:“一群瘋子打架有什麼意思?絕影門壞事做儘,讓他們自相殘殺,不是更好玩麼?”

“這……原來是這樣!”

“主人言之有理,那群豬狗不如的畜牲,若是一劍殺了,真是太便宜他們了!”

聽到林昊的回答,楚天行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而龍子翼則是拍手叫好,甚至有些覺得林昊的手段還不夠狠辣。

看著低頭不語的楚天行,林昊微微搖了搖頭,說:“天行,劉智通那個老傢夥修為不俗,小語的力量估計在他身上持續不了多長的時間,若是他醒轉過來,隻怕以他的能力,萬獸山莊頃刻間便要化成一堆瓦礫,你循著他的足跡,務必將其格殺在山門之外,千萬彆讓他回來!”

“什麼?!少主,我……”

楚天行大驚失色,抬頭看著林昊一本正經的表情,怯聲怯氣地說道:“那個劉智通,看樣子修為比吳承祖還要高出一大截,要我去截殺他,會不會……”

“楚天行!”

林昊臉色一沉,冷冷地叫了一聲,嚇得楚天行將已到嘴邊的話嚥了回去,緊接著又聽林昊說道:“若是你連劉智通也收拾不了,那你就不用回來了,直接給我滾回神風去做你的城主少爺吧,我的身邊不需要廢物!”

自從與林昊相識以來,楚天行何曾見過他用這種語氣說話,一時間百感交集,沉思了良久,終於一咬牙單膝跪地,大聲應道:“天行得令,若不帶回劉智通的人頭,我自行了斷!”

說罷,楚天行轉身離去,背影中帶著一絲決絕,頗有一去不返的氣勢。

林昊看得入迷,情不自禁地呢喃起來:“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裡!天行,千萬彆讓楚家的英名蒙羞啊!”

“主人,讓他一個人去真的冇問題麼?對方可是一個三級劍皇啊!跨越兩個大境界的戰鬥,縱觀劍元大陸近萬年的曆史,取勝者也不過一掌之數!”

龍子翼嚥了咽口水,心中冇有半點把握。

“沉寂了數千年,是時候讓大陸再一次領略霸皇之威了!”

林昊笑了笑,轉而指著一旁的銅爐問道:“子翼,關於這個丹爐,你知道些什麼?”

龍子翼

冇想到林昊的思緒轉換得如此之快,聞言急忙回過身來,圍著院中的銅爐轉了一圈,搖著頭答道:“回主人,我出生之日山莊遭逢钜變,從小到大都冇能回來過,這裡雖然是我的家,可我對它的瞭解程度也僅限於母親口述的一點點而已,這個銅爐是否為山莊原有之物,亦或是龍天陽放於此地,我也不清楚!”

看著林昊眉頭緊皺,龍子翼心生疑惑,問道:“怎麼了,主人?這個銅爐有什麼特彆之處麼?”

“冇什麼,隻是看到這個銅爐讓我想起了一些彆的事情而已。”林昊搖了搖頭,右手托腮,若有所思著說:“還是等處理好外麵的事情之後我親自去問一問你的父親吧。”

“也對,若是這個銅爐是萬獸山莊家傳之物,父親肯定知道它的來曆!”

龍子翼心不在焉地回答了一句,沉默了一會兒,見林昊依舊專心致誌地打量著眼前的銅爐,似乎早已將自己所謀之事拋諸腦後,不由地十分焦急。

他並不知曉星語的能力到底是什麼,因此即便看到劉智通等一眾高手全都心神失常,雖然心中大感驚奇,卻依舊免不了擔心龍天陽等人清醒過後一起殺過來。

縱使林昊有大戰冰鬃獅子王的傲人戰績,龍子翼也不認為他能敵得過萬獸三王和沈江河等人的聯手夾擊。

畢竟,比起隻懂得使用蠻力的魔獸,擁有無數功法加持的人族劍士在實戰能力上不可同日而語,林昊實力雖強,也架不住對方人多勢眾呀!

“主人,你看咱們是不是……”

“轟!”

思考了許久,龍子翼終於忍不住想要開口詢問,不料他話冇說完,卻聽到身後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轉身看時,隻見龍天陽等人正齊齊地站在院外,怒目圓睜地瞪視著自己與林昊,原本堅固的院牆已經變成了殘垣斷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