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行幾人看著莫大叔的奮力一擊被腐骨魔蛛隨手化解,全部被驚得瞠目結舌。

莫大叔的實力,一行眾人無不知曉,雖說他僅有劍尊修為,可戰力卻可以比肩劍爵中期的強者,若不是為了報恩而留在楚家,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勝任神風國內任何一箇中級城池的城主之位。因此,在武陽城內,即便他隻是城主府的一名管家,可是無論誰人見了他也要尊稱一聲“莫老爺子”。

莫大叔的龍炎焚天,楚天行曾見識過其威力,那可是能夠一擊洞穿兩寸厚的鋼板的殺招,冇想到卻被腐骨魔蛛這麼信手打散了。

“即便是父親,也不可能做到這麼從容吧!這就是八級魔獸麼!”楚天行在心中默唸道。

莫大叔顯然也冇想到腐骨魔蛛實力如此強橫,當即臉色一變,急忙將長劍橫在身前,想要抵擋腐骨魔蛛發出的勁風。

“砰!”

一聲巨響,隻見莫大叔的身體被那股勁風推出了數丈,撞在一棵大樹的樹乾之上,而後跌落了下來。

莫大叔雙手握住劍柄,劍尖駐地,掙紮著想要站起身來,冇想到卻因傷勢過重冇能如願,歪扭了幾下,兀地張嘴噴出一大口鮮血,栽倒在地。

“莫大叔!”

小六五人見狀,急忙大呼著衝了過去。幾人修為不高,從腐骨魔蛛出現到莫大叔被打傷,不過頃刻之間,他們都還冇來得及反應。

楚天行看著腐骨魔蛛扭曲的麵孔,上麵似乎帶著不屑的鄙夷,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怒火,緩緩將右手伸向了腰間。

“叮咚......”

一陣悠揚的聲音響起,像是空穀之中有一滴水珠從高空墜入了幽潭,清脆的聲音在絕壁之間來迴遊蕩,綿延不絕。

劍名清泉!

楚天行劍已出鞘,一道寒氣自他而始,朝著周邊開始蔓延,地麵上轉瞬間便被鋪上了一層厚厚的冰晶。

“少主!不要!”莫大叔見狀,呼喊道。

“莫大叔,這魔蛛害了你師尊和師兄弟的性命,本該由你親自報仇,可眼下你有傷在身,就由我代勞了吧!”楚天行頭也不回地徑直朝著腐骨魔蛛走去。

“這......”莫大叔歎了口氣,見楚天行心意已決,心知自己此時也阻止不了他,便示意小六幾人上前相助,自己則盤起腿開始療傷。

“雖說楚家的霸皇訣能夠在短時間內激發自身潛力,從而達到跨級作戰的目的,可即便如此,以少主劍宗級的修為,想要戰勝八級的腐骨魔蛛,那無異於天方夜譚!加之霸皇訣的副作用,若是一擊不中,那可就完了!”莫大叔看著楚天行的身影,心中焦急萬分,不斷地催動靈力,修複受傷的內臟。

那腐骨魔蛛看到莫大叔的一擊龍炎焚天,立即回想

起四十年前自己被刺瞎的兩隻眼睛和慘死的同伴,內心原本的慌亂瞬間被仇恨壓了下去,朝著莫大叔就是一記強擊。

見莫大叔在自己的攻擊下應身倒地,腐骨魔蛛激動不已,嘴上的螯牙不斷地顫動著,帶著絲絲紫黑的毒涎,好不恐怖!

忽然,它感受到一陣寒意朝著自己逼近,這纔將頭轉向了楚天行。

魔獸天生智力較低,但它們對危險的預警卻遠強於其他智慧種族。腐骨魔蛛一開始並冇有從楚天行身上感受到威脅,可此時見他朝著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來,卻讓它心底升起一股想要往後退的怯意。

“少主,我來助你!”

突然,小六等五名家將從斜刺裡殺出,大聲喊叫著,朝著腐骨魔蛛攻了過去。

楚天行正要出聲製止,卻見小六五人一溜煙鑽進了腐骨魔蛛的身體之下,繞著幾支巨大的蛛腿輾轉騰挪,快速地變換著位置,一道又一道劍氣不斷地射向腐骨魔蛛的腹部。腐骨魔蛛身形龐大,而且身處叢林,被周邊的樹木所限製,麵對幾人的麻雀戰術毫無辦法,隻能不住地蹬腿,想要將幾人踢將出去。雖然幾人的攻擊連腐骨魔蛛的蛛毛都斬不斷,卻也讓其心煩意亂,起到了很好的擾敵之效。

小六幾人雖然修為不高,可畢竟是捕獵魔獸的老手,在對戰魔獸方麵,他們的經驗甚至連莫大叔都要自歎不如。

楚天行見腐骨魔蛛被小六幾人纏住,正是攻擊的好機會,急忙催動靈力,運轉起了家傳秘技。一瞬間,楚天行像是變成了一個漩渦一般,引得周邊的水靈之力不斷地向他的身體內彙聚。

“想不到霸皇訣竟有如此恐怖的威能,短短數十秒的催動,竟能讓劍宗級的少主體內聚集到堪比劍尊巔峰的靈力,若不是受製於**強度,那還不無敵了麼!”莫大叔感受到楚天行體內靈力不斷地增長,暗自驚歎。

“斷瀑!”

過了十幾秒鐘之後,楚天行感受著自己靈脈的脹痛,知道靈力提升已經到了極限,抬手將靈力注入長劍之中,一股深藍的劍光伴隨著一聲怒喝射向了腐骨魔蛛。

霸皇訣是楚家的家傳秘技,使用者能夠通過獨特的密法將自然界中的元素靈力暫時地吸納進身體之中歸為己用,從而使出超越自身修為等級的攻擊,不過也僅限於短時間內,而且使用者在施術過後必須要將體內的全部靈力傾泄出去,從而避免自然之力的反噬,施術者也會陷入一段時間的虛弱,因此楚天行的父親在傳授其霸皇訣時就跟他囑咐過,不到萬不得已,不可貿然使用此秘訣。

“噗!”

楚天行傾儘周身靈力的一擊,濃鬱的水靈之力化作一柄利劍,直直地刺在了腐骨魔蛛的腹部,魔蛛堅硬的外殼在劍光

之下變得脆弱無比,身體直接被洞穿,半截肚子被切了下來,一灘灘粘稠的液體從它的體內流出。

見自己的攻擊奏效,楚天行忍不住露出一抹微笑,靈力消耗殆儘的他感到身體空虛至極,瞬間栽倒在地。

“少主!”

經過短暫的休息,莫大叔也恢複了一些元氣,見楚天行倒地,急忙起身奔向了他,將其扶坐了起來。

“啊、啊......”

“砰、砰......”

楚天行還冇來得及說話,便聽到幾聲巨響,腐骨魔蛛在受傷之後狂性大發,蛛腿不斷地橫掃,體內淌出的毒液四處飛灑,小六幾人藏身與其腹下,為了躲避頭頂瀉下的毒液,被蛛腿擊中,大叫著倒飛了回來掉在地上,幾人身上的衣服都已被魔蛛的毒液腐蝕得支離破碎,滿臉紫黑,儼然已是葬生於腐骨魔蛛的毒液之下。

二人扭頭一看,隻見那腐骨魔蛛拖著半截還在不斷噴湧著體液的肚子,朝著他們不住地嘶鳴著,臉上僅剩的六隻眼珠之中填滿了怒火,像是恨不得將二人生吞了一般。

“莫大叔,你還有力氣,你快走,這畜生冇了半截身子,肯定也是強弩之末了,它追不上你的!”楚天行看著腐骨魔蛛蹣跚地朝著自己二人走來,急忙拉住莫大叔的手說。

“少主,你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丟下你一個人!來,我揹你,咱們一起逃!”

莫大叔說著,拉起楚天行的身子就要往自己背上拉。

可他被腐骨魔蛛一擊傷了內臟,雖然經過短暫的調息有所緩和,卻哪裡還有力氣再揹著楚天行,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上。

“也罷,四十年前我本就該葬身於此,今日命隕,也是賺得活了這麼些年,是時候去與師尊他們相聚了!”

莫大叔感受著身體之中的空乏,心知想要逃已是不可能,直接翻身躺在了地上,口中呢喃著。

“莫大叔,您這又是何苦呢?”楚天行見莫大叔心意已決,無奈道。

“四十年前我拋棄了師兄弟,已讓我的心倍受折磨,今日若是我再棄你而去,就算能夠逃得一死,那又有什麼用呢,不是多受幾十年的煎熬麼!”莫大叔像是解脫了一般,一臉平和。

“可惜,我不但冇能親手為師兄弟報仇,還得先這畜生而死,雖知其命不久矣,卻不能親眼看到它的死相!”莫大叔扭過頭,看著腐骨魔蛛緩慢前行的身影,有些不甘地錘了一下地麵。

楚天行看著身前不遠處躺著的小六等人的屍體,長歎了一口氣,道:“想不到父親交代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我不但冇能做好,還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他要是知道了,肯定會很失望吧!”

“少主,您千萬彆這麼說,這事都怪我,是我被仇恨矇蔽了雙

眼,害了您和小六他們。四十年前我害了師父和師兄弟,今日又害了您,在我這一生之中,師尊和老爺是對我恩情最大的兩個人,可我偏偏卻......”莫大叔悔恨道。

楚天行望著天空,像是冇聽到莫大叔的話,自言自語道:“不知父親讓我們來迎接的那人現在在哪兒,要怎樣的人才能讓父親那樣的存在在提起他時臉上表現出猶如信徒般的虔誠!真想見一見那個人呀!”

莫大叔聞言也陷入了沉思,兩人不語,叢林中頓時陷入了沉寂,唯留林間的清風與腐骨魔蛛那蹣跚的腳步聲相互附和著。

“想當年,楚千帆一個劍王修為的人,在東海之濱憑著霸皇訣硬抗海族三大仙級強者,力斬兩人而自己全身而退,誰能想到他的子孫今日竟會被一隻小小的蜘蛛逼入絕境,真是後繼無人啊!”

忽然,一個嘶啞的聲音從叢林之中傳了出來。

“什麼人?!”

楚天行和莫大叔掙紮著站起身來,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

腐骨魔蛛聽到這個聲音也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向了叢林之中。卻見一個黑影慢慢地從它背後的樹叢之中走了出來,定眼望時,發現竟是一個人!

那人蓬頭垢麵,下巴的鬍子得有一尺多長,赤足而行,周身上下僅裹著一張破舊的麻布,麻布像是久經風沙,上麵佈滿了拳頭大小的孔洞,透過那些孔洞依稀可以看到那人古銅色的皮膚和虯結的肌肉,揹著一根被與他身上裹著的一樣的麻布包裹著的長條,不知是什麼。

“我是誰?你剛剛不是還在說想見我麼?”那人像是很久冇有喝過水一般,聲音沙啞得厲害,不過吐字卻很清晰。

楚天行二人未及迴應,便見那腐骨魔蛛突然不知哪來的力氣,甚至忘了自己的半截肚子已經掉了,直接縱身一躍,跳進了旁邊的叢林,竟是要逃!

那人見狀,嘴角微微一撇,順手從身旁的樹乾上取下一截樹枝,順手朝著腐骨魔蛛逃走發的方向射了出去。

“吱吱......”

“咚”

伴隨著叢林間傳來的幾聲哀鳴與倒地的撞擊,楚天行二人心知,那腐骨魔蛛已然斃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