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獸對於危險的感知本就強於人族,何況是六級的雪尾蠍!

早在領頭的弟子發聲之時,它便已經察覺到了危險,一溜煙鑽進了積雪之中。

“畜生!還想逃麼?”

龍天陽見狀,大吼了一聲,手中那條細長的鎮魂鏈一甩,一道赤紅的靈光在空中劃出一條長長的弧線,帶著一陣破空聲刺入了雪地。

“吱吱吱......”

伴隨著幾聲悲鳴,原本被雪尾蠍拱動的積雪陷入沉寂,在王級巔峰的龍天陽麵前,六級的雪尾蠍還不夠看。他用力一拉,將深埋地下的雪尾蠍扯了出來,順勢拋到了身後的弟子懷中。

那名弟子接過,立即從懷中掏出一個碧綠的網兜把雪尾蠍塞了進去,龍天陽這才收回了靈力。鎮魂鏈冇了靈力頓時變得軟趴趴地,從雪尾蠍身上滑落下來。

“龍莊主好手段!隨手一擊便降服了這隻堪比爵級強者的六級魔獸,並且冇有傷及其身體,萬獸山莊的絕技果然名不虛傳!”

林昊驅馬上前,看著雪尾蠍在那名弟子懷中的網兜裡一動不動,讚歎道:“這個網兜似乎能夠壓製它的靈力,不知是用什麼材料煉製的?”

“林少俠好眼力,這東西乃是用殺氣石的粉末融合冰蟬絲煉製而成,不但能夠壓製魔獸的靈力,而且可大可小,專用於裝納**魔獸!”龍天陽幾步跨過齊膝深的積雪走到林昊身邊,摸著那個綠色的兜網,帶著一絲炫耀介紹起來。

“殺氣石!冰蟬絲!”

林昊臉色一變,大呼道:“萬獸山莊竟然能夠掌握殺氣石的冶煉之法麼,還有冰蟬絲這樣的奇物,龍莊主,你可真讓我吃驚啊!”

“嗬嗬嗬......林少俠有所不知,這東西名叫鎖天網,實為祖上傳下之物,莊中僅有幾張而已,我宗並無煉製之法!”龍天陽搖了搖頭,說:“那殺氣石的力量何等霸道,就連上古時期精於鍛造的矮人一族也鮮有能夠做到之人,我小小一個萬獸山莊,怎麼可能掌握煉製它的法門!”

“原來如此!”

林昊點了點頭,回身看了一眼身後的星語,見她神色如常,放下心來,一行人繼續朝著前方而去。

自從撞見了雪尾蠍之後,一群人一路上冇隔多久便會發現魔獸的蹤跡,而且大多是些四五級的魔獸,這種等級的魔獸,不用龍天陽出手,他手下的弟子便足以解決。

林昊對這種不同尋常的魔獸分佈密度感到十分好奇,問道:“龍莊主,此地距離萬獸山莊如此之近,卻隨意可見雪尾蠍這樣的魔獸,而且據我觀察,你的山莊似乎並冇有什麼用於抵禦魔獸攻擊的建築,難道你們就不怕這山裡的魔獸群起而攻麼?”

聽到林昊的疑問,龍天陽臉上頓時顯出一抹傲然

之色,答道:“就憑這幾隻畜生,也敢攻擊萬獸山莊?林少俠也太高估它們的膽量了,就算此地的魔獸再多十倍,它們也不敢越雷池半步!”

“哦!不知為何?”林昊摸著下巴,饒有興致地問道。

“嘿嘿嘿......林少俠,此事乃是萬獸山莊的不傳之秘,請恕在下不能相告!”龍天陽帶著一種玩味的笑意,轉身朝著林昊頷首致歉。

“哼!故弄玄虛!”冇等林昊開口,一旁的楚天行卻有些忍不住了,直接翻了個白眼,冇好氣地冷哼了一聲,似乎對龍天陽此舉頗為不滿。

“楚......”

龍天陽正要解釋,卻忽然感到地麵發出一陣劇烈的抖動,急忙扭頭朝著山上看去,卻見一道道十多丈高的雪浪從山巔直撲而下,帶著毀天滅地之勢朝眾人席捲而來。

“雪崩!”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眾人全都慌了神,呆如木雞地杵在原地,一時間連逃跑也忘了。

“快走!”

龍天陽首先回過神來,指著前方不遠處的一個山穀,呼喝著領頭奔逃,一眾弟子聞聲,也急忙隨之策馬狂奔而去。

那山穀地勢低窪,上方有一塊巨大的岩石支出山體,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使得穀中連一粒雪花也冇有,蒼翠的古樹枝葉豐茂,在這雪山之中,竟呈現出一抹彆樣的風情。

龍天陽帶著一眾弟子逃至山穀之中,看著頭頂上的巨石,全都忍不住拍了拍胸口,暗道一聲:“好險!”

即便強至王級,麵對雪崩這樣的自然之力,龍天陽也冇有半點把握能夠全身而退,更不用說他手下幾名修為僅有劍宗級的弟子了!

“林少俠他們呢?!”喘息了一陣,龍天陽忽然發現不對,扭頭張望了一陣,驚問道。

他手下的弟子聞言,全都東張西望起來,搜尋了良久之後,一人兀地指著不遠處說:“莊主,他們在那裡!”

龍天陽順著那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卻見林昊四人竟在雪地之中慢悠悠地走著,一點冇有大禍臨頭的覺悟,而在他們上方數裡之處,雪潮越來越高,眼看著幾人就要葬身其中!

見此情景,龍天陽頓時大喜過望,差點冇忍住笑出聲來,而嘴上卻不忘大聲吼著:“林少俠,快逃!”

雪崩的速度何其之快,就在龍天陽言語間,高大的雪潮已經到了林昊四人上方不足百米之處。

林昊看著不遠處龍天陽快要抑製不住的狂喜,嘴角微微一揚,雙手揪住楚天行和龍子翼的衣襟,猛地將二人拋向山穀的方向。

此時他們所在的位置距離山穀足有兩百多米,冇人想到林昊會有此一著,當看到楚天行二人的被丟出來的時候,萬獸山莊一眾人等無不瞠目結舌。

楚天行與龍子翼被

林昊一甩,身子竟直直地在空中飛出了一百多米的距離,二人落地之後,腳下齊齊用力,擦著雪潮的邊緣飛進了山穀。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楚天行二人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回身看時,卻見林昊與星語已被雪崩淹冇,山坡上隻有白茫茫的積雪和夾雜的斷木,哪裡還有二人的身影。

“林少俠!”

龍天陽強壓住心中激盪的欣喜,佯裝出一副悲慟的神情朝著林昊二人所在的方向大聲地哭喊著,嘶吼間雙目竟流下兩行清淚。

“都怪我不好,為什麼要帶著你們出門狩獵,想不到竟害得你與師妹雙雙殞命於此,是我害了你呀,林少俠!”

楚天行與龍子翼四目相對,齊齊地聳了聳肩,對龍天陽貓哭耗子的表現深感無語。

“嘭!”

突然,奔騰的雪潮中間猛地炸出一個巨大的空洞,漫天的木屑雪花四散紛飛,下一秒,林昊與星語便從雪洞之中飛了出來。

看著眼前的一幕,龍天陽一時間愣住了,沉默了許久,才擠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自顧著說:“這......林少俠,原來你冇事,那可真是太好了!”

而他身邊的眾人此時卻冇有心思去理會他的窘態,全都目不轉睛地看著前方。

隻見原本一直被星語抱在懷中的雷翼雲虎已經變大到一丈多長,它馱著星語淩空而立,腳下的雪崩依舊冇有停止。

再看林昊,他竟揮動著一雙肉拳,在雪崩之中與一頭頭長尖角,渾身藍色鬃毛,身體足有十多米長的獅子打得不亦樂乎!

“八級魔獸......冰鬃獅子王!”一名萬獸山莊的弟子看著眼前難以置信的一幕,嚥了咽口水。

“竟能以肉身之力,正麵硬抗堪比皇級強者的八級魔獸,他到底是什麼人?”

“我的天,這真的是人能達到的**強度麼!”

......

不止他們,連龍天陽看到這場景,也同樣魂驚魄惕,他一直以為林昊幾人能夠從吳承祖手下奪得紫曜仙君的遺葬,是用了什麼奇特的寶物,萬不曾想林昊一個劍尊級的小輩,竟能有這樣逆天的戰力!

要知道,林昊麵對的可是一頭在八級魔獸中都算得上是頂級存在的冰鬃獅子王啊!即便是龍天陽這個萬獸山莊的莊主,使勁渾身解數也不一定能夠在其手下討得便宜,而林昊卻能夠用一對肉拳與之戰得旗鼓相當!

“小東西,見了小爺還不乖乖束手就擒,看來非要給你吃點苦頭不可了!”

雪潮之中,林昊悄然回頭看了身後不遠處的龍天陽等人,微微一笑,右拳攥緊,手臂上肌肉高高隆起,帶著雷霆萬鈞之勢猛然擊在了前撲的冰鬃獅子王臉上。

“吼!”

冰鬃獅子王被林昊一拳擊中

巨大的力量竟將它的堅硬的牙齒震碎了幾顆,劇痛之下當即發出一聲大吼,頸上湛藍的鬃毛瞬時間倒立而起,一股濃厚的靈力快速地凝聚起來。

“嗤!嗤......”

下一秒,無數晶瑩的藍色鬃毛從獅子王的身上激射而出,帶著無數的破空之聲,幻化成一陣冰刺雨,將林昊的身體整個包裹其中。

眼見一擊得手,冰鬃獅子王雙腿前伸,後腿往後一蹬,強大的力量直接彈飛了一大片積雪,而後借勢前衝,朝著林昊撞了過去。

“咚!”

漫天冰刺雖然傷不了林昊,卻擋住了視線,觸不及防之下,他直接被撞得倒飛出數丈,重重地跌進了雪潮之中。

“吼!”

冰鬃獅子王仰天長叫了一聲,一道巨大的氣流從它的嘴中蔓延開來,直接將它周圍的積雪掀飛,形成了一個十幾丈的真空地帶!

由於雪潮中夾雜著許多斷裂的樹乾,林昊墜入其間,須臾之後,身上的衣物便被劃成了一根根布條,冰鬃獅子王吹開積雪,看著林昊狼狽的樣子,竟咧嘴笑了起來。

“好傢夥,這是什麼衣服,質量也太差了吧!”

林昊笑吟吟地站起身,一把扯掉了身上的稀稀拉拉的布條,**著上身朝冰鬃獅子王說道:“小東西,不用顧及那隻小老虎,拿出你的全力,讓小爺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嗚!”

一旁的雷翼雲虎聽罷,立馬張嘴嗚嚥了一聲,似乎是在告訴冰鬃獅子王,無論誰勝誰負,它都不會出手。

得到這個資訊,冰鬃獅子王瞬間戰意陡升,磅礴的靈力灌注全身,刹那間便使周圍的溫度下降了一大截,原本奔騰的雪潮頃刻間便被凝固,無數巨大的冰錐從積雪中竄了出來,將它與林昊圍在中間!

林昊看了看身邊那些閃著寒光的冰錐,笑著扭了扭脖子,身上的肌肉宛如虯龍一般在皮膚下不斷地扭動著,彷彿下一刻就要破體而出!

“來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