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林昊的話,星語與楚天行也回過神來,齊齊地扭頭看向遠處的叢林。

隻見在距離三人所處的山穀七八裡開外的地方,雷光閃耀,數道粗大的雷電從樹林中迸射而出,隱約可以聽到幾聲慘叫。

“壞了!肯定是雷翼雲虎與林中的探險者遭遇了!”

楚天行緊皺眉頭,也顧不得自己此時麵目全非,將離原劍負在身後,縱身躍起,幾個跟鬥翻下懸崖,朝著雷光的方向奔去。林昊與星語對視了一眼,也尾隨其後。

“吼!”

樹林中,雷翼雲虎咧著嘴憤怒地吼叫著。在它的身前,是一群身著黑色勁裝的劍士,人數約有四五十,麵對雷翼雲虎這樣的仙獸竟無一人麵露怯色,眼神中全是貪婪。

反觀雷翼雲虎,雖然虎口大張,獸毛根根倒立,看似凶狠之極,腳下卻在不斷地後退,毫無一絲仙獸的威嚴。

“這孽畜想逃,彆大意!”

忽然,一個身形俊朗的男子從人群中擠了出來,指著雷翼雲虎大叫道。

周圍的黑衣劍士聞言,全部不約而同地看向男子,目光之中帶著些許疑惑,正要發問,卻見那人雙腳一蹬,口中高呼著“兄弟們,一起上!”便朝著雷翼雲虎飛了過去。

眾人見狀,也來不及思考這個突然冒出來的人是誰,蜂擁著衝向了前方。

雷翼雲虎見一群人來勢洶洶,虎爪一揮,五道紫色的雷光朝著人群中丟去,隨即轉身便跑,連一點想要戰鬥的意思也冇有。

雷係魔獸本就以速度見長,何況雷翼雲虎已是仙獸,能夠自由地控製形體的大小,平日裡多以三四尺大小的模樣示人,在滿是參天大樹的叢林之中,更是靈活自如,眨眼間便已逃出幾十丈的距離。

眼看著雷翼雲虎就要脫離己方視野,領頭的黑衣劍士從懷中掏出一枚嬰兒拳頭般大小的黑色圓球,用力地朝著雷翼雲虎的方向丟了過去。

“砰!”

那圓球正正砸在雷翼雲虎的後背之上,而後轟然炸裂開來,化作一團綠色的煙霧,將其籠罩在內。

“嗚!”

雷翼雲虎身在半空之中,忽然被黑球擊中,竟發出一聲哀鳴,直挺挺地掉了下去。

黑球發出的綠煙似乎蘊含著極強的毒性,散發著一股奇特的惡臭,雷翼雲虎身在其中,不多時,便已昏昏沉沉,連站立也變得十分困難。

一群黑衣劍士似乎對那綠煙也相當忌憚,見雷翼雲虎被擊中,也不心急,一直圍在綠菸圈外,直到綠煙散去,眾人才蜂擁上前,將雷翼雲虎圍在當中。

“嘿嘿嘿......”

見雷翼雲虎搖搖晃晃地靠在一棵大樹旁,耷拉著眼皮冇有一絲生氣,彷彿下一秒便要倒地不起,那個丟出黑球的劍士咧嘴發出一陣壞笑,

一手持劍,一手懷中摸出一條佈滿尖刺的鐵鏈,朝著雷翼雲虎身後悄聲摸了過去。

顯然,在之前的戰鬥中,黑衣劍士在雷翼雲虎爪下吃了不少苦頭,因而此時雖然見它奄奄一息,也依舊小心翼翼。

他一步一步地挪動著,同時指揮其餘的人幫著吸引雷翼雲虎的注意力,幾分鐘後,他終於順利地摸到了雷翼雲虎的身後。

就在黑衣劍士手中的鐵鏈馬上就要套在雷翼雲虎的脖頸上的瞬間,一個聲音忽然響起:“師兄小心,這孽畜看樣子並非尋常魔獸,莫要被它騙了!”

聽到這個聲音,黑衣劍士頓時大呼不妙,急忙將手中鐵鏈拋向一旁,雙手握住長劍,向著雷翼雲虎的脖頸處刺了過去。

雷翼雲虎畢竟是仙獸之列,雖然被綠煙之毒迷暈了頭腦,卻也並未完全失去意識,在那個聲音的呼喊下,立即恢複了一絲神智。

感應到身後的氣息,雷翼雲虎將虎頭往右一扭,順勢避開了黑衣劍士奪命的一擊,而後雙腿前屈,長長的虎尾用力一甩,一道數丈粗的雷電從天而降,直直地砸向了那名黑衣劍士。

黑衣劍士顯然也並非泛泛之輩,眼見自己一擊不中,當即扭轉身形,雙腿蹬向旁邊的大樹,身子便朝著另一邊飛了出去,避開了那道雷擊。

來不及調整姿態,黑衣劍士一落地便向同伴招呼道:“一起上!”

隨著黑衣劍士一聲大喝,四十多道五顏六色的劍光瞬間閃耀而起,齊齊地向著雷翼雲虎砸了過去。

麵對漫天靈光,本就已經近乎力竭的雷翼雲虎毫無招架之力,隻能蜷縮著身軀匍匐在地麵之上發出一陣陣的哀嚎。

“小虎!”

掩身在不遠處的樹冠上的星語看著雷翼雲虎在靈光攻擊中瑟縮的樣子,心中不忍,情不自禁地發出一聲呼喊,作勢便要衝上前去,卻被林昊拉住了手臂。

“哥哥!那些人好可惡,居然對小虎那麼殘忍,小語要去好好地教訓他們!”星語扭頭看著林昊,憤憤地說道。

“嗬嗬......小語彆急,你難道忘了麼?雷翼雲虎可是紫曜仙君的座駕,堂堂仙獸,這種程度地攻擊,不過是給他撓癢罷了!”

“可是......”

星語指著雷翼雲虎,目光含淚,焦急地說著:“可是哥哥你看,小虎叫得好可憐呀!”

林昊看著星語焦急的樣子,愛憐地摸了摸她的頭,寬慰道:“哥哥知道了,如果他們真的傷害到小虎,哥哥不會放過他們的!”

得到林昊的保證,星語終於安靜了下來,帶著滿眼的淚光,緊張地注視著前方的戰局。

“天行,你認得那些人麼?”

安撫好星語之後,林昊這才轉過頭來,向身後的楚天行問道。

回少主,如果我猜得冇錯,那些人應該是玄火國萬獸山莊的人!”楚天行思慮了一會兒之後,開口說道。

“哦!萬獸山莊,就是那個以馴獸聞名的萬獸山莊麼,有意思!”林昊呢喃了幾句,饒有興致地看著那群黑衣劍士,微眯著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這個時候,一群人在領頭那名黑衣劍士的示意之下停止了攻擊。

煙塵散去,雷翼雲虎已經奄奄一息,匍匐在大樹腳下,雙目緊閉,似乎已經暈厥。

那名黑衣劍士見狀,本要上前,走出幾步後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又將腳步收了回來,似乎是被先前的突變嚇到了。

站在原地猶豫了許久,黑衣劍士終於下定了決心,伸手入懷又掏出一枚黑球,有些不捨地將之捧在手中把玩了一陣,才朝著雷翼雲虎的所在拋了過去。

“想不到這小老虎竟然如此頑強,老子省吃儉用好幾年才存下的這三枚‘迷心彈’今天一下子全給霍霍了!”

眼見雷翼雲虎再次被綠煙環繞,黑衣劍士終於放下心來,將手中長劍拋給身旁的人,雙手拿著鐵鏈朝著前方走去,一邊走一邊有些肉疼地罵著。

“師兄!毒煙未散,此時過去恐有不妥,那小老虎連中三枚迷心彈,任它再如何強大,此番隻怕也無起身之力,師兄何須急這一刻,等毒煙淡了再去捉它也不遲!”

忽然,剛開始那個俊朗男子又站了出來,向黑衣劍士勸阻道。

黑衣劍士聞言,陡然停下腳步,轉身咧嘴看著眼前的人,說:“師弟言之有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再等等吧!”

那俊朗男子顯然冇有想到黑衣劍士竟會答應得如此乾脆,見其束手後退,頓時喜出望外,急忙趨身上前,諂媚著想要為其接過手中那條佈滿尖刺的鐵鏈。

就在他的手剛要摸到鐵鏈的時候,黑衣劍士兀地抬起一腳,重重地踢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俊朗男子毫無防備之下被黑衣劍士猛然偷襲,身子當即蜷縮成一團倒飛了出去,一股腥熱湧入口中,張嘴吐出一大口鮮血。

黑衣劍士一擊得手,冇等俊朗男子起身,又將一道靈力渡入手中的鐵鏈。

得到靈力注入,那鐵鏈頓時泛起一道金光,而後竟宛如活了一般,從黑衣劍士的手中慢慢升起,化身遊龍,蜿蜒著向俊朗男子飛了過去,將其緊緊地纏住。鐵鏈之上的尖刺深深地紮進男子的皮肉之中,瞬間將之周身的衣服染滿了鮮血。

“你到底是什麼人?混入我萬獸山莊的隊伍中意欲何為?幾次三番地置我於險地又是何意?”

黑衣劍士看著眼前已經血淋淋的男子,惡狠狠地質問著,說:“你若是坦言相告,老子今日還能給你一個痛快,否則的話,嘿嘿嘿..

....老子便帶你回萬獸山莊,讓你好好地嘗一嘗萬獸刑堂的手段!”

看著黑衣劍士猙獰的麵孔,俊朗男子彷彿想到了他所說的萬獸刑堂,霎時間變得十分驚恐,渾然不顧周身紮滿了尖刺,身子開始不斷地扭動,想要掙脫身上鎖鏈的控製。

黑衣劍士的鐵鏈乃是萬獸山莊聞名遐邇的‘鎮魂鏈’,鏈上的尖刺入肉生根,隻要被其纏上,想要掙脫,非得脫一層皮肉不可。

俊朗男子何嘗不知鎮魂鏈的恐怖,可與萬獸刑堂中那些鬼神驚懼的刑罰比起來,這脫皮之痛簡直不過爾爾。

他劇烈地掙紮著,片刻之後,便已成了一個血人,周身上下除了冇有被鎖鏈纏住的頭部之外冇有一寸完整的皮膚,粘稠的血液汩汩地淌著,將其身下的泥土都染成了一片紅色。

可是,即便如此,男子卻並冇有半句求饒,更不用說向黑衣劍士吐露什麼訊息了。

“哼!難道你以為可以一死了之麼?天真!”

黑衣劍士看著男子的舉動,心知他一心求死,不由得鄙夷道:“這個世上還冇有萬獸刑堂撐不開的嘴!不管你是什麼人,不給老子交代個明明白白,想死也不行!”

黑衣劍士說罷,向身邊的兩人努了努嘴,示意二人將男子控製住。

二人像是早已見慣了這種場麵,看著男子渾身外翻的皮肉,非但冇有一絲不適,反而顯露出一種興奮,伸出雙手在男子身上點了幾下,封住了男子周身的經脈,這下他連動一下也不可能了。

感受到體內的靈力流動變得停滯,男子心知自己已是一具屍體,他抬頭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雷翼雲虎,眼神中充滿了絕望。

正當此時,雷翼雲虎周圍的綠煙已經全部消散,像是心有所感一般,它也正望向男子,看著男子絕望的眼神,雷翼雲虎猛然站了起來。

“吼!”

隨著一聲虎嘯,一道三四丈粗的落雷從天而降,直直地砸在雷翼雲虎的身上。

沐浴在雷光之中,隻見雷翼雲虎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大,一雙紫色的靈翼緩緩地從它的後背之上伸展開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