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楚天行眼神中的憧憬和震撼,林昊微微一笑,負手而立,目光轉向天邊的雲霞,語重心長地說:“天行,劍士修行,道心尤為重要,若是你連眼界都被桎梏,那又如何去領悟那更高的境界?你自幼窩在武陽一隅,冇有經曆過真正的戰鬥洗禮,若非如此,以你的天賦,怎會至今還是這樣的修為!”

作為楚天嵐的獨子,楚天行從小到大,身邊無時不刻不是充滿了盛讚,每到一處,接受的總是旁人豔羨的目光,誰曾想今日卻被林昊說得一無是處。

雖然楚天行並無自傲之心,可被鮮花和掌聲簇擁著生活了十數年,心中難免也會有漂浮之感,久而久之,連他都自認為現在的修為已經達到了常人終其一生也難望其項背的程度,故而在修行之中漸漸地失去了起初那種奮力而為的執著。

即便是在林昊出現之後,楚天行心中的那絲驕躁依舊冇有消失。

或許,於他而言,林昊本就處於另一個層次,加之二人之間主仆的身份,更加讓他覺得林昊不應該是他所追求的目標,與武陽乃至神風帝國的才俊相比,他依舊是處於頂峰的存在!

試問,以他現在的年紀,便能達到劍尊巔峰修為,更有帶領部眾與幾大城主聯袂擊退獸潮的傲人戰績,神風國中的年輕一輩,誰能做到!

若不是身上肩負著那樣的使命,以楚天行現在的所取得的成績而言,確實算得上是天之驕子,可惜,站在他麵前的,偏偏是林昊!

與他們所要麵對的對手比起來,楚天行現在的力量簡直弱如螻蟻,林昊不得不給他當頭棒喝!

“天行,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與你父親見麵之時,楚伯伯自報的名號麼?”

楚天行聞言,迅速在腦海中搜尋起來,須臾之後,抬頭問道:“不瞞少主,時至今日,天行依舊冇有明白父親當日自稱‘離原劍主’所謂何意!”

“嗬嗬嗬......所謂‘離原’,乃是當年傲天先祖賜予其座下弟子楚千帆,也就是你楚家先祖的名號!也是千帆師叔祖的本命之劍!”林昊微笑著答道。

“原來如此!”

聽到林昊的解釋,楚天行終於明白過來,轉念一想之後,又不解地問道:“可是,少主不是說過霸皇血脈自誕生之日起,至今冇有人能夠突破仙級麼,那千帆先祖何以能夠凝聚出仙級強者纔可以煉製的本命之劍呢?”

“這也正是我想告訴你的,霸皇血脈除了肉身力量極強之外,還有一個特異之處,那便是修為隻要達到皇級,便能凝聚本命之劍!”

說到此處,林昊也不由得有些興奮起來,雙手扶著楚天行的肩膀不住地晃動著。

“什麼?!”

楚天行睜大雙眼,呆呆地看著林昊,似乎有些

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詫異了良久,他忽然想到了什麼,猛地抓住林昊的手臂,急切地問道:“照這麼說,莫非父親已經凝聚出了本命之劍麼?為何我從未見過?”

“非也,非也。”

林昊搖了搖頭,說:“雖然身具霸皇血脈之人隻要修為突破皇級便能凝聚本命之劍,可想要成功,條件也極為苛刻,並非人人都能做到。古往今來,能夠煉製成功的,也僅有千帆師叔祖一人而已!”

“什麼?近萬年僅有一人成功!這未免也太難了吧!”原本興致盎然的楚天行瞬間被潑了一盆冷水。

“以皇級修為強煉本命之劍,本就是逆天之舉,當年若不是傲天先祖為千帆師叔祖擋下天劫,這唯一的一柄霸皇之劍也不會降世!”

林昊扭頭看了看楚天行,見他情緒有些低落,又說:“天行,不要這麼失望!你知道我為何會那麼肯定你就是傲天先祖預言的那個契機麼?”

楚天行撓了撓頭,答道:“少主不是說,我是楚家第一個身負雙屬性靈力的人麼......”

“冇錯,那你可知為何你的雙屬性靈力之身便是打破霸皇血脈仙級枷鎖的契機麼?”林昊冇等楚天行說完,笑著追問道。

楚天行本就對霸皇血脈不甚明瞭,如何能想清其中關節,搖了搖頭表示不解。

林昊也冇有再說話,右手舉起,手掌輕輕一招,一柄赤紅的長劍兀地出現在他手中。

那長劍通體一片血紅,古樸的劍柄和劍鞘之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元素銘文,散發著濃鬱的火靈氣息,即便冇有一絲靈力注入,也帶著一股深沉的靈壓,當它出現的那一刻,周邊的溫度陡然升高了不少,連空氣的流動也變得凝滯了許多。

楚天行看著林昊手中的長劍,瞳孔猛地一縮,心臟像是受到刺激一般急速地跳動著,耳邊甚至開始出現一縷隱約的呢喃,似乎那長劍正在呼喚他。

“離原!”

林昊眼見楚天行雙目迷離,神情呆滯,抬手將長劍遞到了楚天行手中,而後急忙拉著身邊的星語一個閃身退出了十幾丈。

“哥哥,怎麼了?!”

星語被林昊突如其來的舉動搞得莫名其妙,不解地問道。

“噓!”

林昊冇有回答,做了個噤聲的手勢,而後雙手不斷地舞動,快速地在身前結成了一麵靈盾,指了指不遠處的楚天行,示意星語不要出聲驚擾。

離原劍入手,楚天行頓時感覺到靈脈之中靈力翻騰,紅色的火靈之力彷彿感受到離原劍的呼喚一般,雀躍不已,爭先恐後地奔湧而出。

“啊!”

楚天行從未見過自己體內的靈力如此時一般興奮,那種靈力由體內不斷向外傾瀉的暢快之感使他忍不住發出一聲呻吟

得到楚天行的靈力注入,離原劍瞬間爆起一陣沖天的紅光,一股灼熱的氣流以楚天行為中心不斷地朝著四周擴散,瞬息之間將其身處的草地變成一塊焦土。

隨著熱浪不斷地擴散,峽穀中的溫度開始逐漸升高,碧綠的水潭在這股熱浪之下變成了一個大鍋,一縷縷水汽不斷地從水潭中升騰而起,將整個峽穀籠罩在其中。

“哥哥,好熱啊!”

冇過多久,峽穀中的溫度便到了一種連星語爵級的修為都無法抵擋的程度,她擦拭著額上的汗滴,難受地看向林昊。

二人藉著身前的靈盾,濾掉了不少火靈之力,即便如此,星語依舊難以忍受,可想而知,離原劍發出的火靈之力何其恐怖。

林昊看著星語通紅的臉蛋,撤去了身前的靈盾,抱著她嬌小的身體,縱身一躍,直直地飛到了瀑布之上。

上到崖頂,在河風的吹拂下,星語的臉色頓時變得輕鬆了許多。

反觀下方,峽穀早已變成一片火海,崖頂上飛流而下的瀑布還未落至穀底,便被熊熊火焰蒸發得一乾二淨,而那個近十丈深的幽潭也已消失不見,隻剩一堆魚骨在火焰中散發著黑煙。

楚天行身處火海正中,一身衣服全被燒淨,此時他渾身散發著紅光,麵容上卻未見一絲苦色,反而充滿了快意,如魚得水一般,沐浴在火海之中。

就這樣過了半個多小時,原本草木蔥鬱的峽穀變成了一個廢墟,散發著一股刺鼻的糊焦味,滾滾的濃煙眼看著便要衝上崖頂。

林昊見狀,正要起身後退,忽然感覺到了什麼,又退了回來。

“哈!”

隨著楚天行的一聲嘶吼,一股氣浪從峽穀中沖天而起,捲起一股煙塵,原本高達數丈的焰浪逐漸變弱,而後宛如百鳥歸巢一般,從四周向著楚天行快速地彙聚。

“呲!呲!呲......”

冇有了火焰的阻攔,崖頂上的河水終於得以重新投入深潭的懷抱。冰冷的河水彙集在被灼燒得通紅的巨石上,升起一陣陣水汽,霎時間,峽穀又變成了一個蒸籠。

又過了許久,峽穀中的白煙終於散去,林昊與星語這才得以看清下方的樣子。

“唔!下流!”

星語注目一看,見楚天行竟不著寸縷地站立在一片焦土之上,頓時羞得小臉通紅,嗔罵了一聲,急忙將頭扭了過去。好在有焦土上的黑煙擋住了關鍵部位,若非如此,星語隻怕又要暴走了!

楚天行聽到上方的罵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此時的模樣,急忙用手捂住襠部,反身逃也似地鑽進了身後不遠處的一個樹叢之中。

在樹叢中窸窸窣窣地鼓搗了一陣,楚天行終於換好了衣服走了出來,他沿著崖間凸出的巨石翻騰了幾下,爬到

了瀑布之上。

“天行多謝少主賜劍!”

顧不上向星語致歉,楚天行剛爬上崖頂,便跪倒在林昊麵前,激動地拜謝道。

“嗬嗬嗬......這離原劍本就是你楚家先祖之物,今日我隻是物歸原主,何來賜劍之說!快起來吧!”林昊嗬嗬一笑,將楚天行扶了起來。

“噗!哈哈哈......”

當楚天行抬起頭的一瞬間,林昊看見他的樣子,忍不住噗呲一聲大笑起來。

楚天行看著捧腹大笑的林昊,有些不明所以,忍不住撓了撓頭,當它的手摸到自己腦袋的時候,臉色陡變,急忙跑到水邊,藉著河水照想要看看自己的樣子。

“啊!!!”

聽到身後楚天行悲慟的哀嚎,原本因之前看到的不雅畫麵而不好意思的星語也忍不住轉過身來,想要看看身後到底發生了什麼。

“額!哈哈哈......”

當看到楚天行頂著一顆光不溜秋的頭,滿臉冇有一根毛髮,連眉毛也全被燒淨的時候,饒是一向注意形象的星語也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指著楚天行的頭說:“天行,你怎麼變成一顆鹵蛋了?哈哈哈......”

聽到星語的取笑,楚天行原本因得到離原劍而修為突破劍爵的快感瞬間消失不見。他看著水中自己光禿禿的頭頂和眉宇,一時間羞憤難當,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

不說楚天行,連林昊也冇想到會出現這種局麵。不過好在他得到了離原劍的認可,修為突破劍爵,從此水火齊聚,清泉離原雙劍在手,戰力上升了一個檔次!

深吸了一口氣,林昊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正要寬慰楚天行幾句,卻猛然回過頭,看著遠處的叢林,皺著眉頭說道:“小老虎發怒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