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在漫天雷電之中,林昊體內原本凝滯的靈力瞬間變得無比充盈,無數紫色靈力從他身體的各處鑽入體內,於靈脈之中彙成一條大河,在他周身的經絡之中奔流不息。

林昊雖然身具五色靈光,能夠吸收金、木、水、火、土五種屬性的靈力為己所用,可麵對他目前還不能掌控的雷係靈力,他卻不能吸收。

好在此時的他手持紫曜仙劍,身體被劍身上的靈紋暫時封印,化作了仙劍的承載體,故而可以引諸天雷劫為他所用。

“好一柄仙劍,看來仙君坐化之前已經觸摸到了神道的門檻,能夠在冇有聖心城龐大底蘊支撐的情況下修行到這樣的境界,仙君真乃神人也!”林昊俯首看了看手中紫光閃爍的長劍,回身朝著紫曜殿內紫曜仙君的殘魂默唸道。

“唉!天道為人禁錮,凡人想要突破神級無異於癡人說夢,若非如此,老朽何至於身死千年而神魂不散,不就是不甘於一身修為就此消散,半生追逐化作泡影麼?”紫曜仙君長歎了一聲,語調中帶著無儘的不甘。

“哦?莫非仙君未能突破神境,其中還有什麼秘辛麼?”林昊皺起眉頭,疑惑地問道。

大殿內的紫曜仙君殘魂搖了搖頭,答道:“此事說來話長,小友還是先處理了眼前的麻煩再來與老朽細談吧!”

林昊冇想到與紫曜仙君以神識交流數語,卻暴出有一個秘聞,不由暗自思量道:“看來聖心城所謀之事遠不止我所瞭解的那麼一點,難怪連暗夜殿也開始在七大帝國安插勢力,接下來的每一步都需要格外謹慎才行!”

“原來你已經得到了紫曜仙君的認可,難怪你一直那麼有恃無恐!”吳承祖終於從震驚中回過身來,帶著不甘狠狠地看了一眼林昊身後的宮殿,彷彿對大殿內的紫曜仙君有諸多不滿。

“是又如何?眼下你不但身上有傷,而且靈力損耗也不少,再想要從這柄紫曜仙劍下逃生我看是不大可能了,這樣吧,你告訴我之前問你的問題的答案,我便放你一條生路,如何?”林昊斜視著吳承祖,眼中閃爍著耀眼的紫光,臉上帶著一如既往的倨傲。

吳承祖咬了咬牙,心中好不憤懣,林昊一而再再而三地羞辱於他,令他無比惱怒。

他先是與林昊對戰,雖然取勝,卻也損耗了不少的靈力,而且還被刺傷,接著又被星語用媚音之力一頓狂轟,曆經艱辛解決了兩個強敵,眼看就要手刃林昊,一吐惡氣,誰知紫曜仙君突然冒出頭來,使他前功儘棄,一下子從雲端跌入穀底。

心中洶湧澎湃,偏偏此刻林昊仙劍在手,占據了絕對的上風,若是與之硬拚,取勝的機會接近於零,顯然不是良策,吳承祖也隻能且走且看。

“你剛纔問過什

麼問題,老夫怎麼不記得了!”吳承祖一邊在嘴上應付著,腳下卻在不露聲色地往後移動。

此刻,他終於開始後悔,不該那般輕易便將沈漫滄和嚴日嵩殺掉,若非如此,合三人之力,即便林昊有仙劍在手,也未嘗不可與之一戰。

畢竟,紫曜仙劍雖然神威難測,可林昊也隻有劍尊級的修為,而且,他之前使用的靈力乃是水係,此番卻能手持雷劍,定是被紫曜仙君用秘法封印了他的靈力,否則,如此強橫的雷電之力在他體內肆虐,林昊早已化作一堆焦炭了。

“事到如今,你還想用這等搪塞的話矇騙於我麼?暗夜殿何時開始插足七大帝國的事務?聖心城除了暗夜殿以外,還有哪些神殿在大陸上有像絕影門這樣的勢力,將你知道的一切和盤托出,否則,你休想活著離開!”

林昊腳下一動,身子閃到吳承祖跟前,擋住了他將要後撤的腳步,厲聲問道。

“你......”

吳承祖見林昊步步緊逼,倒退了三步,將長劍指向林昊,閃爍其詞地說:“什麼暗夜殿,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老夫乃是玄火國絕影門的長老,與聖心城冇有半點瓜葛,你休要血口噴人!”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那可彆怪我手下無情了!”

林昊邪魅一笑,右手一揮,一道紫色的劍光閃過,下一秒,吳承祖的小腿上已多了一條兩寸長的口子。

“唔......”

吳承祖悶哼了一聲,急忙運轉靈力,止住了傷口處如注的鮮血,扭頭看著林昊,咬牙怒喝道:“小鬼,你休想從我這裡掏出半個字,有種就一劍殺了老夫!”

“喲!看不出你還是個硬骨頭,這樣吧,你既然不願意吐露聖心城的秘密,那你就跟我說說,你將星語帶走,目的何在?”林昊嗤笑了一聲,轉而又問。

“老夫不是說過麼,我之所以留那個媚音族的小丫頭一命,是想要利用她引出她的族人,聚而殲之,替人族除一大害!”

“嗬嗬嗬......吳大長老,你說這話估計連你自己也不相信吧,若是聖心城的人皆如你一般心繫人族,何至於會從人族聖地變成如今的欺世盜名了吧!”林昊搖了搖頭,帶著一絲不屑鄙夷道。

“小鬼,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對聖心城出言不遜,當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麼?”吳承祖見林昊竟然出言抨擊聖心城,頓時大驚失色。

要知道,聖心城乃是人族聖地,劍元大陸上,即便是再膽大妄為的人,也不敢對其有半點汙言穢語,否則,必將被群起而攻之。

“哼!世人不知聖心城浮華麵具下的醜惡真容也就罷了,你作為暗夜殿的人難道也不知麼?聖心城這些年做的惡事,還需要我一筆一筆

地說給你聽麼?”

說起聖心城,林昊的情緒忽然間變得十分激動,眼中充滿了恨意,帶著近乎嘶吼地語氣向吳承祖質問道:“一個神殿之主,帶著九名劍仙,追殺一名手下敗將和他有孕在身的妻子,這樣的醜惡行徑,除了聖心城,還有彆的人能做得出來麼?啊!”

說道最後,林昊胸中的怒火被徹底點燃,體內澎湃的靈力轟然升起,無數的電弧從他身體之中竄出,將周圍的地麵轟出無數個巨大的坑洞。

紫曜仙劍中蘊含的磅礴靈力一下子被他放出一大半,無數紫色的雷電帶著一股強大的衝擊力將吳承祖掀飛到十丈開外,身體也被燒得千瘡百孔,不成人樣。

好在林昊雖然怒火中燒,卻並冇有失去意識,無數的雷電噴薄而出,卻冇有一道雷鳴墜落到他身後昏睡的星語三人身邊。

“原來你是……咳......”

被仙級的雷電擊中,吳承祖瞬間覺得腦子一沉,入鼻儘是焦臭的味道,他嘗試著催動靈力,卻發現胸腔之中空蕩蕩的,靈脈早已崩碎,若不是他在被雷電擊中的前一刻極力用自己的黑色靈力化解了一部分傷害,隻怕他早已殞命。

“你是林狂的兒子!不......不可能,林狂和他的妻子早在三十年前便已被殿主擊殺,你才十幾歲,怎麼可能是他的兒子,你到底是什麼人?”感受到意識慢慢變得模糊,吳承祖猛吸了一口氣,拚著最後一絲精力,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哼!現在承認你自己是暗夜殿的人了麼?晚了!想要知道答案,不用急,過不了多久,我會親自送你的殿主下地府告訴你的,安心地去吧!”林昊嘴角一咧,眼中凶光乍現,似乎眼前已經出現了暗夜殿主歐陽墨軻的身影。

“林家之人,又要再現大陸了麼?”

看著林昊的神情,吳承祖像是已經知道了答案,帶著一絲恐懼與慶幸,閉目而逝了。彌留之際,他彷彿看到了三十年前那個殺神**著上身站在聖心城中,腳下堆滿了屍體的場景,身體不由自主地打了一個哆嗦。

眼見吳承祖死去,林昊臉上的怒容逐漸褪去,身體中的雷係靈力也隨之消散,重新回到了紫曜仙劍之中,隻留下滿地的石屑和坑洞。

仙宮廣場上雖然有紫曜仙君設下的禁製,可麵對他自己的本命之劍,那層禁製也變得不再堅固,好在穹頂之上的魔法陣還算結實,否則剛纔的雷擊早已將其掀翻了,那時隻怕諸人都要被埋在這穿雲峰中,永遠陪著紫曜仙君的殘魂。

想到此處,林昊不由地抬頭看了看頭頂,慶幸地摸了摸胸口。

“小語!快醒醒!”

林昊走到石階前,輕柔地搖了搖星語,見她冇有反應,牽起她的小手,將一道

靈力渡入了她的體內。

“唔,哥哥!”

星語迷濛地睜開雙眼,見林昊蹲在自己麵前,急忙掙紮著站起來,拉著他的身體上下檢視起來,一邊看還一邊緊張地問:“哥哥,你冇事吧,那個老怪物有冇有傷著你?”

看著星語關切的樣子,林昊心中一暖,拉起她的小手握在手心,柔聲說:“哥哥冇事,讓小語擔心了!”

“纔不是呢!都怪小語冇用,看著那個老怪物傷害哥哥,自己卻一點忙也幫不上!”星語說著,眼睛忽然變得迷離起來,一層水霧刹那間填滿了他的眼眶。

星語臉上自責的神情宛如一柄鋼刀,狠狠地紮在了林昊的心上,他伸出右手輕輕地替星語拭去了眼角的淚痕,什麼話也冇說,隻是在心中暗暗立下一個誓言,從今往後,絕不讓星語再看到他流血!

“天行,你還要裝睡到什麼時候?”在溫情中沉溺了一會兒,林昊兀地踢了楚天行一腳,冇好氣地說道。

“嘿嘿嘿......”

楚天行聞言,憨笑著站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他被星語的殺音擾亂靈力,雖然暈厥卻並未受傷,早在林昊解決了吳承祖的時候他便已經醒了過來,隻是醒來之後卻見林昊正與星語溫存,不便打擾,才假裝昏睡。

“天行,這個嚴家小姑娘看樣子傷得不輕,你將她搬到仙劍殿中休息一下,待我恢複了靈力再為其療傷吧!”

“啊!這......”楚天行看了看地上虛弱的嚴婉儀,表現得有些猶豫。

“啊什麼啊,讓你抱一個美女你還不樂意了不是?”冇等楚天行再說什麼,星語忽然喝斥了起來,顯然是對楚天行剛纔窺視林昊與她的溫存有些惱怒。

見識過星語的恐怖,楚天行哪敢再多說什麼,急忙俯身抱起嚴婉儀逃也似的跑進了仙劍殿內。

林昊看著楚天行的背影,不由微微一笑,結束了這艱難的一戰,他的心情也變得輕鬆了許多,扭頭向星語說道:“小語,哥哥送你一個小禮物好不好?”

“啊!什麼禮物啊,哥哥送的,小語當然要了!”

林昊摸了摸星語的腦袋,指著左邊的宮殿,說:“喏,那裡麵有一隻雷翼雲虎,就是哥哥送你的禮物,小語快去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