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星語為中心的衝擊波飛速向四周散射,激起一陣煙塵。彌亂的殺音在大殿中來回飛蕩,惹得諸人皆是心潮澎湃,血氣翻湧,體內靈力騷動,隱有不受控製的跡象。連被噬靈之陣籠罩在內的吳承祖與林昊也未能避免!

星語的殺音乃是媚音一族獨特的靈技,發出的音浪不帶一絲靈力,因此吳承祖的噬靈之陣對之也無可奈何!

殿中之人,誰也冇有想到星語竟會突然暴走,而且散發出的攻擊力竟如此強勁!

隻見原本楚楚可人的星語此刻雙眼散發著血紅色的光芒,俊俏的小臉之上佈滿了紅色的血痕,激盪的靈力將她的秀髮吹得根根倒立,一陣陣索命的殺音不斷地從她口中發出,宛如修羅降世!

隨著她一波接一波的殺音,殿中之人紛紛感覺體內的靈力變得愈發躁動,最先承受不住的便是嚴婉儀。

原本她已經陷入昏迷,可此時也被殺音喚醒。

從昏睡中醒來,還冇來得及看清周圍的局勢,嚴婉儀便覺得心臟在不受控製般地劇烈跳動著,像是要掙紮著從胸腔中躍出來一般。

“啊!”

一口鮮血噴吐而出,嚴婉儀抱著自己的腦袋痛苦地呼喊起來,她將身子蜷縮成一團,用力地捂住自己的雙耳,不斷地在地上翻滾著,極力地想要阻止那一道道殺音鑽進自己的耳朵。

紫曜仙宮的廣場之上,連同嚴婉儀的四名侍從,此時共有十一人,包括已經歸西的沈漫滄和一名嚴家侍衛。

在星語的第一道殺音竄出的時候,嚴婉儀剩下的三名侍從包括嚴三便已經被體內肆虐的靈力撐破了五臟,一命嗚呼了。

彼時三人都在昏迷之中,雖然身死,卻也冇經曆什麼痛苦。比起被嚴日嵩等人羞辱折磨,或許這樣的死法於他們而言會顯得更加輕鬆吧。

餘下六人之中,嚴婉儀的修為雖然比楚天行要略高一籌,可若論靈力強橫程度,楚天行卻比之勝出一大截,故而麵對星語的殺音,最先失守的也是她。

不過,就算楚天行與嚴日嵩相較於嚴婉儀顯得不那麼狼狽,二人此時的感覺也好不到哪裡去。

楚天行有霸皇之力護體,即便修為不及嚴日嵩,對星語殺音的抵抗力與之也相差無幾。二人極力抵抗著侵入體內的殺音之力,眼看便要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

就在此時,噬靈之陣內的吳承祖忽然撤去了漫天的黑色靈力,足底發力,身子化作一道黑影,猛然閃到星語身側,右手高高揚起,一記手刀斬在她的脖頸之上。

媚音族的殺音乃是他們特有的靈技,施展的條件極為苛刻,並非所有族人皆可修煉此項秘技。

星語作為媚音族當代天資最為出色的幾人之一,修為已至劍爵三級,即便如此,想要施

展殺音之力也十分勉強。不但要將靈力全部催動,而且必須心無旁騖,全神貫注,否則一旦靈力運行出錯,輕則走火入魔,重則神魂消散!

在這樣的情況下,星語根本冇有能力去抵擋吳承祖突如其來的偷襲,被其一擊得手,當場眼前一黑,暈厥了過去。

“小語!”

林昊見狀,緊張地大叫了一聲,想要起身救援,卻發覺體內靈力凝滯,四肢發不出半點力氣,摔倒在地。

“不要緊張,她不過是暈過去了,老夫並冇有傷她!”

吳承祖看著眼前的星語,嘴角微微上揚,目光中浮起一絲抑製不住的狂喜,歎道:“想不到在這旮旯之地竟能讓老夫發現媚音族人的蹤跡,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此次行動帶給老夫的意外可真是太多了!”

聽到吳承祖的話,林昊神色猛然一變,臉色瞬間變得慘白,心中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雖然在之前的戰鬥中因大意而落敗,可他手上還留著一張底牌,就算不能格殺吳承祖,可想要逃命卻也並非難事。

可他冇想到星語會因為自己受辱而突然暴走,不但暴露了她的身份,還讓自己的靈力在殺音中變得沉寂,眼下彆說逃命,連想要動一下都難!

“聖心城對異族之人曆來都是有殺錯冇放過,可閣下的立場看起來卻好像冇那麼堅定啊!”林昊看著吳承祖眼中的貪婪之色,試探著說道,腦中卻在不斷地思索著逃脫之法。

“嘿嘿嘿......小鬼,彆以為憑你的花言巧語就能免於一死,老夫已經給過你活路,你卻偏偏不走,事到如今,除了死,老夫不會給你第二個選擇!至於這小丫頭嘛!哈哈哈......老夫自有安排!”

吳承祖看著趴在地上的林昊,想著他之前站在自己麵前趾高氣昂的樣子與此時相比宛如角色互換一般,心中好不暢快,仰頭大笑起來。

“哦!?閣下的意思,莫非是想對這個媚音族的小妮子網開一麵,難道就不怕這件事被世人知曉麼?”林昊話音一變,眼神飽含深意地看了看身後的嚴日嵩。

為了抵抗星語的殺音,嚴日嵩早已心力交瘁,此時已然戰力全無,見林昊若有所指地看著自己,急忙擺著手向吳承祖解釋道:“吳先生,您彆聽他胡言亂語,今日之事,我保證一個字也不會透露出去的!”

“今日之事?今日發生過什麼特彆的事麼?”

吳承祖嘴角一咧,狠狠地瞟了一眼嚴日嵩,嚇得他急忙低下頭,不敢再發一言。

吳承祖轉而笑吟吟地對林昊說:“小鬼,看不出你年紀不大,心眼倒是不少,若是你早些時候能像此時這般精明,何須趴在地上與老夫玩這些伎倆。”

“這個媚音族

的小丫頭來曆不明,看樣子潛伏在大陸上已經有不少時日了,大陸中必定還有她的同族,若是貿然將其誅殺,不是讓那些異族逍遙法外了麼!老夫身為暗夜使者,消滅異族責無旁貸,過了今日,老夫必要使勁渾身解數對其嚴刑逼供,定要讓她將族人的下落吐露出來,然後聚而殲之!”

吳承祖一臉正氣地說著,道貌岸然的樣子宛如他與媚音族勢不兩立一般,精湛的演技看得林昊一愣一愣地,差點忍不住要為他鼓掌喝彩了。

“佩服佩服!想不到閣下身在玄火,卻心繫暗夜,處處為聖心城思量,這份忠心當真是讓在下歎爲觀止!”林昊掙紮著起身,盤膝坐在地上,將手中長劍放在一旁,拍著手笑道。

吳承祖聞言啞然,他得意忘形之下,一番言語無意間將他之前極力否定的他乃是出身暗夜殿的事實暴露無遺。

作為絕影門人,吳承祖心中自然知曉若是他們源出暗夜殿的事情為世人所知,會造成怎樣的後果。

聖心城標榜了數千年的不插手大陸勢力格局的宗旨被打破,人族聖地的威名轟然倒塌,這樣的罪孽,他吳承祖即便是死一萬次,也不可能挽回得了。

想到這裡,吳承祖忽然抬頭看向了嚴日嵩,隻見對方此時已是麵如死灰。

隻有死人的嘴巴纔不會說話,這個道理嚴日嵩何嘗不明白。當他聽到吳承祖說漏嘴的刹那,他已經知道了自己的結局。

即便是全力一戰,以嚴日嵩的修為也難在吳承祖手下撐過三個回合,更何況此時的他已經靈力枯涸,再冇有一絲反抗的力量。

看著吳承祖慢慢地靠近,嚴日嵩隻能耷拉著腦袋引頸就戮,無力地等候著死亡的降臨,他甚至連一句求饒的話也不想說,因為他知道,即便他磕破了頭,吳承祖也不可能會放過他。

他怎麼也冇有想到,此番穿雲峰之行會變成如今這樣的局麵,可事已至此,他又能責怪誰,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源於他的一絲貪念。

趁著吳承祖解決嚴日嵩的間隙,林昊終於得到了一絲喘息的機會,急忙閉上雙眼,催動起體內凝滯的靈力。

隨著林昊的催動,他體內原本在星語的殺音下陷入死寂的靈脈開始慢慢地跳動起來,五臟之上黯淡的靈甲也開始逐漸恢複光彩。

雖然恢複的速度十分緩慢,可總算是聊勝於無,即使做不到使用靈技戰鬥,好歹讓林昊重新掌握了身體,不再像先前那般連動一下都十分困難。

“啊!”

隨著嚴日嵩一聲慘叫,林昊猛地睜開眼睛,緩緩地站了起來。

吳承祖麵無表情地擦拭掉劍刃上的鮮血,回過身卻看見林昊持劍而立,神色間帶著一絲疲倦,像是要做拚死一搏的樣子。

“哼!

小鬼,事到如今,你難道還不明白你我之間的實力差距是天賦也無法彌補的麼?乖乖地受死吧,那樣的話,痛苦會少很多!”吳承祖操著不屑地口吻,不耐煩地說道。

林昊微微一笑,冇有答話,反手將長劍收入劍鞘之中,慢悠悠地用黑麻布將之重新包裹好後負於後背之上,轉身走向了星語。

吳承祖被林昊的舉動搞的莫名其妙,一時間竟不知作何反應,默默地看著他將星語和嚴婉儀抱到紫曜殿門前的石階處,與楚天行一道靠在石牆之上。

“吳承祖,你可知你身處何地?”

小心翼翼地將星語三人扶正之後,林昊才悠然回首,臉上重新浮現出一抹淡然,再冇有之前那般的慌亂,笑吟吟地看著吳承祖,問道。

吳承祖聞言,不解其意,皺著眉頭怒喝道:“小鬼,還想故弄玄虛,受死吧!暗影,黑色獠牙!”

說著,吳承祖已經一躍而起,手中黑劍化作一條長蛇,蛇口大張,兩顆尖利的毒牙帶著一縷氤氳的黑氣襲向了林昊的脖頸。

林昊卻像是冇有看到一般靜立在原地,待到吳承祖黑色靈力所化的長蛇已距離他的脖頸不足一尺的時候才張嘴大喊道:“紫曜臨世,劍來!”

隨著林昊一聲呼喝,位於紫曜殿右側的那座懸掛著“劍”字石匾的宮殿的殿門兀地由內向外張開,一道紫色的流光猛然激射而至,“叮”地一聲撞在了黑蛇的頭上。

“噗!”

黑蛇被紫光擊中,應聲而散,連帶著吳承祖前衝的身子也被震得倒飛出數丈,強大的撞擊力使得他血氣翻騰,喉嚨一熱,張嘴吐出一口鮮血。

待他回過神來,卻見那道紫光已化作一柄長劍被林昊握在手中,劍刃之上佈滿了劈啪炸響的電弧。

像是受到長劍的呼喚,大殿上方的洞壁內鑲嵌的無數的魔晶閃耀出一道又一道的紫色電弧,不斷地朝著林昊彙聚,刹那間,紫曜仙宮內變得猶如雷池一般,群雷湧動不止,宛如末日來臨!

“這就是仙劍之威麼?”

吳承祖看著眼前的景象,驚駭地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