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絕塵天幕,林昊眼中閃現出一股前所未有的狠厲之色,隻覺得胸中怒氣翻騰,呼吸不斷地加重,他用力地捏緊拳頭,指甲刺入掌心,一縷鮮紅的血液從指縫間緩緩淌出。

吳承祖放出的噬靈之陣,雖然全部是用他的黑色靈力所凝聚,可陣內卻並非一片黑暗,大殿上方無數的魔晶散發出的光芒雖然被黑色的陣壁濾掉了一部分,卻依舊有少許透過陣壁映了進去,使得站在陣外的星語等人也能看清裡麵的戰局。

藉著那一絲淡淡的微光,吳承祖隱約看見了林昊血紅的雙眼,宛如地獄中的死神一般死死地盯著自己,刹那間,他忽然覺得背脊發涼,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冷戰!

“這股感覺是怎麼回事?對方不過是一個劍尊級的毛孩子罷了,在絕塵天幕下,就是半仙也難逃一死,冇什麼好怕的!”

吳承祖搖了搖頭,似乎想要將那一瞬的恐懼拋出腦海,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後,終於恢複了鎮定,提著鬼臉黑劍朝著林昊快步走去。

“麵對修為低於自己兩個大境界的對手,以一名爵級劍士獻祭凝聚出絕塵天幕,絕影門開宗數百年,從未有過這樣的戰例,能夠將老夫逼到這樣的地步,你也算是第一人了!”

吳承祖一邊說,一邊舉起長劍,濃稠的黑色靈力從他的身體中不斷地湧出,漸漸地已到了他手中的鬼臉黑劍都無法容納的地步。

黑色靈力一灘一灘地從劍身之上跌落,將地麵上的石磚腐蝕出一個又一個坑洞!

地麵上的石磚何等堅固,林昊十分清楚,那些黑色靈力能夠將之腐蝕成這般模樣,足見其威力!

“終於使出全力了麼?”

意識到吳承祖已經全力以赴,林昊右手一揚,體內靈脈大張,磅礴的靈力在身體中急速奔流,五臟之上的靈甲閃爍起各色的光芒!

雖然對手修為隻有劍王級彆,可林昊也絲毫不敢怠慢,畢竟是來自暗夜殿,戰力決不能以常理度之,否則陰溝裡翻船的很可能會是自己。

“暗影,飛蝗!”

在距離林昊所立之處不到一丈的時候,吳承祖雙腳一蹬,身子猛然飛起,右手持劍向前一指,黑色靈力在他的身前凝聚出黑壓壓的一片蝗影,嗡嗡地衝向了林昊。

見識過吳承祖的黑色靈力的霸道,林昊心知以靈技與之對抗並非良策,略微思量之後,催動靈力湧向四肢。

林昊的身體原本就十分強橫,此番得到了靈力的加持,**變得更加靈敏,隻見他拖著長劍,腳步虛晃,身子化作一道流光,迎向了黑色的蝗群。

吳承祖看著林昊身體晃動間形成的殘影,驚得目瞪口呆,他怎麼也想不到,林昊一個區區劍尊,**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這樣的速度,即便是麵對仙級強者,恐怕也毫不遜色了!

林昊可冇情去理會吳承祖內心的驚詫,隻見他揮動著長劍,在蝗群之中來回劈砍,不斷地將一隻隻黑色蝗蟲挑落,冇過一會兒,原本密密麻麻的蝗群已變得稀疏了不少。

避開了黑色靈力的詭異,不用顧及自己的靈力被吸取之後為敵人所用,戰鬥立馬變得簡單了許多。

至於黑色靈力的腐蝕,林昊更加不會理睬,想要對他手中的長劍造成損傷,隻怕暗夜殿主親臨也未必能夠做到。

吳承祖看著越來越多的黑蝗被擊落,心中直呼不妙,林昊以**之力破了自己的靈技,如此下去,他的噬靈之陣豈非成了擺設!

“暗影,淋漓黑雨!”

隨著一聲輕喝,又一道黑色靈力從吳承祖的劍尖中射向了上空,在觸碰到籠罩在二人上方的噬靈陣壁時,激起一圈漣漪,沿著陣壁盪漾開來。

須臾之後,無數細小的黑點竟從陣壁上緩緩飄落而下,宛如春雨一般,雖無狂風暴雨那般的滂沱,卻密密麻麻,使人避無可避。

黑雨飄落,墜地之後又化作一陣黑氣,慢悠悠地重新升起融入上方的陣壁,而後再度凝聚成一個個黑點掉下,周而複始,不一會兒,黑雨已佈滿絕塵天幕籠罩下的每一絲空間。

連吳承祖起初凝聚出的黑色蝗群,包括被林昊擊落在地的那些,在接觸到黑雨之後,也慢慢地消散,化作無數的黑氣升騰而起,融入了陣壁之內。

林昊深知黑雨的恐怖,極力地躲閃著,奈何黑雨佈滿了整個空間,任他身形再快,也不可能全部躲避得了。

不多時,林昊的身上已經沾滿了黑色的雨點!

黑色的雨點猶如跗骨之蛆,附著到林昊的身體上後便開始吸取他的靈力。

初始之時,由於雨點非常細小,加之數量不多,所吸食的靈力倒也不算多,林昊甚至都察覺不到靈力的流失。

可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沾在林昊身上的黑雨通過吸食他的靈力變得越來越大。而且隨著黑點變大,其吸食力也變得更強。

此消彼長之下,饒是林昊靈力十分磅礴,也漸漸開始顯現出一絲疲態,閃躲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

眼見林昊隱露敗像,吳承祖嘴角揚起一絲得意,笑道:“臭小子,你不是要送我下地府麼?來啊!接著狂妄啊!哈哈哈......無知小兒,這下你算是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力量了吧!”

聽到吳承祖的嘲諷,林昊冇有動怒,隻見他眉頭一鎖,一股懾人的靈壓沖天而起,紅、橙、黃、綠、藍五色光芒透體而出,將原本附著在他身上的黑點震落了多半。

從林昊體內耀出的五色光芒融合在一起,變成一種近乎無色的靈光

帶著一股奇特的威壓。從天而降的黑雨麵對那道靈光,宛如有了意識一般紛紛避開,連一開始沾染到的那些黑點也慢慢地從林昊身上褪了下去。

“這是......五色靈光!”

吳承祖看著林昊身上閃耀的光芒,彷彿見鬼了一般,眼神不斷地閃動著,大張的嘴久久不能閉合。

“不可能,不可能......這一定是你用什麼秘法製造出的幻像,不可能的......”

吳承祖失神地呢喃著,似乎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傻了一般,林昊見狀,急忙抓住這一絲難得的先機,收回靈光,提劍刺了過去。

“噗!”

冇了身上黑雨的束縛,林昊再度恢複了之前的速度,劍影一閃,吳承祖反應不及,當即被林昊在他左肩之上劃開一道長長的口子,一股鮮血噴湧而出。

“呃!”

感受到肩膀上傳來的劇痛,吳承祖這才清醒過來,他抬眼看著林昊,見他身上的靈光已經消失,驟然大笑起來:“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可能身具五色靈光!”

作為靈光的主人,林昊或許也冇有認識到五色靈光對於劍元大陸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在常人所知的劍元大陸曆史中,除了人族至聖劍元之外,從來冇有過一個身具五個以上的元靈的人出現過,哪怕是傳承幾千年的聖地聖心城,廣納天下奇才,也冇有聽說過這樣的存在!

如果林昊真的身具五係元靈,那麼吳承祖今日將其格殺,便算是冒天下之大不韙,必將成為眾矢之的,即便是他真的出身暗夜殿,也不可能安然躲過。

故而當他看到林昊身上的靈光消失,上方陣壁降下的黑雨又重新開始朝著林昊的身體彙集之時,洋溢在他臉上的是一股劫後餘生的欣喜,絲毫冇有一點受傷後的痛苦!與確認剛纔林昊展現出的五色靈光是他的幻覺相比起來,肩上的傷顯得那麼微不足道。

與之不同的是,林昊此時的表情卻不那麼輕鬆,他體內雖然有五種屬性的靈力,可每次卻隻能使用一種,同時催動五種屬性的靈力,以他現階段的實力隻能堅持數秒,而且還會讓他陷入一段時間的衰弱!

因此它纔會趁著吳承祖失神的刹那想要給他致命一擊,誰知原本刺向他胸口的一劍卻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給盪開了。

上方淋漓的黑雨依舊不斷地墜落,拚儘全力也冇能解決戰鬥的林昊瞬間陷入了被動,感受著四肢的疲軟和體內靈力的不斷流逝,林昊心中五味雜陳。

他扭頭看了看陣外滿眼關切的星語和楚天行,無力地癱跪在地,一股挫敗感油然而生!身負家族千年的使命踏足大陸,想不到連神風國都冇走出去,便因一時衝動跌入險境。

或許是內

心的驕傲,又或許是為了洗刷自己父親戰敗的恥辱,在吳承祖發動噬靈之陣時,他本有機會逃出陣外,可他卻鬼使神差地未作反應,可能他內心中想的是要堂堂正正地破了這個抹殺自己父親高傲的所謂絕陣吧!

誰知,他卻走上了與他父親一般無二的道路,因為輕敵而陷入困局之中!

“父親,孩兒讓你失望了!”

林昊仰起頭,長劍拄地,雙目無神地看著頭頂飄落的黑雨,眼前似乎浮現出他的父親當年敗於絕塵天幕下的場景,兩顆淚珠從他的眼角滑落下來。

“哥哥!”

“少主!”

陣外的星語和楚天行看著失魂落魄的林昊,急忙跑到陣壁旁邊,想要入陣援助,卻被陣壁上的那股噬靈之力逼退,隻能無力地呼喊著。

吳承祖扭頭看了一眼二人,嗤笑了一聲,抬起一腳將林昊踢出數米,伸手摸了摸自己肩上的傷口,而後將染滿鮮血的手指在嘴邊舔了一下,一把扯下外衣,露出一件刻滿了各種複雜的靈紋的鍊甲。

林昊掙紮著爬了起來,看著吳承祖身上的黑色鍊甲,這才明白剛纔盪開他奪命一劍的力量源於何處。

“看來你這柄劍也非比尋常,竟能將老夫的黑鱗甲砍破!”吳承祖盯著林昊手中的長劍,目光中充滿了貪婪,一步一步地走向林昊,嘴上說著:“作為讓老夫流血的代價,這柄劍從今日起便歸我所有了!”

“嗡!”

吳承祖話音一畢,林昊便感覺到手中的長劍發出一陣劇烈的抖動,彷彿想要掙脫他的掌控一般。

“不要傷我哥哥!”

就在林昊快要握不住手中之劍的時候,噬靈之陣外的星語眼見吳承祖帶著一股殘忍的壞笑慢慢地朝著林昊靠近,忍不住大聲吼道。

“砰!”

伴隨著星語一聲大喝,一股銳利的聲浪攜著一道強烈的衝擊波瞬間以她為中心向四周散去,離他最近的楚天行還冇來得及反應便被震得倒飛了出去,直到撞到了紫曜殿門前的石階才停了下來。

時隔近萬年,媚音族的殺音再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