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林昊的邀約,星語好不高興,跑到前台與掌櫃簡單交代了幾句後便跟著林昊離開瞭望星樓。

梁龍一番狂轟濫炸,將望星樓的後院破壞了十之**,想要恢複,估計得花費不少的人力物力,好在其作為星河商會的家業,防護措施相當嚴密,周圍都布有禁製,加之梁龍並未能夠釋放出紫曜仙劍內的全部靈力,故而使得除了後院之外並冇有其他地方受損。

再者而言,有星語這位新任主事在,店中之人也不可能再說什麼賠償的話,隻能自認倒黴。非但如此,還攤上了收拾梁家幾人屍首的事,真是有苦說不出!

林昊三人心繫紫曜仙宮,一點冇在意後麵的爛攤子,回到城主府後,從馬廄中牽出三匹風靈駒便揚長而去。

地圖中所標示的紫曜仙宮,位於神風帝國北部,距離武陽城有差不多一個月的路程,三人按圖索驥,一路向東,朝著目的地而去。

對於紫曜仙宮,熱情最高的便是楚天行,因此一路之上他不斷地催促著林昊與星語,恨不得一步便跨到仙宮門前。

奈何星語心中想的隻是能夠陪在林昊身側,對紫曜仙宮的興致卻不怎麼高。每到一個城鎮,便要拉著林昊四處閒逛,看得楚天行好不氣惱。偏偏他又在星語手下吃過苦頭,隻能按捺住心中的急切,隨著二人走走停停地往前趕。

神風帝國北部與玄火國相鄰,三人根據地圖的指引一路前行,漸漸地已距離國界越來越近,途中甚至能看到不少的玄火國的商旅。而紫曜仙宮的所在,正是兩國交界處的穿雲峰。

穿雲峰高聳入雲,綿延數千裡,猶如一道天然的屏障橫貫在大地之上,將神風玄火分隔兩端,維持著兩國之間的和平,任何一國若是想要舉兵侵犯對方,穿雲峰都是他們不可逾越的天塹。

穿雲峰的南麵,有一條映山河,河水十分湍急,河岸這邊,一個小鎮臨河而建,喚作清河鎮。與之相對的,正是穿雲峰為數不多的幾個隘口之一,一座鐵索橋橫在河麵上,連接著兩岸,兩國的客商便是通過這個通道互通有無。

清河鎮上住著幾百戶人家,大多都是靠打漁為生,也有不少冒險者和商旅的身影。

經過三十多天的跋涉,這一日,林昊三人終於來到了清河鎮。

穿雲峰雖然不如落日森林那般資源豐富,可其中也不乏各類魔獸,加之有清河鎮這樣一個便利的交易市場,使得來往其間的冒險者也不在少數,因而林昊三人的到來並冇有引起鎮上居民太多的注意。

三人到達鎮上之時,已是日近黃昏,路上行人稀稀,街邊的住戶不少都已點起油燈。

楚天行在鎮上逛了一圈,找到一個看起來還算清靜的小店,打算先填飽肚子再計

劃下一步的行動。

“三位大人,裡邊請!你們是要打尖還是住店?”跑堂的小廝從三人手中接過韁繩,笑嘻嘻地問道。

“給我們準備三間上房,再來一桌小菜!”楚天行從兜裡掏出一枚金幣丟給了小二,走進了小店之中。

店小二見楚天行出手闊綽,頓時喜上眉梢,將馬拴在了門柱上後,興高采烈地跑到廚房去了。

“少主,眼下天色已晚,深夜入山恐怕多有不便,依屬下之見,還是明日再去尋找仙宮,如何?”楚天行替林昊二人擦了擦凳子,問道。

林昊點了點頭,說:“如此甚好,畢竟是仙級強者的安息之地,裡麵肯定機關重重,我們還得做好準備才能進去!”

“奇怪呀,那個梁龍不過劍尊級彆的修為,他是怎麼突破了紫曜仙宮的禁製,從裡麵把紫曜仙劍給帶出來的呢?”星語突然歪著小腦袋,疑惑道。

“嗬嗬嗬......大千世界,各有機緣吧,梁龍雖然修為不高,可我看他尋穴盜墓的功夫估計還可以!”林昊回想著梁龍空間戒指中放著的東西,笑道。

星語和楚天行都冇有看過梁龍空間戒指中的東西,聽到林昊的話不由一愣,正要追問,卻聽見一個粗獷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小二,還不快來牽馬!”

林昊三人聞聲,齊齊地扭頭望向門外。隻見門外站著五個頭戴鬥笠,一身白色勁裝的劍士,喊話的正是其中一個彪形大漢。

“來啦!”

店小二掀開廚房的簾布,小跑著來到大漢跟前,嘴上呼喝著“五位大爺,裡邊請!”,伸手便要去接大漢手中的韁繩。

“啪!”

不料那大漢將手一縮,摘下頭上的鬥笠,另一隻手舉起便是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小二的臉上,罵道:“什麼狗東西,見到本大爺來了都不知道出門相迎,這一巴掌算是給你個教訓,再有下次,老子非砍了你的腦袋,哼!”

店小二身形單薄,被大漢一巴掌打得歪倒在地,眼中直冒金星,看著大漢凶神惡煞的樣子,嚇得將身子蜷縮成一團,右手捂住臉頰,不住地點頭求饒。

楚天行見狀,頓時怒火中燒,當即便要起身為店小二打抱不平,卻被林昊按住了手臂,示意他不要輕舉妄動。

“嚴三!”

一聲冷喝響起,大漢的臉色立即變得謙和起來,躬身退到了一旁。

說話的那人款步上前,隨手摘下鬥笠,竟是一個少女。

少女麵容嬌麗,長髮披肩,細長的睫毛下一雙眸子如深潭之水,彷彿冇有一絲感情,臉上帶著一股與生俱來的孤傲,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樣子。

喝止了大漢,少女冇有去看地上瑟瑟發抖的店小二,緩步走入了店中,身後四人急忙尾隨其後

少女顯然冇有想到小店之中還有彆人,看到林昊三人之後,腳步不由一滯,愣了一下,又才走向了店中距離三人最遠的一張桌子。

被叫作嚴三的壯漢搶步上前,掏出一張手絹,將桌椅細細地擦拭了一遍,少女才施施然入座。

“貴客光臨,小店多有怠慢,還請恕罪,不知幾位有什麼吩咐?”

小店老闆見嚴三脾氣火爆,生怕招呼不周慘遭橫禍,急忙用眼神示意店小二回到廚房,親自上前詢問。

“你這小店如此簡陋,做出的東西是人吃的麼,快去把你的廚房騰乾淨,有一粒灰塵,叫你吃不了兜著走!”

嚴三鄙夷地環顧了一下小店中的擺設,從手上的空間戒指內掏出一個包袱,儼然是要自己動手的樣子。

“這......”

老闆看了看林昊這邊,一臉難色,支吾著說:“那三位客官先來一步,現在廚房裡正在為他們燒菜,不知能不能等那邊忙完了再收拾?”

“你說什麼?要讓本大爺等,他們夠格麼?”嚴三聞言,臉色一變,揪著老闆的衣領將其提了起來,惡狠狠地說道。

“啪!”

楚天行再也忍不住,伸手用力地在桌子上一拍,吼道:“放肆!哪來的蠻子,好不講理,欺負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算什麼本事,有種的過來跟小爺我過過招!”

嚴三聞言,鬆手將老闆放下,扭頭看向了楚天行。

他見楚天行手持長劍,身上卻感應不到靈力波動,還以為楚天行也是一個普通人,嘴角不由浮現出一抹輕蔑的笑意,挽起袖子便朝著楚天行走去,邊走邊說:“還真有不怕死的,老子今天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自尋死路!”

少女像是見慣了嚴三的舉動,對之早已習以為常,一向眼高於頂的她對林昊三人也未正眼相看,可此時眼見衝突即起,她卻鬼使神差地展開了靈覺探向林昊三人。

當靈覺觸及到林昊三人的瞬間,少女臉色陡然一變,忍不住起身叫道:“住手!”

少女突如其來的喝止將嚴三嚇了一跳,轉頭一看,見少女眉頭緊皺,臉色竟有一絲蒼白,瞬間意識到了什麼,急忙回身走到少女身旁,束手而立,不敢再發一言。

嚴三不過二級劍宗,怎麼可能感應到林昊三人身上的靈力波動。而少女作為五級劍尊,卻能清楚地知道林昊與楚天行都有著劍尊一級的修為。

雖然在星語身上冇有感應到靈力波動,少女卻不認為對方會是一個冇有修為的普通人,試問能與兩個劍尊級同行的人,怎麼可能會冇有修為呢。以她五級劍尊的靈覺都感應不到對方的靈力波動,隻能有一種解釋,那就是對方的修為在她之上!

少女自幼被冠以各種天才之名,年僅

十九便已是五級劍尊,周圍隨時伴隨著盛讚和豔羨的目光,她萬萬冇想到,今日在這個旮旯之中竟然同時出現三個天賦不亞於她,甚至是高於她的人,這種情況於她而言無異於天方異談。

少女胸口不斷地起伏著,心中的震撼久久不能平息,良久之後,纔開口說道:“讓店家先為那幾位客人準備飯菜吧,我們再等等!”

店老闆聞言,如獲大赦,千恩萬謝著跑向了廚房。

隨行的嚴三四人經此小插曲後,變得異常安靜,整齊地站在少女身邊,大氣也不敢出。

林昊饒有興致地看著對麵幾人,微微一笑,說:“這世界很大,揚名一隅者多不甚數。出門在外,萬事低調點好,如你這般橫行霸道,早晚闖出大禍!”

聽著林昊如長者一般教訓自己,少女心中好不是滋味,想要動怒卻又懼於對方的實力,雖然兩名劍尊皆隻有一級,可旁邊還有一個不知修為的星語,若真動起手來,己方可以說毫無勝算,隻能長吸一口氣,強行壓下了胸中的怒火。

“這世上那麼多人,總有些喜歡坐井觀天,以為眼中所見便是全部,可笑啊可笑!”眼見少女吃癟,楚天行不由大呼過癮,拍了拍手,火上澆油地嘲諷道。

二人你唱我和地譏諷對少女來說無異於傷口上撒鹽,令原本就已自尊心受挫的她更加無地自容,她何時受過這般委屈,頓時變得眼淚婆娑起來,指著林昊與楚天行,氣沖沖地罵道:“你們......你們無恥!”

少女言畢便帶著哭腔掩麵跑出了小店,嚴三等四名隨從急忙跟上,隨即林昊便聽到外麵響起一陣馬蹄聲,五人竟然走了!

“哥哥真壞,就知道欺負女孩子,哼!”星語看著少女的背影,撅著嘴不悅地說道。

林昊與楚天行對視一眼,無奈地聳了聳肩,正要解釋,店小二已抬著酒菜走了過來,早已饑腸轆轆的三人也顧不上吃相,捧起碗狼吞虎嚥起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