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啦,饒了我吧!”

林昊耷拉著腦袋,看著前方一手冰糖葫蘆一手糖人不斷向自己招手的星語,心中忍不住發出一聲絕望的呼喊。

二人出了城主府,在武陽城的街道中不停地穿梭,到此時已過了近兩個時辰。饒是林昊也不禁感到雙腿發軟,偏偏星語小丫頭卻依舊神采奕奕,不但臉上冇有半點疲態,反倒越逛越興奮,也不知她那嬌小的身軀之中哪裡來的這麼大的能量。

“哥哥,快來呀,你看這些泥娃娃,好好玩啊!”

玩的忘乎所以的星語猛然轉身,見林昊站在身後的人群中猶如焉了的白菜一般有氣無力,急忙跑了回來,拽著林昊走到一個賣泥娃娃的攤前。

“哥哥,你看,這些泥娃娃好可愛呀,小語想要嘛!”星語像是冇有看到林昊的疲軟,拉著他的袖子撒嬌道。

林昊長歎了一口氣,悔恨至極卻又無可奈何,從兜裡取出一枚銀幣拋給了攤主,說了聲“不用找了”之後,拿起攤上的一個胖頭泥娃娃遞給了星語。

接過泥娃娃,星語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線,開心地說:“謝謝哥哥!”

“小語,你餓了麼,哥哥帶你去吃東西好不好?”

見星語難得地冇有拿著東西繼續向前跑,林昊急中生智,指著身旁的一間名叫望星樓的酒樓,說:“哥哥跟你說,這家酒樓的東西可好吃了!”

“真的麼,比剛纔哥哥給小語買的糖葫蘆還好吃麼?”星語眼睛一亮,激動地問道。

見星語動心,林昊急忙挺起胸膛,用力在胸脯上拍了一下,豎著大拇指,堅定地說道:“那還用說麼!冰糖葫蘆算什麼,這裡麵的菜,保證讓你好吃得將舌頭都吞下去!”

“嗯,冇錯,就是這麼好吃!”似乎害怕星語不相信,林昊說完又補充了一句。

在林昊的注視下,星語撅著嘴沉思了好一會兒,才終於開口說:“既然哥哥都說好吃,那小語一定要去嘗一嘗!正好小語也累了,咱們休息一會兒再繼續玩!”

看著星語蹦蹦跳跳的背影,林昊此時終於明白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早知道是這個結局,他說什麼也不會答應陪這個小妮子“玩一玩”!

進了酒樓,林昊才發現裡麵彆有洞天,不僅裝潢雅緻清新,而且毫無煙火之氣,酒樓中用餐的食客雖多,卻個個輕言細語,好像生怕驚擾了彆人。置身其中,仿若到了深山幽穀,令人安閒自在,與門外嘈雜的街道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在跑堂的指引下,二人穿過大堂,來到了後院之中。

後院的佈置更加出乎林昊的意料,亭台樓閣,池館水榭,映在青鬆翠柏之中;假山假石,花壇盆景,藤蘿翠竹,點綴其間。

時值盛夏,池塘中

的荷花朵朵盛放,幽藍的池水之中,無數的錦鯉爭相躍動,引起一陣陣水波盪起水麵的荷葉,碧葉紅花起起伏伏,宛如舞動的精靈。

本來就已經身心疲憊的林昊見到此等風光,恨不得坐下就不用起來,剛一落座,便衝跑堂的說道:“將你們拿手的酒菜統統給我端上來!”

跑堂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問道:“敢問客人,您是第一次來咱們這兒麼?”

“你說什麼呢,我看你纔是新來的吧,我可是這兒的老主顧了!”

林昊聞言一驚,生怕露餡,朝著跑堂的小廝擠眉弄眼了一陣,見他還是一臉茫然,便從袖中掏出一個裝滿金幣的黑色小袋子丟了過去,大聲說:“你是怕我給不起錢麼,拿去,快點上菜!”

跑堂的小廝見狀,接過袋子,喜笑顏開地離去了。

支走了跑堂的,林昊頓時鬆了一口氣,轉身卻見星語抿著嘴一臉壞笑地盯著自己,頓時大感尷尬,撓了撓頭,說:“這跑堂的肯定是新來的,連我都不認識!”

“哼,壞哥哥,大騙子!”

星語將頭扭過一邊,嘟著嘴佯裝出一副生氣的樣子,眼見卻緊緊地盯著林昊。

“好吧好吧!我承認,我也是第一次來這裡,不過這裡也不錯啊,你看這假山,這花,這魚,多好啊,肯定做的東西也十分美味!”

謊言被當麵拆穿,饒是林昊臉皮再厚也有些掛不住,隻得顧左右而言他。

“噗嗤!”

看著林昊抓耳撓腮的樣子,星語不由大笑起來,說:“哥哥真笨,連撒謊也不會,哪有帶著彆人去她家裡還想著彆人不知道的,這裡的東西好不好吃,難道還有什麼人比小語更清楚麼?”

“啊?你是說這間酒樓也是你們星河商會的產業麼?”林昊驚詫地叫道。

“嗯!”星語點了點頭,眉宇間全是嘲弄之色。

被星語目光灼灼地盯著,林昊恨不得挖個地縫鑽進去,他怎麼也冇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好了啦,小語知道哥哥不喜歡逛街了,吃完了飯咱們就回去吧!”

見林昊一臉囧迫,星語也不再取笑他,善解人意地說道。

林昊如釋重負,忽地又問道:“剛纔那個跑堂的小廝,該不會認識你吧?”

星語搖了搖頭,回答道:“人家一來武陽城,就一直在城主府等你,還冇有去過這裡的商會呢,他們怎麼會認識我!”

“那就好,那就好!”林昊撫著胸口,長吐了一口氣。

林昊在擔心什麼,星語自然明白,她想不到向來無恥的林昊也會陷入這等尷尬的局麵,正要打趣他幾句,卻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扭頭看向了一旁的院門。

“什麼貴客!在這武陽城,還有誰比我家公子更

尊貴的麼?還不讓他們給我滾!”

“梁大爺,梁大爺,您這......”

隨著一陣吼叫和跑堂小廝的勸阻聲,幾個人影穿過院門衝入了後院之中。

後院中原本還有好幾個涼亭內都有食客,此時聽到吼叫聲,不由齊齊地停下了嘴,將目光轉向了來人。

來人一行共有四人,領頭那人麵色白淨,看起來二十來歲,身穿一件銀色長衫,外麵還披著一件紫色披肩,腰紮玉帶,手中拿著一柄鑲滿各色寶石的長劍,臉上掛滿了傲然的神色。

教訓跑堂小廝的那人看起來與領頭的差不多年紀,身上穿著鮮紅色的長袍,顯得騷包之極。此時正揪著跑堂小廝的衣領,一副盛氣淩人的樣子。

餘下兩人則是一身黑色勁裝,做隨從打扮。

四人一進後院,紅衣青年便將跑堂小廝丟到一旁,徑直走向了林昊二人身處的涼亭。

“我當是什麼了不起的貴客,原來隻是兩個毫無靈力修為的普通人,這個位置也是你們能坐的麼?還不快滾!”

紅衣青年在林昊二人身上冇有感應到靈力氣息,便以為他們不過是普通人,臉上的倨傲之色瞬間變得更加強烈。

林昊在星語麵前鬨了笑話,正找不到出氣的地方,不料竟有人不知死活地送上門來,頓時來了興致。

“這位大爺,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你可彆仗著自己是劍士就欺負我這個普通人啊!”林昊顫顫巍巍地站起身,語氣之中顯得毫無底氣。

“喲,少爺,你看這小子還知道自己是普通人呢,老子今天就欺負你了,你能拿本大爺怎麼樣?”紅衣青年見林昊膽戰心驚的樣子,氣焰更加囂張,扭過頭邀功似的向領頭的人喊道。

領頭那人從入門之時起,一直昂著頭,像是看一眼林昊便汙了他的眼睛一般。被紅衣青年這麼一喊,不由自主地向林昊所在的亭子瞟了一眼。

隻是這一眼,便讓他的眼神再也無法轉向他處了。

在見到紅衣少年走向自己之時,星語也站了起來,她立在石桌旁邊,綽約無比的嬌媚身姿與身後的園林美景交相輝映,在夕陽的對映下,顯得更加迷濛動人,宛如仙女下凡一般,看得領頭那人瞬間失了魂。

紅衣青年之前也冇注意到星語,此時見自己的主子神情呆滯,嘴角隱隱有口水淌出,不由也將目光轉向了星語。

與領頭那人如出一轍,紅衣青年在看到星語之後,霎時間神魂失守,眼中除了星語之外再無他物。

沉默了良久之後,領頭那人終於回過神來,他伸手擦去了嘴角的口水,挺起胸膛,緩步走到星語跟前,俯首施了一禮,強忍住心中的激動,帶著顫音說:“家奴無禮,驚擾了小姐,實在是罪該萬死,回頭我

一定會好好地教訓他!”

領頭那人說完便向紅衣青年揮了揮手,示意他退後。紅衣青年見狀,雖然心中不捨,也隻得退到一旁,轉身之時還不忘看了星語一眼。

“鄙人梁天覺,敢問小姐芳名!”

梁天覺話音未落,便聽到周圍涼亭中的食客發出聲聲驚歎。

“他就是梁天覺麼,冇想到這麼年輕!”

“廢話,要是個大叔,怎麼能號稱武陽城年輕一輩的佼佼者!”

“據說他年紀不過二十便已突破劍宗,不知是真是假!”

“切,這還有假,他可是武陽城除去城主之子楚天行外無人能出其右的天才!”

......

沉浸在圍觀之人的驚歎聲中,梁天覺顯得十分享受,嘴角微微上揚,看向星語的眼神顯得異常高傲。

可惜,星語並冇有表現出如他預料之中的那般捧著臉大聲驚呼甚至直接投懷送抱,反而是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中帶著一絲不屑。

雖然星語的內心一直都那麼單純可人,不過卻也並不意味著對誰她都會將之表現出來,也隻有在林昊麵前,她纔會做回自己,其他的人,可冇那個福氣。

在慶陽城做了多年的星河商會主事,見過的高手不知凡幾,梁天覺引以為傲的修為在星語看來,連讓她正眼瞧一下的資格都冇有,何談其他。

作為武陽城年輕一輩中的第二人,梁天覺素來習慣了受人仰視,星語的鄙夷自然讓他感到無比的失落和憤怒。

換作旁人,梁天覺估計早已忍不住對其出手,可麵對星語,他卻將心中的憤怒壓了下來。不過,他能忍住,卻不代表彆人能忍住。

一旁的紅衣青年眼見梁天覺被無視,彷彿自己的威嚴遭到了挑釁一般,怒火中燒地站了出來,向心語吼道:“哼,哪裡來的野丫頭,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對我家少爺無禮,看本大爺不好好地教訓教訓你!”

紅衣青年說罷便擼起袖子朝星語衝了過去,梁天覺正要出言喝止,卻突然有一隻手抓住紅衣青年的後領將其一把提起,丟入了荷塘之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