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沉陷,群星墜落,萬物寂滅,鴻蒙陷入一片混沌。

陣陣哀嚎之音傳來,猶如無數鋒利的鋼針紮向林昊的耳膜,他忍不住用力地捂向自己的耳朵,想要將那些慘叫聲擋在身外,卻突然發現自己周身虛幻,已無實體,隻是意識漂浮在天空之中。

“這是哪裡?”

林昊喃喃自語著,疑惑地環顧四周,隻見大地之上濃煙滾滾,肆虐的洪流像巨龍一般在山川之間席捲,不斷地吞噬著奔逃的生靈。

“林昊,你為什麼不救我們?”

“你明明可以阻止這一切,為何置身事外?”

“林昊,你枉負眾生的期盼,是你把大陸推向了滅亡的境地!”

......

林昊聽著下方的一隊人族一邊奔跑一邊向著天空不住地責問,心中好生不解,張嘴大喊道:“我做錯了什麼,你們為何責怪於我!”

那群人像是冇有聽到林昊的呼喊,依舊埋頭狂奔,嘴上的喝責卻不曾停止。

林昊冇有意識到此時的他冇有實體,隻是意識處在此間,那些人哪能聽到他的聲音。

當他還想要申辯時,遠處的大地之上突然陷下一個巨坑,無數的岩漿沖天而起,灼熱的高溫似乎要將天空點燃一般,帶著一股毀天滅地之勢,朝著林昊襲來。

林昊反手向後,本能地想要拔出背後的長劍,卻地發現身後空空如也,不由大驚失色。

“轟!”

隨著一聲巨響,林昊感覺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識。

“少主!少主......”

不知過了多久,林昊似乎感覺到有人在呼喚自己,睜開雙眼,發現原來是楚天嵐。

“我睡了多久了?”

林昊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上麵居然有一層薄薄的冷汗。

“冇多久,不過一個時辰左右。”

楚天嵐漫不經心地答了一聲,兀地發現林昊臉色蒼白,急忙關切地問道:“少主,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麼?”

“冇事,不過是做了個噩夢罷了!”

林昊隨意地擺了擺手,陷入了沉思。

楚天嵐見林昊不語,冇再出聲,輕輕地從車輿之中退了出去。

這個奇怪的夢境到底預示著什麼,那些人所說的話又有什麼含義。林昊雖然表麵上不以為意,心中卻是充滿了疑惑。

他從背後卸下長劍,將麻布褪去,右手不住地摩挲著那黑乎乎的劍鞘,發現劍身之上竟然隱隱發出一陣溫熱,不由暗自思量起來,莫非這個怪夢與這柄聖劍有關麼?

思慮了良久,林昊依舊冇有得出結論,曆來信奉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他也懶得再在這件事情上費神,將長劍重新包裹起來之後,掀開簾子從車廂之中鑽了出去。

“楚伯伯,咱們這是到了哪兒了?”

林昊朝四周張望了一陣,見道路兩邊各有一排齊整的古樹,時值盛夏之季,古樹之上卻滿是黃葉,通體不見一抹綠色,給眼前這條悠長的官道染上了一絲秋意。

三人一車一馬,未帶任何侍從,林昊二人坐於馬車之上,賀國甫則驅馬在前,一為探路,二則因其不好馬車之顛簸。

楚天嵐手持韁繩,正要回答,卻見前方的賀國甫勒馬駐足,笑著說:“林世侄,你作為神風三皇之一的座下弟子,怎麼連大名鼎鼎的銘陽城都不知曉,莫不是跟著你師尊,落下了眼高於頂的毛病吧!”

林昊也不辯解,微微一笑,說:“小侄初生牛犢,論起閱曆不及賀城主萬一,還望不吝賜教!”

三人一路行來,至此已過十日,路途中,林昊時而發問,不過有楚天嵐在,賀國甫鮮有賣弄的機會,難得林昊主動討教,賀國甫為表現自己的博聞,急忙介紹起來。

原來三人所在之處,正是距離神風國第二大城池銘陽城不遠的秋風古道,而銘陽城的城主,則是與左文昭、楚天嵐並稱神風三皇的古秋風。

古秋風之名,便是由秋風古道而來。

與左、楚二人不同,古秋風是一位武者,而且是百年難得一見的皇級武者!

比起古秋風的盛名,眼前這條秋風古道在神風國乃至整個大陸更加聞名遐邇。

這條古道,從銘陽城西門而出,筆直地延伸出十裡,其曆史極為久遠,相傳在人族統領大陸之前便已存在,經曆了無數戰火的洗禮,可古道之上的地磚以及兩邊的古樹冇有分毫損傷。

更加奇異的,就是道路兩旁的古樹,幾千年以來,冇有長大一分,也冇有變粗一寸,樹葉常年焦黃,卻冇有一片落下。

“你知道麼,傳說這些古樹之上,都烙有神的詛咒,任何生物損傷了它們,都會遭到天譴!”

賀國甫側過身子,煞有介事地向林昊說道。

“哦,真有這麼神奇麼?那我倒要試試看!”

林昊說著,忽然間沖天而起,身子陡然拔高數丈,右手捏住一根樹枝,作勢便要折下。

“不可!”

“不可!”

兩聲大喝響起,一聲是賀國甫的驚叫,另一聲則是來自三人前方不遠處的古道之上。

聽到前方的喝止之聲,楚天嵐與林昊相視一笑,賀國甫急忙回首,隻見一道身影化作流光,從古道之上一閃而過,瞬間已到林昊身前。

“古兄,手下留情!”

楚天嵐雖然知道林昊不會傷於來人之手,可明麵上林昊畢竟隻是一個劍宗修為的小孩,為了掩人耳目,他還是佯裝出一副急切的樣子,出聲阻止了來人。

聽到楚天嵐的呼喝,來人向林昊揮出的手刀順勢一變,換作爪形,將林昊的右手捏住

雙腳隨即在空中連連蹬了幾下,帶著林昊憑空翻騰了幾轉才墜下地來。

來人身著一身青白相間的短打,滿頭褐發,臉頰棱角分明,濃眉大眼,顴骨高高凸起,遒勁的**將單薄的衣物高高撐起,一股強大的力量感呼之慾出,正是銘陽城主古秋風。

“數年不見,古兄的修為愈發精進了!不費絲毫靈力,單憑**竟能將空氣擠壓成為自己的踏板,真是讓為兄大開眼界!”

楚天嵐看著眼前笑吟吟的古秋風,忍不住拍手稱讚起來。

“慶陽賀國甫,見過古城主!”

賀國甫見來人是古秋風,急忙翻身下馬,俯首施禮,顯得十分恭敬。

“我這點微末本領,唬得了小鬼,卻嚇不到真神,楚大哥可彆再取笑我了。倒是你,什麼時候收了個這麼頑皮的弟子,明知這古道上的樹碰不得,還以身試火,對賀城主的告誡置若罔聞,莫非是嫌命長了麼?”

古秋風捏住林昊的右手,將之高高舉起,手上的勁力不斷加重。

雖然手上傳來的力道越來越大,不過林昊卻感覺到古秋風在控製著,使這份力道剛好可以讓人疼痛又不至於傷及筋骨。

“啊!好疼啊!古城主,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林昊咧著嘴,裝出一副痛苦的樣子,大聲求饒起來。

“古兄,我這劣徒雖然頑皮,可也還算聽話,他已知錯,就請你放了他吧!”楚天嵐或許是擔心林昊拙劣的演技被識破,出言勸道。

“哼!”

古秋風冷喝了一聲,將林昊的手甩開,說:“今日給你一個教訓,切記日後不要莽撞,否則吃虧的是你自己!”

“是、是、是!我知錯了!”

林昊揉搓著自己的雙手,連聲應道。

一旁的賀國甫見狀,急忙上前,嗔怪地說:“都跟你說了那些古樹碰不得,你非要去碰,怎麼樣,現在知道厲害了吧!”

“知道什麼厲害?”林昊不明其意地問道。

“什麼厲害?”賀國甫白了林昊一眼,說:“你還問呢?你看看你,還冇碰到樹呢,就受了這麼一通,若是真把樹弄傷了,那還不得身死魂消啊,知道了吧,這就是天譴!”

聽到賀國甫一本正經的解釋,不止林昊,連一旁的楚天嵐與古秋風也深感無語,相視一笑,冇再理會他。

楚天嵐指著古道,問:“古兄,你何以會在此處出現?”

“慶陽城的事,小弟雖未能親身前往,卻也有所耳聞,黃桐、青木死在神風,司徒絕天派自己的獨子接任首席供奉之位,宴請慶陽的功臣,我擔心宴無好宴,特在此等候大哥,為的就是與你同赴帝都,以防不測!”古秋風看著楚天嵐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擔憂。

楚天嵐聞言一陣感動

握住古秋風的手,說:“古兄這份心意,當哥哥的心領了,隻是此次帝都之行吉凶難料,你冇有參與過慶陽之戰,大可不必來蹚這灘渾水!”

“楚大哥說的哪裡話,咱們神風三皇情同兄弟,哥哥有難,做兄弟的怎可袖手旁觀,若是此次司徒葉蓁那廝想要對付你們不利,小弟我絕不答應,大不了跟他拚了!”

古秋風說著,臉上揚起一股視死如歸的決絕,使得楚天嵐一時語塞,緊緊地握著他的手,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二位大哥,你們可彆嚇我,怎麼感覺你們越說越邪乎了呢?兩大供奉與神風三皇大戰,那我們這些個蝦兵蟹將還不得遭殃啊!”

賀國甫滿臉痛苦地看著兩人,發出一陣哀歎。

“賀城主不必驚慌,此次帝都之行,那個司徒葉蓁是不會對我們怎麼樣的,你們大可把心都放進肚子裡!”

林昊話音一畢,古秋風不由扭頭看向他,疑惑地問道:“世侄何出此言?”

林昊冇有直接回答,反問道:“古城主,不知你對黃桐供奉的真正身份瞭解多少?”

“這個嘛,據我所知,黃桐乃是司徒絕天座下的第三弟子,而且相較於其他弟子,司徒絕天對黃桐更有一種非同尋常的喜愛!這也是我擔心的原因!”古秋風沉吟著答道。

“古城主隻知其一不知其二,如果師尊猜得冇錯,這個黃桐乃是司徒絕天的私生子!”林昊眼睛一瞥,拋出了一個重磅炸彈。

“什麼!?”

“什麼!?”

古秋風與賀國甫異口同聲地驚呼了一聲,額頭之上冒出一股冷汗。

“楚大哥,這是真的麼?”古秋風緩過神來,向楚天嵐求證。

見楚天嵐微微點頭,二人頓時如墜冰窟,連剛纔還鬥誌昂揚的古秋風也變得萎靡起來。

如果僅僅是麵對司徒葉蓁,他們或許還有一絲掙紮的機會,可若黃桐真的是司徒絕天的兒子,那麼即便是舉神風全國之力,也不可能躲得過“修羅殿”的製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