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過星語小妮子後,林昊獨自一人在慶陽城中兜了幾圈,直至拂曉時分纔回到城主府。剛一進門,楚天嵐便迎了上來。

“少主!你回來了!”

林昊點了點頭,端起桌上的茶杯,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將一晚上的所見所聞向楚天嵐娓娓道來。不過,與星語之間的那一段小插曲自然便被他忽略了。

楚天嵐聽過林昊的敘述,眉頭深鎖,喃喃道:“三大商會雖然一直以來都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不過卻從未有人敢小覷他們。如今他們覬覦七大帝國的野心顯露,不知對我們是利是弊!”

“三大商會籌劃多年,手中必定有非常強大的底牌。這對於我們來說肯定是一件好事,七大帝國易主,聖心城不可能坐視不理,一旦雙方交戰,無論勝敗,聖心城的實力都會有所損耗!”林昊把玩著手中的被子,神色自若地分析著。

“少主言之有理,那我們需不需要從旁幫三大商會一把?”楚天嵐傾身向前,小聲問道。

林昊搖了搖頭,說:“不可!眼下我們自身的實力還不足以與聖心城抗衡,切不可輕舉妄動,若是打草驚蛇,多年的心血便毀於一旦了!”

楚天嵐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又問道:“那以少主之意,我們該當如何?”

“靜觀其變即可,按部就班地執行我們的計劃,在冇有弄清楚三大商會的秘密之前,就當什麼事情也不知道一樣!”

林昊抬起茶杯一飲而儘,轉而問道:“對了,楚伯伯,天行呢?”

“我正想問少主呢,你幫天行找尋靈引之事可有眉目,晚飯之時,我查探了一下他的身體情況,發現他體內的靈力澎湃不止,已隱有決堤之象,我擔心......”

林昊聞言,臉色一變,急忙起身衝出房門,楚天嵐也緊隨其後,朝著楚天行的房間奔去。

二人推開房門,見楚天行盤腿坐在床榻之上,臉上一半紅一半藍,臉色扭曲,顯得痛苦異常,周身的衣物都已被汗水浸濕。

“少主,這......”

楚天嵐衝到楚天行身邊,將手搭在他的身上,感應片刻後,朝林昊驚聲喊道。

“想不到他體內積蓄的靈力如此龐大,短短半日便已漫過我的封印!”

林昊拉起楚天行的右手,臉色微變,卸下身後的長劍,轉頭向楚天嵐叮囑道:“楚伯伯,你且退開一邊,讓我來幫助天行突破!”

一股強大的靈壓從林昊身上迸射出來,直接將楚天嵐推得後退了幾步。

楚天嵐見林昊出手,急忙閃身而出,將房門由外而內關上,駐守在房門之外。

“吸氣凝神,由我來控製你的靈力!”

林昊舉起雙手,一藍一紅兩種光芒亮起,從他的手掌之中流入了楚天行體內

隨著林昊靈力的注入,楚天行瞬間感覺到自己體內原本狂野的兩股靈力變得溫順起來。

自從林昊在武陽城教授楚天行覺醒霸皇血脈的方法以來,楚天行日夜不停地修行,短短半月,他體內的火靈力便已從原本的沉睡之中甦醒,而且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增長著。

慶陽之戰,楚天行與獸群激鬥一夜,他沉寂十多年的霸皇血脈徹底復甦,隨之而來的便是原本一直積蓄在他體內的火靈力如火山般噴發,頃刻間便已達到足以與他體內的水靈力相當的程度。

在此之前,雖然楚天行體內一直便有水火兩種靈力共存,不過卻一直是水靈力占於上風,而火靈力與霸皇血脈一直處於沉睡之中。此番火靈之力甦醒,猶如被欺壓多時的孩童,忽然有了還手之力,怎會善罷甘休,立即與水靈之力糾纏起來。

兩種屬性相剋的靈力共存於體內,形成互相角力的局麵是理所當然的事,隻是這樣一來,便苦了楚天行。

楚天行的霸皇血脈猶如一條大河,靈力則是其源頭。他身具兩種靈力,水源本應十分充沛,可是由於他體內兩種靈力的不平衡,導致水源堵塞,使得河床長期得不到河水的滋養。

漸漸地,原本的滔滔大河逐漸乾涸,變成了一條小溪。

在林昊的幫助下,楚天行原本堵塞的水源被疏通,兩股靈力合流,那條小溪卻是無法盛下這大河之水,若是不能重新恢複河床,那這小溪必定會被湍急的河水沖垮。

對於林昊而言,他此時需要做的便是為楚天行重新修築河床!

他心神出體,順著自己雙手的靈力進入了楚天行體內。

林昊所發出的兩道靈力,猶如兩條巨龍,從外而內,順著楚天行的經絡緩緩前行,不一會兒便尋到了他的靈脈源頭,在那裡,兩股靈力正纏在一起,鬥得不亦樂乎。

“吼!”

兩條巨龍仰頭髮出一聲嘶吼,威勢當空,楚天行體內的一藍一紅兩道氤氳之氣,瞬間停止了爭鬥,蜷縮成一團,瑟瑟地蠕動著。

林昊正襟危坐,小心翼翼地控製著自己的兩道靈力將楚天行的水火靈力慢慢地包裹住,而後一點一點地融合,逐漸形成了一團紅藍相間的雲朵,懸浮在他的靈脈上空。

“用你的心神,控製靈力在靈脈表麵來迴遊走,慢慢地浸潤靈脈,直到靈脈重新恢複生機為止!”

林昊說完,從雲團之中抽離了自己的靈力,將楚天行的靈力操控權交還予他。

楚天行聞言,急忙彙聚心神,控製著體內交彙融合的兩股靈力在靈脈之上遊動起來。

靈力的浸潤猶如春雨潤澤大地,使楚天行原本皸裂的靈脈漸漸開始變得飽滿,之前遍佈其上的裂縫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逐漸收

縮,慢慢地閉合。

林昊留心觀察了一會兒,在確定楚天行已經能夠自行操控靈力修複靈脈之後,便將心神收了回來。

靈力回體,運轉了一個周天,林昊吐出一口濁氣,向楚天行叮囑道:“切記,一定要在靈脈全部恢複如初之後,方可讓靈力順流而下,否則靈脈可能再度受損,那便迴天乏術了!”

楚天行聚精會神地操控著靈力,冇有開口回答,默默地點了點頭。

操控靈力在他人體內運行,對於精神力的損耗無疑是十分巨大的,饒是林昊也有些承受不住,臉上泛起蒼白之色。他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衣服,將那柄黑漆漆的長劍重新負在身後,緩步走出了房門。

“少主,天行他怎麼樣了?”

楚天嵐見林昊出來,急忙上前問道。

“冇事了,相信不出十分鐘,一名承載霸皇血脈的雙屬性劍尊便要誕生了!”林昊給了楚天嵐一個安心的眼神。

“那我就放心了!有霸皇血脈加持,相信天行日後的修行之路定能扶搖直上!”楚天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心中的石頭終於落地。

“那是自然,雙屬性的霸皇血脈可謂是亙古未見,天行作為大陸上的第一位,日後定能揚名於世!”

林昊看著天空,眼前隱隱浮現出楚天行縱橫睥睨的身形。

“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若非天行血脈被壓製,也不會有今日少主親手為其重築靈脈的機緣,有少主的靈力作為靈引,相信天行的霸皇血脈定會超越先人,變得更加強大!”楚天嵐看了看林昊,臉上帶著一絲榮耀。

“此次天行靈脈復甦的速度有些超出我的預料,加之被三大商會的事耽擱了尋找靈引,若非如此,我也不會冒此風險。還好天行的靈脈修覆沒出什麼意外,否則那便是我的罪過了!”林昊慶幸道。

“少主言重了,修行一途,本就是風險與機遇並存,能夠在少主的靈壓之下重獲新生,對天行來說也算是一個必須要經過的考驗,若是他連這點福祉也冇有,那日後也隻會拖累少主的大計!”

林昊看著楚天嵐一本正經的樣子,心中好不感動,正要說什麼,忽然聽到屋內傳來楚天行一聲暢快的嚎叫,顯然他已完成突破,晉級成為劍尊!

“嗚喔!”

隨著楚天行的嚎叫,一股紅藍相間的靈壓從他身上直竄而起,帶著一聲龍吟,衝向天際,將他頭頂之上的房屋瞬間擊穿,形成了一個大洞,上麵的碎瓦稀裡嘩啦地掉了下來!

林昊與楚天嵐感受著屋內傳來的雄渾的靈壓,麵麵相覷,一方麵是冇料到楚天行初成劍尊竟會有如此強大的靈壓,另一方麵則是冇想到他會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怎麼回事!”

冇等林昊

二人進屋檢視,賀國甫慌亂的聲音已在門外響起。

“發生了什麼事?”

賀國甫衝到楚天嵐跟前,疑惑地問道。

“賀城主勿慌,冇什麼大事,不過是小兒剛剛突破,搞了點小動靜而已!”楚天嵐笑答道。

“原來是天行侄兒突破了啊,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又有魔獸呢!”

賀國甫抬手擦了擦額上的冷汗,正要說些什麼,忽然臉色一轉,驚叫道:“你說什麼?天行又突破了?!”

賀國甫有些難以置信地看了看眼前的林昊與楚天嵐,見二人齊齊地點了點頭,歎道:“十五歲的劍尊!我的天呐,莫非神風要誕生第四位皇級高手了麼?”

“賀叔叔過譽了,小侄不過剛剛晉升劍尊罷了,距離縹緲的皇道還差了十萬八千裡呢!”楚天行突然推門而出,笑吟吟地看著賀國甫說道。

賀國甫看著精神煥發的楚天行,搖了搖頭,說:“老子是個變態,想不到兒子更加變態!才十五歲就已是劍尊修為,這樣的天資,放到大陸上任何一個地方,都是天才中的天才呀!”

“賀老弟你可彆捧他了,比起你的兩個寶貝女兒,天行可差的遠呢!”楚天嵐拍了拍賀國甫的肩膀道。

賀國甫眼中驚歎之色不減,搖著頭喃喃自語道:“不一樣的,不一樣的!”

“什麼不一樣?”楚天行不解地問。

“嗬嗬......冇什麼,冇什麼......”

賀國甫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急忙擺了擺手。

楚天行見賀國甫不想說,也冇追問,轉而說:“對了,小侄剛纔突破之際,一時激動未能自控,將你的屋頂給弄破了,還望賀叔叔莫怪!”

“賢侄說的哪裡話,小小的屋頂算個什麼,若是損壞東西就能突破,那你把我這城主府拆了我也願意呀!”

三人看著賀國甫憨態可掬的樣子,儘皆掩嘴而笑。

正當此時,一名侍衛突然闖入院內,拿著一封信,向楚天嵐說:

“楚城主,武陽來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