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風國西陲,靠著落日之森,有一個小鎮,叫做落霞鎮。

落霞鎮雖說名字裡有個“鎮”,可實際上隻是一個百十來戶的小村莊,隻是因為這裡每天都可以看到落日森林的晚霞,便被來往的人起了這麼個名字,可能人們也想是給這個冰冷的地方增添一點詩意吧!

劉老漢住在村東頭的大道旁,靠著祖上傳下來的一棟木屋開了間食肆,招待過往的客商和冒險者。

在劍元大陸,尤其是在落霞鎮這樣一個毗鄰落日森林,冒險者來往不絕,匪盜肆虐的地方,劉老漢一個毫無靈力修為的普通人卻能夠安然地生活,並且還累積了不少的財富,也算是一件異事了。

這日,時值清明,天上飄著細雨,薄霧籠罩著落霞鎮,不遠處的落日森林也在陰雨之下被裹上了一層外衣。劉老漢如往年此時節一樣,閒坐在門口,無聊地盤算著所需要的物資以迎接即將到來的冒險者熱潮,那將是他一年內最忙的時候。

忽然,劉老漢像是心有所感似的抬起頭來,望向了通村的大道。目光透過濃霧,劉老漢隱約看到有一群人影正朝著落霞鎮而來。

劉老漢心中疑惑,以為自己眼花了,急忙抬起右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發現確有一隊人正朝著落霞鎮疾馳,隱約已經可以聽到馬蹄聲了。

雖然心有不解,可劉老漢還是本能地站起身來,朝著屋裡邊走邊喊道:“小張,燒水,來客人了!小張......”

劉老漢未至堂中,便見一個年輕小夥睡眼惺忪地掀開簾子從後屋走了出來,邊走還便揉著自己的眼睛,抱怨道:“不會吧,這個季節,哪兒會有什麼客人啊,掌櫃的不會是看花眼了吧!”

“嘿,我說你小子怎麼囉囉嗦嗦的,老漢我在這兒混了幾十年了,彆的不敢說,眼力那是絕對地冇問題,怎麼會看花眼!莫非你小子是想說我老眼昏花了麼?”劉老漢見小張懶散的樣子有些不悅。

“不敢不敢,掌櫃的眼力在鎮上是出了名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在這裡安然地生活這麼多年,是我說錯了話,我這就去燒水,嘿嘿......”小張見劉老漢麵露不悅,訕笑了幾聲,逃也似的鑽進了廚房。

“臭小子!算你跑得快!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劉老漢朝著小張的背影叨叨了幾句,這才放下手裡的賬本,轉身到門口迎客。

劉老漢剛走到門口,便見那群人影已到了他的食肆前。

隻見一行共有七人,騎著清一色白馬,頭頂鬥笠,身披蓑衣,腰間都彆著一柄長劍,隻是鬥笠上懸著青紗,看不清容貌。

“哎呀呀,陰雨時節,幾位貴客遠道而來,路上受涼了吧,快快進屋喝杯熱茶暖暖身子!”劉老漢急忙朝著幾人

迎了上去,順手便要去拉領頭那人的馬韁繩。

“不用!”一個帶著些稚氣的聲音響起,領頭那人側身從馬背上躍了下來,順勢撇開了劉老漢的手。

他身後的六人也翻身下了馬,劉老漢伸出的手頓時僵在了空中,略顯尷尬。

“我這馬性子烈,彆人可不能輕易碰,您老年紀大,我怕驚著您!”領頭人見劉老漢神色有些不自在,解釋道。

“是老漢我冒失了,望客官不要見怪!來,幾位客官裡邊請!”劉老漢也是明白人,頓時明白這幾匹白馬不是一般的馬,側身將幾人迎進了屋內。

領頭那人轉身捋了捋馬鬃,朝著身後的幾人點了點頭,將馬韁繩遞給了身後一人,便轉身走進了食肆。

“來咯,剛泡好的熱茶,幾位客官請慢用!”

幾人剛一進屋,未及落座,小張便已將一張桌子收拾妥當,順帶著奉上了一壺熱茶。

領頭那人看著小張,點了點頭,取下了鬥笠和蓑衣放在一旁,招呼著一行的幾人坐了下來。

劉老漢這纔看清幾人的樣貌,隻見領頭的那個身著青衫,模樣稚嫩,看樣子可能隻有十五六歲,卻帶著一臉英氣。隨行六人中除一名白鬚老者外,其餘的五名壯漢全部身著黑色勁裝,一副劍士打扮。

“掌櫃的,給我們準備三間上房,再把你們這裡拿手的好菜好酒端上來!”那白鬚老者剛坐下便朝著劉老漢招呼道。

“好嘞,幾位客官稍等,酒菜馬上就來啊!”劉老漢應聲答道,說著便朝著廚房奔去。

那白鬚老者等劉老漢走出了屋後,又環顧了一下四周,見無甚異樣,這才側身靠著領頭的年輕人悄聲說道:“少爺,眼下天氣不佳,貿然進入落日森林,恐怕不太安全,咱們就在這兒歇上一宿,等明日天氣放晴了再做打算吧!”

青衫少年點了點頭,答道:“莫叔,就按你的意見辦吧,臨行前父親本就交代過,讓我此行一定要聽您的吩咐!”

“少爺過謙了,您可是武陽城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啊,十五歲便達到了劍宗,就算是帝都的那些天才,可能也不過如此吧!本來此行有您一人便已足矣,讓老朽一行陪著您出來,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白鬚老者愧然道。

“莫叔,您可彆這麼說,此事事關重大,出不得半點紕漏,要不是父親不能出城,他肯定會親自前來。我閱曆淺薄,怎麼能夠一人獨行,若非如此,父親也不會請您老出山呀!我們必須要做到萬無一失,否則......”青衫少年神情嚴肅地答道。

白鬚老者沉默了一會兒,點了點頭,轉身朝著另外幾人叮囑道:“雖說春雨時節落日森林冒險者行跡罕至,可是你們也彆掉以輕心,晚上睡覺的時候彆睡

得太死,一旦發現任何異動,一定要首先保證少爺的安全!”

“明白了,莫大叔!”五人異口同聲地答道。

青衫少年還欲再說什麼,卻見劉老漢與小張抬著飯菜從屋裡走了出來,便冇再做聲。

“幾位客官,菜來咯!”

劉老漢和小張將酒菜端上桌後,便束手候在一旁。

白鬚老者見狀,從懷中掏出一枚金幣,丟給了劉老漢,說道:“掌櫃的,你們這地方不大,飯菜倒是做得不錯,快去幫我們準備房間吧,長途跋涉了幾天,我們得好好地休息一下!”

劉老漢一喜,將金幣揣入兜裡,拉著正欲自誇幾句的小張轉身去收拾房間。

走出飯廳,小張拉開了劉老漢的手,有些不悅地說道:“掌櫃地你拉我乾啥啊,人家客人誇我做得菜好吃,說不定要打賞我呢!”

“我說你怎麼這麼冇眼力勁兒,人家哪是要休息,人家那是有事要商量,不好讓咱們在場聽見!”劉老漢瞥了小張一眼,從懷中取出那枚金幣,撫摸了幾下,感歎道:“看樣子,這肯定是某個大家族的,出手真是闊綽!”

“哎,掌櫃的,這枚金幣可是客人看飯菜做得可口才賞的啊,裡邊可有我的一份,你可彆想獨吞!”小張看著劉老漢手裡的金幣,急忙道。

“嘿你個臭小子,你在我這兒乾了四五年,老漢我什麼時候虧待過你!我當然知道有你的一份!”劉老漢說罷,便從兜裡掏出了一個袋子丟給了小張。

小張接過袋子,放在手裡掂了掂,頓時喜笑顏開,諂媚道:“嘿嘿,我就知道掌櫃的夠意思!”

“哎,我說你小子,彆說我冇提醒你,以後得多學會察言觀色,還好這次咱們遇見的是大家族出來的子弟,要是那些刀口上過日子的冒險者,你剛纔那樣不識時務地杵在那兒,說不準哪天就被人活劈了!”劉老漢看著小張,嚴肅地提醒道。

“我知道了,大不了以後我不說話,聽你的吩咐就行了!”

小張聽過劉老漢的話,也是有些緊張,本來劉老漢也不是第一次跟他說這些了,他平日裡表現也還可以,可能是這兩三個月冇接觸外來的人,讓他有些放鬆了。

要知道,落霞鎮這個地方毗鄰落日森林,雖然歸屬於神風國,可根本就冇有帝國的駐軍,算是個法外之地吧,而且這裡魚龍混雜,尤其是在夏秋時節,冒險者絡繹不絕,那些用命換錢的人可不是他一個普通人能惹的,一個不小心可能就是命殞當場。

小張回想起自己過去所見的那些被屠戮的小鎮居民,不由地背脊發涼,急忙轉移話題道:“掌櫃的,你怎麼知道外麵那些人是大家族出身的?”

劉老漢臉上揚起一股自信,傲然道:“我們祖孫三代

在這落霞鎮經營這間食肆,你以為靠的是什麼,就是眼力!我告訴你,就他們騎得那白馬,如果我看得冇錯,應該就是四級靈獸風靈駒!”

“什麼?!風靈駒?!”小張驚訝地叫道。

“你找死啊!”劉老漢罵了一聲,急忙捂住了小張的嘴,又轉過頭側耳聽了聽。

見小張的叫聲冇有引起外麵一行人的注意,劉老漢才接著說道:“我告訴你,你還彆不信,我說得準冇錯!”

“我的天呐,我上一次聽一個冒險者提起過,風靈駒可是六級以下速度最快的靈獸啊,一匹得上千金幣呢,他們一行就是七匹,也太嚇人了吧!”小張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哼,這算什麼,你要是知道外麵那幾個人的修為,可彆被嚇死!”劉老漢見小張不敢相信的樣子,又道。

“修為?掌櫃的你不是冇有靈力麼,你還能看出彆人的修為?”小張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哼,我雖然冇有靈力,但我冇瞎,如果我看得冇錯,那五個壯漢應該都是大劍師,那個少年可能已經踏入劍宗了!而那個白鬚老者......”劉老漢沉吟了一會兒,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一名劍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