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陽城主府內,楚天嵐正臥床休養,林昊與楚天行立於床邊,靜靜地聽著賀國甫等人不斷地向楚天嵐噓寒問暖。

“想不到此次獸亂居然是由仙獸領頭,若不是有楚城主和黃桐供奉二人在,隻怕後果不堪設想!”賀國甫拉著楚天嵐的手,有些後怕地說道。

“楚大哥真不愧神風三皇的名頭,以皇級修為力抗仙獸全身而退,饒是聖心城中,隻怕能有此戰力的同級修士也屈指可數吧,咱神風這次可是大大的露臉了!”南明城主楊天從旁附和道。

“對呀對呀!聖心城的人向來眼高於頂,對各大國的修士從不正眼相看,此次楚大哥力退仙獸,可算是給咱們這幫人狠狠地出了一口惡氣!”七星城主周武江向楚天嵐豎起了大拇指,稱讚道。

林昊聽在耳中,心想著聖心城這麼多年的驕縱已在大陸上的修士心中埋下了一顆仇恨的種子,隻要有人能夠振臂一呼,那麼整個大陸上的修士大多數都會響應,屆時舉人族之力攜手對抗,聖心城必成覆水之舟。

“各位不要高興得太早,此次神風獸亂雖仗各位之力得以平息,可未必是件好事!”紫陽城主徐瓊忽然開口說道。

紫陽城主徐瓊乃是一幫人中除楚天嵐外修為最高之人,靈力已至劍王五級,他與峰閣城曾釗、河穀城汪宇三人因途中耽擱,趕到慶陽之時獸群已被神風大軍擊退,雖然冇參與戰鬥,可他此時卻一臉疲憊,臉上掛滿了憂色。

忘憂城主郭雲飛在大戰之中負傷,右臂險些被魔獸扯斷,此時手上纏著繃帶,聽徐瓊之語,頓時火冒三丈,怒道:“哼!徐大城主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你們三城姍姍來遲,此戰未折損一兵一卒,白白撿了個便宜,還說什麼風涼話!平息獸亂不是好事,那依你所說要讓那些個魔獸踏過慶陽城門,攻入神風國內,那就是好事了?”

徐瓊搖了搖頭,解釋道:“郭老弟何出此言,我說的不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那你說的是什麼意思?”郭雲飛追問。

“此次神風獸亂雖然平息,可黃桐供奉卻喪命於鐵角龍之手,據我所知,黃桐供奉可是森羅殿主的得意門生,森羅殿主司徒絕天睚眥必報的名聲大陸之上的修士無人不知,你們想想,他的弟子命喪神風,神風國能脫得了乾係麼?”徐瓊反問道。

“這......”

眾人聞言,頓時語塞,原本洋溢在臉上的喜悅瞬間變成了苦瓜色。

“咳、咳......”

床上的楚天嵐咳嗽了幾聲,掙紮著想要坐起來,賀國甫見狀,急忙起身相扶,將一隻枕頭墊在了他的身下。

楚天嵐靠在床頭,有氣無力地說道:“諸位城主不必多慮,此次的戰況我已命人向國主稟

告過了。黃桐供奉雖然慘遭橫死,可畢竟他是為了平息獸亂才葬身獸口,前後因果國主大人已遣親信前往聖心城向光明殿主彙報,司徒絕天就算是想遷怒神風,也找不到理由,諸位大可放心!”

“我從入城之後心中一直在思慮此事,如此說來,我心中這塊石頭可算是落地了,還是楚大哥想得周到,小弟佩服!”徐瓊一喜,笑道。

正當楚天嵐還要說些什麼時,門外忽然響起侍衛的高呼。

“報!報告城主大人,國主親臨慶陽,此時已至城主府門口了!”

“什麼?國主大人來了!”賀國甫激動地站了起來,其餘六名城主也是一臉驚喜地看向屋外。

“楚大哥,你身上有傷,且在此好好休息,我等前去迎接國主大人!”賀國甫向楚天嵐叮囑之後,隨即帶著徐瓊等一眾六人向門外走去。

林昊看著眾人走遠,朝著楚天嵐笑了笑,說道:“行了,人都走遠了,楚伯伯彆再裝了!”

“哈哈哈......”

楚天嵐一躍而起,大笑了幾聲,說道:“唉,可憋死我了,我楚天嵐活了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裝病呢,看著那群老夥計關切的樣子,我差點冇忍住!”

“想不到這左國主也是性急之人,本來還說待慶陽之事瞭解之後由楚伯伯親自去帝都送他一場造化,給他吃顆定心丸,想不到他竟等不及親自跑來了!”林昊目視窗外,言道。

“少主有所不知,左文昭向來是個急性子,你要他在帝都坐等我們的訊息,那對他來說可是太難了,以我估計啊,他肯定是處理了青木的事情後一刻也冇耽誤就飛奔而來的,要不然也不可能這麼快!”楚天嵐腦中似乎已經浮現出左文昭火急火燎的樣子,不由地搖了搖頭,無奈一笑。

“雷厲風行,當機立斷,這種人我喜歡,咱們的計劃謀劃多年,可容不得半點拖泥帶水,這個左文昭,日後肯定能堪大用!”林昊點了點頭,讚道。

“左國主肯定很快就會趕過來的,天行,你去門外迎著,彆讓閒雜人等靠近!”楚天嵐轉頭向楚天行吩咐道。

“是,父親!”

楚天行得令,急忙快步走出門外,在院門口守著左文昭的到來。

林昊看著楚天行矯健的步伐,說道:“霸皇血脈當真是名不虛傳,天行的血脈之力才覺醒幾天,靈力便暴漲至劍宗五級,且已隱有突破的跡象,而且水火兩種靈力相互融合,連他的性子也變得不再像之前那般柔和,轉而呈現出一種沉穩之感!”

“是啊,想不到霸皇血脈竟能將兩種屬性相剋的靈力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恐怕就連傲天先祖也不曾預料到吧!霸皇之力沉寂千年,看來要在天行身上重現榮光了,這一切全是拜少

主所賜啊!”楚天嵐滿懷憧憬道。

“楚伯伯言重了,你楚氏一脈為我林家可謂是鞠躬儘瘁,我現在所做的僅僅隻是一點微不足道的補償罷了!”林昊麵露感激道。

“少主說的哪裡話,冇有傲天先祖,何來楚家,我楚天嵐早已把自己當成林家之人,傲天先祖的仇與我而言實為家仇,還請少主往後不要再將林楚強分彼此!”楚天嵐忽然正色道。

林昊看著楚天嵐一臉嚴肅,心中湧起一股暖流,點了點頭。

“楚老弟,你怎麼樣了,楚老弟......”左文昭人未至,聲已先至。

林昊二人聞聲,扭頭向門口望去,隻見一個高大的身影急匆匆地從外麵衝了進來。

左文昭身形魁梧,高達兩米有餘,一身華貴的紅衣難以掩蓋他那身遒勁的肌肉,肩膀高高聳起,鬚髮皆是一片赤紅,眼神中飽含亮光,一眼便知其已將火靈之力修至化境。

“左大哥,數年未見,你修為愈發精進了,我看要不了多久,這神風三皇就得變成神風二皇了!”楚天嵐快步上前,摟著左文昭親熱地招呼起來。

“楚老弟,我風塵仆仆地趕來,可不是聽你吹捧的,還不快給老哥我引見引見?”左文昭朝林昊看了一眼道。

“我一早就聽楚伯伯講過,左國主性如烈火,做事從不拖泥帶水,今日一見,果真是名副其實!”林昊微微一笑,抱拳施禮道:“小子林昊,見過神風國主!”

“哈哈哈......楚老弟,這位便是你所說的少主麼,當真是相貌不凡,儀表堂堂啊!”左文昭端詳了林昊一陣,兀地大笑起來。

楚天嵐聽左文昭誇讚林昊,也冇細想其話外之意,臉上一片傲然,說:“那是自然!”

“楚天嵐,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密謀殺害帝國供奉,陷神風國於危難之中,你到底有何陰謀,還不快快招來!”左文昭臉色陡然一變,朝著楚天嵐厲聲喝道。

楚天嵐被左文昭這突如其來的轉變搞懵了,不知所措地問道:“什麼陰謀,左大哥你在說什麼呢?”

林昊看著左文昭,嘴角微微揚起,一股恐怖的靈壓從身體之中迸發而出。左文昭霎時間感到自己的頭頂之上傳來一股如山嶽般沉重的壓力,額上青筋乍現,豆大的汗珠不斷地冒出來。

“少主,不可!”楚天嵐見狀,急忙出聲阻止。

林昊像是冇有聽到楚天嵐的話,不斷地增強靈壓。左文昭隻感覺自己頭頂之上的壓力越來越大,過兒一會兒,終於承受不住,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喘息道:“林少俠且住手,老夫甘拜下風!”

林昊心念一動,將靈壓收入體內,沉聲說:“左國主既已決定追隨於我,便無須抱有任何懷疑,這樣的試探,我不希

望再有下一次!”

左文昭感覺到自己身體之中的靈力到處亂竄,胸腔之中血氣翻騰,急忙盤腿而坐,運轉內息調整。

過了一會兒,左文昭急促的呼吸聲慢慢變得平穩下來,他睜開雙眼,掙紮著站起身來,說道:“林少俠教訓的是,老夫隻是進門之時未在少俠身上感應到靈力波動,心中忐忑,這纔出言試探。實因此事關係重大,老夫不得不小心,冒犯之處,還請林少俠多多包涵!”

楚天嵐這才明白過來,原來左文昭是因為在林昊身上冇有感應到靈力修為,故而對其實力有所懷疑,因此才怒斥楚天嵐殺害黃桐。為的就是一旦林昊不能表現出足夠的修為從而讓他有與聖心城對抗的底氣,他便立即將黃桐之死傾責於楚天嵐身上。

“好你個左文昭,枉我對你如此深信不疑,在少主麵前百般舉薦你,冇想到你也是個見風使舵的慫包!”楚天嵐罵道。

左文昭神色尷尬,解釋道:“楚老弟,你彆動氣!畢竟與聖心城為敵這事可不是鬨著玩的,這關係的不僅是我一個人的生死,我不得不慎重,三十年前的事,我雖未親身經曆,可也有所耳聞,那人當時多大的氣候,最後還不是落得個......”

“彆說了!”林昊一臉不悅地打斷了左文昭的話。

林昊展現出的實力似乎給了左文昭很大的震懾,原本暴躁的他在林昊麵前變得像一隻溫順的小貓,見其出聲立馬收嘴不再言語。

“左文昭,我且問你,我欲行逆天之舉,你有冇有膽量跟隨?前路坎坷,是否隨行,僅需你一句話!”林昊嚴肅地問道。

左文昭低著頭冇有回答,林昊也不催促,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才抬起頭來,眼中閃出一道精光,跪在林昊身前,大聲道:

“神風國主左文昭,拜見主人,從今往後,吾將追隨於主人左右,但有所命,無有不從!”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