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聖心城內森羅殿中,一個鬚髮皆白,身形瘦小的綠衣老者將手中精緻的杯子重重地砸在地上,怒目圓睜,向身前的一箇中年男子大聲問道:“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

中年男子看著老者憤怒的樣子,心中忐忑,慢吞吞地說道:“師父,神風國來報,說三師弟和七師弟他們......他們死了!”

“啊......”老者聞言,發出一聲哀嚎,腦中嗡然作響,身子一歪,險些倒地,急忙扶住身旁的桌子,像是失了魂一般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

中年男子見老者滿臉悲傷,惴惴不安地立在一旁,不敢發出一點聲音,生怕觸了老者的黴頭。

過了半晌,老者像是回過神來,沉聲問道:“桐兒是怎麼死的?”

見老者出聲問詢,中年男子如釋重負,急忙答道:“回師尊,神風國的信使一說完三師弟的死訊,便被光明殿的人領走了,其他的訊息我也不知!”

老者瞪了中年男子一眼,大聲質問道:“你為什麼不把那送信之人帶來見我?”

“稟師尊,我在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本是想帶著那個信使前來覲見師尊的,可是蘭師姐說,帝國供奉之死事關重大,她要先帶著來人去麵見白師伯,所以......”中年男子見老者麵露不悅,急忙解釋。

老者冇等他說完,抬起右手憤怒地一掌擊在身旁的木桌上,厚重的實木桌子在老者一擊之下頓時化作一堆齏粉。

“廢物,她蘭心算個什麼東西,桐兒是我森羅殿的人,是老夫的親傳弟子,他身死異鄉,死因不明,報信之人理應交由老夫審問,哪裡輪得到她光明殿插手,這點道理你都不知麼?還是你壓根就冇把你三師弟的生死放在心上?”

老者言語間滿是對黃桐的關切,對青木卻隻字未提,中年男子深知黃桐乃是老者最偏愛的弟子,聽著老者言語中的質問之意,急得汗如雨下,跪伏在地申辯道:“師尊千萬不要誤會,我與三師弟情同手足,得知他的死訊,我也是心如刀割,隻是蘭師姐說各國的供奉都是歸由光明殿管轄,三師弟殞命神風之事,必須要交由她們來處理,便強行將送信之人帶走了,我跟她爭論良久,可她壓根就不聽,弟子......弟子也冇有辦法呀!”

“哼,說來說去還是你自己冇本事,她蘭心一個黃毛小丫頭,算什麼東西,你就任由她在你麵前把人帶走?”老者氣急敗壞地罵道。

中年男子不知作何解釋,隻好一言不發,顫抖著跪在地上,靜靜地等待老者氣消。

過了一會兒,老者的心情像是平複了下來,開口說道:“起來吧!隨老夫一起去光明殿要人!我今天倒是要看看,那姓白的老孃們憑什

麼管我森羅殿的事!”

二人正欲出發,卻聽一陣清脆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七大國十四名供奉,連同聖心城中三千仲裁騎士團,無論出身何處,任免生殺之權全部由我光明殿負責,這可是聖神大人親口所言,司徒伯伯久居深宮,不會是忘了吧!”

殿門一開,隻見一個身形高挑的女子帶著一個士兵裝束的人走了進來。那女子一身雪白,除了頭上的黑髮外不見一絲異色,麵掩雪紗,腰佩玉劍,眼神中帶著一絲高不可攀的聖潔,倨傲地看著綠衣老者二人。

老者見自己先前的言語已被女子儘數聽去,饒是他臉皮再厚也有些掛不住,而且對方一開口便將聖神大人搬了出來,急忙討饒道:“聖神大人的命令,老夫怎會不知,隻是桐兒是我最心愛的弟子,驚聞他葬身異鄉,老夫心神大亂,言語間失了方寸,還請蘭仙人不要見怪!”

“哼!司徒伯伯位列森羅殿主之位,怎會將我區區一個仲裁騎士團長放在眼裡!”白衣女子麵上聖潔,言語間卻鋒銳異常,顯然冇想過給老者台階下。

白衣女子看著老者尷尬的神情,被雪紗掩蓋的麵容上看不到一絲表情,冷冷地說道:“這就是神風信使,關於你弟子葬身神風之事,你有什麼想問的就自己問吧!記得問完之後將人送出聖心城!”

白衣女子說罷,轉身便要離去,走至門前,忽然回首又說:“忘了告訴你,我師尊已經向聖神大人請示過了,黃桐為平神風獸亂,力戰仙獸,其勇可嘉,其後人可世襲神風供奉之位!青木因為在閉關修煉途中得知同門死訊,氣急攻心,走火入魔,被靈氣侵蝕而死,實則自身劍心不穩,無獎無罰。現神風供奉之位空缺,聖神大人令你十日內另覓合適人選,趕赴神風就任!”

老者看著白衣女子走遠後,才轉身向那個信使惡狠狠地說道:“說吧!我的桐兒是怎麼死的,你將前後緣由全部一字不漏地告訴我,若是有半句假話,老夫定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信使看著眼前這位傳說中的森羅殿主,腳下直打顫,順勢便跪倒在地,哆嗦著答道:“殿主大人在上,小人不敢!落日森林一月之前爆發獸亂,神風國的慶陽城成了首當其衝之地,我們國主心繫慶陽,便遣武陽等七大城主親率衛隊奔赴慶陽平亂。黃桐大人得知後,主動向國主提出由他掛帥。國主起初並未應允,可黃桐大人心繫神風民眾,一再請戰,國主隻好答應。有黃桐大人坐陣,慶陽之戰神風軍團如有神助,將那獸群打得節節敗退,眼看就要擊退獸潮,可誰知獸群中卻忽然衝出一隻仙獸,仙獸之威哪裡是神風軍團所能抗衡的,鐵角龍一現身,神風軍團瞬間陷入困境,眼看著戰

局頃刻之間逆轉,黃桐大人立馬出戰,與武陽城主一起聯手對抗鐵角龍,後來就......”

“後來怎樣了?”見信使吞吞吐吐的,綠衣老者不耐煩地追問道。

“那鐵角龍太過強大,饒是黃桐大人與武陽城主聯手抗擊也是抵擋不住,兩人一獸在慶陽城下惡戰了兩個小時後,二位大人戰至靈力枯竭,最終還是敗下陣來。眼看著慶陽城就要被獸群攻破,黃桐大人忽然間靈力暴漲,飛身而起,猶如天神下凡一般一劍刺進了鐵角龍,幽鬱的劍氣化作一道綠光刺穿了鐵角龍堅硬的鱗甲,將至重傷!”信使又說道。

“是枯木逢春,桐兒突破了仙級,他突破了仙級!”綠衣老者聽到此處,臉上閃現一股抑製不住的興奮,而後又想到黃桐已然身死,便又垮下臉來,示意信使繼續說。

“可惜的是黃桐大人全力一擊依舊冇能將那鐵角龍斃命,而且他也像是油儘燈枯般跌落在地,被憤怒的鐵角龍一腳踏成了肉泥!”信使說著,也漸漸眼泛淚光,像是在感謝黃桐拯救了神風國一般,抬手抹了抹眼角的淚珠,又說:“雖然黃桐大人葬身龍蹄之下,可那鐵角龍也傷得不輕,隨即便領著獸群退走了!是黃桐大人救了慶陽,救了神風啊!”

綠衣老者看著信使悲痛欲絕的樣子,原本低沉的心更加難過,說:“你哭什麼,你說的這些,都是親眼所見麼?”

“回殿主大人的話,慶陽之戰小人有幸也是大軍一員,黃桐大人當日的英姿,小人至今難以忘懷啊!”信使點頭答道。

綠衣老者聽罷,轉身沉思了一會兒,向中年男子吩咐道:“行了,事情的經過我已經知道了,你送他出城去吧!”

“是,弟子領命!”

中年男子抱拳施禮,隨即帶著信使逃也似的向門外走去,出門後還不忘將大門從外麵拉上。

黃桐雖在綠衣老者的座下排名第三,可中年男子以及其他門人都深知黃桐的不同,黃桐與老者的感情比起師徒更像父子,這在森羅殿乃至聖心城中都算是一個公開的秘密,此時黃桐身死,老者必定要單獨哀思。

森羅殿主脾氣古怪,喜怒無常,發怒之時連自己門下的弟子也是任意屠殺,因而森羅殿在聖心城中也有著修羅殿的彆名,這也正是中年男子急於離去的緣故,若是他再待下去,免不得老者發怒,他隨時可能小命不保!

大門剛剛閉合,老者再也忍不住,痛哭起來:“桐兒,我的桐兒啊!都怪為父,我當初要是不讓你去神風國,你也就不會出事了,你心繫為父,為了幫助為父穩固森羅殿主之位,苦命修行想要突破神位,讓司徒家可以穩列十大神殿之中,永遠做這大陸的主宰者,可現在你卻命喪黃泉,是

為父害了你呀!”

“父親,你不覺得二弟死得有些蹊蹺麼?”忽然,從大廳內的陰影中傳出一道聲音。

老者聞言,急忙扭頭看向黑暗之中,問道:“有何蹊蹺之處?”

隱身於暗處的那人嘴角上揚,說:“嗬嗬......剛纔那個神風信使所講的故事確實精彩,可編故事的人卻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點!”

老者低頭回想了一遍神風信使所說的話,暗自揣測了一陣後說道:“你彆賣關子,有話直說!”

“父親大人難道不覺得信使口中的那個二弟與你所熟知的不太像是一個人麼?”黑暗中的人反問道。

老者茅塞頓開,臉色一變,驚道:“你是說以桐兒的個性,如果遭遇不可戰勝的對手,他一定不會戀戰,優先就會想到如何脫身!”

黑暗中的人冇有出聲,像是認可了老者的答案。

“對啊,以桐兒皇級巔峰的實力,麵對鐵角龍,就算不能取勝,想要脫身肯定是輕而易舉的,他怎麼可能會為了神風國的那些個螻蟻捨命相拚,那個信使在說謊!桐兒身死之事,其中定有隱情!”老者額上青筋鼓起,拳頭捏的嘎吱作響,一副怒氣沖天的樣子。

“那父親大人準備作何打算?要我去把那個送信的抓回來麼?”黑暗中的人問道。

老者思慮了一會兒,抬手說道:“且慢,對方既然敢放心派此人前來,他的嘴巴必定是緊得很,想要從他嘴裡掏出桐兒枉死的真相我看是不大可能。”

“那以父親之意,我們該當如何?”黑暗中的人又問。

老者踱著步子來回走了幾圈之後,說道:

“桐兒作為聖心城的供奉,對方敢對他出手,必定是經過周密的計劃。想要查清楚桐兒的死因,切不可貿然行事,否則打草驚蛇,桐兒便死不瞑目了!這樣吧,你領著玉櫳即刻前去光明殿,接領神風供奉之位,務必要將殺害桐兒的真凶給我揪出來!”

“是,父親!”

黑暗中的人眼中閃出一道精光,興奮地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