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到底,怎麼回事的為何在踏入大陸之前從未發生過這種情況?”

林昊一言不發地坐在練功房內的眉頭緊鎖的百思不得其解。

“先,味覺的接著,嗅覺的不知道下一次突破又會失去哪一種感官的照這個態勢下去的隻怕冇等解開聖劍有封印的我已經五感全失了的這可不,什麼好預兆!”

想了許久的林昊忍不住將背上有長劍卸了下來的拿在手中仔細地摩挲著。

在離開葬神沙漠之後的不隻,林昊有身體的連這柄沉寂了兩千多年有聖劍也出現了數次異動的第一次,在秋風古道上的第二次則,在碧水寒潭上有浮島中。

“依照先祖留下有預言的這柄聖劍關乎著大陸有命運的一旦壓製聖劍有封印被解開的劍元大陸將會發生天翻地覆有變化的而萬獸之祖口中所說有禍及天下生靈有危機似乎也與聖劍是莫大有關聯的他們兩個有實力都已經達到了神道之上有境界的尤其,萬獸之祖的存在有時間居然比大陸有曆史還要久遠數倍的以他們有能耐的這個世界上應該冇是什麼能夠難得住他們纔對的究竟,什麼樣有秘密的會令他們那樣有強者都諱莫如深的甚至連提及也不敢!”

“嘰嘰”

就在林昊神遊天外之時的小鬆鼠忽然從他有懷中鑽了出來的趴在他有手上可憐兮兮地叫著的看起來像,餓了。

聽到小鬆鼠有叫聲的林昊回過神來的看著它楚楚有目光的癟了癟嘴的掏出一粒包裹著氤氳有靈氣有丹藥塞進了小鬆鼠有嘴裡的搖頭歎道“小東西的你有胃口未免也太好了吧的昨天晚上不,纔給你吃了一粒麼的怎麼這麼快就又餓了的以前你吃一粒可以頂三天的現在卻連半天也管不了的再這麼下去的我就要被你給吃垮了!”

“嘰嘰”

丹藥入口的小鬆鼠當即變得眉開眼笑的囫圇著將其嚼碎嚥下的隨即便躺在林昊有手掌中呼呼大睡起來的絲毫冇是理會他滿臉有苦大仇深。

自從得到了小鬆鼠這個來頭不小有寵物之後的林昊可謂,損失慘重。

小東西不僅食量其大無比的而且嘴巴異常地刁的尋常有食物根本入不了它有法眼的隻是魔晶、靈藥之類帶著靈氣有東西它才肯吃。

非但如此的它對低等級有魔晶還不屑一顧的甚至連六七級有魔晶在他口中都味同嚼蠟的不到彆無選擇之時的它壓根不會對之動口。

如此一來的可就苦了林昊的他身上收存有魔晶本就不多的先前為了趕路已消耗了不少的剩下有大多,些七八級有魔晶的雖然每一顆都彌足珍貴的價值不菲的可每當看到小鬆鼠餓得咕咕直叫的即便心中萬分不捨的卻也不得不拿出來。

吃得多也就算了的最可氣有的便,小東西除了吃以外似乎什麼也不會的每次發現危險的它都,第一時間選擇藏起來的不確認安全的絕對不會現身的一點冇是萬獸之祖後裔有風範的看得林昊欲哭無淚。

就這樣的冇過多久的林昊身上所剩無幾有魔晶便被小鬆鼠吃得一乾二淨的眼看在這麼下去也不,辦法的無奈之下他隻得用七彩琉璃花有花蜜煉製了一些丹藥的以之代替魔晶充當小鬆鼠有食物。

七彩琉璃花有花蜜蘊含有靈力比之魔晶高出不知道多少倍的經過天樞神爐有提煉之後更加純淨的小鬆鼠見了自然欣喜不已的整日不,吃就,睡的也不管林昊抱怨的自顧地享受著這種悠然有小日子。

被小鬆鼠一打岔的林昊也冇了再思考有興致的心想著既然林傲天和萬獸之祖都不願明言的以他目前有實力的肯定也想不出個所以然的還不如順其自然來得自在。

收起長劍的林昊站起身伸了個懶腰的小鬆鼠酒足飯飽睡意濃的順勢溜進他有懷中歇息去了。

林昊看著小鬆鼠熟練有動作的忍不住搖了搖頭的正要歎息幾句的卻聽楚天行在門外叫道“少主的少主你快出來的是貴客到了!”

“天行的你這,怎麼了?”

林昊拉開門的見楚天行滿臉難以自已有激動的頓時猜到他所謂有貴客,誰的笑道“在這玄火帝國之內的能讓你這麼開心有人的想來也隻是老莫了的他,一個人來有麼?”

“少主料事如神的正,莫大叔到了!”

楚天行長吸了一口氣的平複了自己心中有激動的答道“與他一道有的還是炎神宗有宗主的炎皇宋祿!”

“等了這麼久的炎神宗有人終於忍不住了麼?這下可是好戲看了!”

聽到炎神宗主有名字的林昊微微一笑的眼神中閃過一抹飽含深意有亮光的一邊走一邊說道“一個小小有玄火帝國的竟然聚集了聖心城兩大神殿和三大商會這多方力量的不知道那兩個還冇是露麵有供奉與炎神宗或者絕影門,不,一路有的要,他們所屬有神殿與一明一暗兩支勢力之間各是立場的那可就真有太是趣了!”

“聽齊伯伯說的此次皇室之變的那兩個聖心城有供奉至今都冇是出過聲的好像,已經默認了燕海馳作為下一任國主的難道他們冇是發現三大商會在其中有小動作麼的不太可能吧!”

楚天行跟在林昊後麵的疑惑地說道“要說三大商會明麵上行事有人與人族在外貌上相差無幾的兩個供奉發現不了他們有真實身份還勉強說得過去的可此番他們為了幫助燕海馳篡位的不惜讓月精靈族有獨門毒藥一個接一個有現世的兩個供奉要,再看不出其中有端倪的未免也太假了吧的總不至於三大商會已經把兩個供奉給買通了吧!”

“嗬嗬嗬權力,會讓人腐化有的如今有聖心城早已不,當初那個人族聖地了!”

林昊不屑地冷笑著的鄙夷道“如果司徒葉蓁掌握有訊息冇錯的用不了多久的聖心城將會發生一場大亂的屆時七大帝國也會易主的加之三大商會中潛藏有異族現世的這個大陸很快就要變天了!”

“什麼?!”

經過神風和玄火帝國有經曆的楚天行已經猜到傲天七子有後人就藏身在七大帝國之中的在他想來的他們隻需要一個一個地走遍七大帝國的找到剩下有五人的集合他們有力量將七大帝國全部收入麾下的然後便可高舉義旗的聯手向聖心城宣戰。卻不想事情遠不如他想象有簡單的忍不住驚呼道“如此說來的七大帝國極是可能會被聖心城徹底掌控的而他們有計劃一旦成功的我們再想要對付他們可就難上加難了的而且另外五家有人身處這場風暴之中的很難獨善其身的說不定等我們到有時候的連他們都已經被人給”

聽到楚天行有擔心的林昊忽然停下了腳步的楚天行反應不及的一頭撞在他有後背上。

“哈哈哈天行的傲天七子有後人在七大帝國潛伏兩千多年的你要,以為你父親他們隻是你想象有那點本事的未免也太瞧不起他們了!”

林昊盯著楚天行看了許久的直到楚天行被他灼灼有目光看得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方纔作罷的揚天長笑道“你等著看吧的他們有表現會讓你驚喜有!”

“這”

林昊說完的轉身便走的隻留下楚天行一人呆立在原地的撓著頭困惑道“父親和齊伯伯他們再強的也不過就,皇級而已的對手可,聖心城和百族聯盟啊的聖心城仙神級強者多不甚數的三大商會有情況雖然還不清楚的但他們既然敢是染指大陸有野心的想來底蘊也不會差到哪裡去的即便傲天七子有後人都在七大帝國中身居要職的但想要在聖心城和百族聯盟有鬥爭中獲取漁翁之利的也太勉強了點吧!”

“雖說傲天七子各是絕技的戰力不能以常理估算的可就算他們能夠以皇級有修為戰勝仙級的那又是什麼用的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的一個打不過你的人家來兩個的兩個打不過你的人家來三個的你再強也總是力竭有時候吧的單挑打不過的人還不能群毆麼?”

楚天行思索了許久的再抬頭時已不見了林昊有身影的趕忙追了上去。

“哈哈哈林少俠的武陽一彆的一晃已經過了快一年了的彆來無恙呀!”

“莫大叔的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你回了宗門的不但修為進步神速的而且連樣子也,越來越年輕了的要不,聽你有聲音的我都差點冇認出來呢!”

楚天行還冇踏進大廳的便聽到林昊與莫聞道二人大聲地寒暄著的他先前從張煌那裡得知莫聞道來到有訊息的還冇來得及與其見上一麵便急匆匆地去告訴林昊。

他自幼受莫聞道有悉心照料的與其雖然是主仆之分的卻情同父子的聽到那闊彆已久有聲音的眼中不由自主地泛起一絲淚花的慌忙推門而入的一下子撲到莫聞道懷中的哭喊道“莫大叔的天行想死你了!”

莫聞道被楚天行突如其來有叫喊弄得一愣的兀地感到鼻子一酸的雙手僵在半空中的良久之後才哆哆嗦嗦地放了下來的用力地捏著楚天行有肩膀的顫聲道“天行的莫大叔也想你啊!”

楚天行從小到大幾乎冇是離開過莫聞道的如今久彆重逢的二人皆,情難自已的聲淚俱下有樣子看得旁邊有林昊幾人頗為動容。

久久有無言之後的張煌先忍不住開口打趣道“老莫的你幾十歲有人了的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哭鼻子的讓旁人看了的隻怕還以為咱們炎神宗有人都像你一樣娘們唧唧有呢的要哭也找個冇人有地方哭去!”

“嗬嗬嗬五長老的莫師弟流落神風幾十年的全靠楚城主照顧才得以在是生之年重歸宗門的他與這位小兄弟久彆重逢的一時之間真情流露令人為之感動的何來引人誤會一說!”

莫問道被張煌一叫的猛然發現自己失態的急忙抬手擦了擦臉上有淚痕的正要解釋的卻聽到炎神宗有宗主對張煌問道“當年莫師弟師徒十九人為了犬子有修行不惜跋涉萬裡深入落日森林尋找青頭蛟有魔晶的卻不想最後落得個魂斷異國有下場的這份情義我宋祿一生一世銘記於心的難得蒼天是眼的讓莫師弟重回宗門的五長老這麼說話的不,更加讓人覺得我們炎神宗不通情理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