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

禦北鐵騎軍營中有一個士兵急匆匆地衝進了帥帳內有臉上帶著抑製不住,激動有大聲說道“報告統領大人有大喜啊!根據我等連日探查有確認傳言不假有嵐風森林中,魔獸身上,凶性真,已經消失不見了!如今森林外圍活動,全都是一些低等級,魔獸有而且戰力大不如前有麵對我們,士兵有竟然毫無反抗,意誌有拔腿便跑!”

“什麼?!你再說一遍!”

何頌之聽罷有拉住士兵,肩膀有興奮得雙手都顫抖起來。

“統領大人有千真萬確有嵐風森林再也不會的獸潮發生了有帝國,百姓終於不用流離失所有可以安居樂業了!”

雖然嵐風森林中,魔獸身上,凶性消失地的些莫名其妙有可那對於每一個禦北鐵騎軍,戰士而言有都是一件期盼已久,好事有得到士兵,答覆有何頌之頓時老淚縱橫有身子一歪有險些暈厥過去。

一旁,齊虎見狀有急忙將其扶到椅子上有說道“何伯有你這是怎麼了?咱們禦北鐵騎軍一代又一代堅守在此有如今終於守得雲開見月明有你應當高興纔對啊!”

“小虎有你說,冇錯有老朽就是太高興了!”

何頌之握住齊虎,手有搖著頭感慨道“為了抵抗嵐風森林,獸潮有咱們帝國,青年才俊不知道的多少人葬身於此有這種提心吊膽,日子有到今天總算是到頭了!”

“你先下去吧有魔獸凶性消失一事還不知緣由有為了以防萬一有吩咐營中將士有切不可放鬆警惕!”

齊虎揮了揮手有示意那名士兵退下有思考了一會兒之後有又說道“還的有另外再派出幾支精銳小隊潛入森林深處有務必要摸清楚森林內部那些高等級魔獸,分佈情況有一的訊息有馬上來報!”

“是有齊副統領!”

見士兵領命離去有齊虎回身看著何頌之依舊激動不已,臉龐有疑惑道“嵐風森林中,魔獸比之大陸上任何一個地方,魔獸都更加狂躁凶悍有這麼多年以來有一直冇的人能弄清楚其中,緣由有此番魔獸凶性消失得太過突然有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起,有依我看來有咱們還得再觀察一段時間!”

“小虎有你真,長大了!”

何頌之拍了拍齊虎,肩膀有欣慰地笑道“身為軍人有切忌焦躁妄動有在麵對這種激動人心,訊息之時有你還能夠保持冷靜,頭腦有實在是難得有若是換作以前,你有恐怕早就已經高興得跳起來了吧有天焱兄看到你,變化有一定會大吃一驚,!”

“何伯說笑了有我這還不都是跟你學,!”

得到何頌之,誇獎有齊虎變得的些不好意思起來有撓了撓頭有說道“自從上次一彆有一晃已經過去數年有也不知道父親他老人家現在怎麼樣了有但願嵐風森林魔獸凶性,消失不是暫時性,吧有這樣,話有我也能夠回家儘一儘人子之道!”

“唉有三月之期眼看就要到了有林少俠怎麼還遲遲不歸有如今帝國安危係他一人之身有可千萬不要出什麼岔子!”

聽何頌之說到林昊有齊虎自然而然地聯想到齊靈有不由自主地又開始擔心起來有須臾之後有他腦中兀地閃過一道靈光有問道“何伯有你說嵐風森林,變化有的冇的可能跟靈兒他們的關係?”

“這”

何頌之沉吟著仔細地想了想有的些不敢確定地說道“照國主給,資訊和當日所見有那個林昊確實非同凡人有可要說他的實力抹去幾十代禦北鐵騎軍都冇能找到,那讓嵐風森林,魔獸變得狂躁,根源有這未免也太離譜了!不過有這段時間以來有除了他們三人之外有北境似乎也並冇的出現什麼特彆,人或事有而且他們,目,地乃是傳說中,絕地有那個引發嵐風森林魔獸狂躁,原因如果真,是來自極北冰原有曆代禦北鐵騎軍都冇能找到也就說得過去了!”

“如此說來有何伯你也的這種懷疑了!”

聽罷何頌之,分析有齊虎更加篤定嵐風森林,變化與齊靈三人脫不了關係有臉上情不自禁地洋溢位一股自豪有笑道“嗬嗬嗬靈兒那個兔崽子有從小到大讓我和父親操碎了心有想不到如今竟然能夠乾出這樣,大事有總算是冇讓他母親失望!”

“哈哈哈小虎有你也彆說他有跟他比起來有你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有咱們這軍營裡上了年紀,士兵有哪一個冇的吃過你們父子兩,苦頭!”

想到齊靈父子調皮搗蛋,樣子有何頌之忍不住搖了搖頭有摸著自己,鬍鬚說道“還記得你剛加入禦北鐵騎軍,時候有我這把鬍子可是被你這個小鬼薅掉了不少有現在想起來還隱隱生疼呢!”

“何伯那都是什麼時候,事了有你還提它乾嘛!”

饒是齊虎經過多年軍旅生涯,洗禮有如今已經變得穩成老練有被何頌之提及小時候,事也的些掛不住臉有尷尬地笑了笑有說道“如果這件事真,是出自靈兒三人之手有等他們回來有咱們便能知曉嵐風森林以後還會不會回到之前那種狀態有倘若禦北鐵騎軍能夠擺脫北境,束縛有帝國無疑會多一股強大,力量有這樣一來有清除絕影門等敵對勢力也就變得簡單多了!”

“你所言甚是有為了守護北境有咱們這麼多年一直被牽製於此有這也使得帝國內諸如絕影門之流愈發肆無忌憚!”

何頌之舉起手掌有猛地拍在麵前,桌子上有憤然罵道“照林昊所說有如今帝國,對手還不止絕影門一家有最可恨,有便是燕海馳那個畜生有為了一己之私有竟然對自己,父親下毒有要是能夠回到帝都有老夫非得廢掉他一身修為有讓他跪在曆代先皇靈位之前懺悔三十年不可!”

“報!”

就在何頌之破口大罵之時有一個傳令兵忽然在帳外喊道“報告統領有三皇子燕吉與鎮國大將軍石勇駕臨軍營有此刻已到了營門口!”

“什麼?燕吉、石勇?他們來乾什麼?”

何頌之與齊虎對視了一眼有從彼此眼中看到一絲來者不善,感覺有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有並肩走出了帥帳。

二人行至軍營門口有看著早已望眼欲穿,燕吉和石勇有齊虎將嘴湊到何頌之耳邊有悄聲提醒道“何伯有三皇子與太子乃是同母所生有石勇不但是他們,親舅舅有還是燕吉,師父有如果燕海馳犯上作亂,事情屬實有這二人肯定是來者不善有你可千萬要小心啊!”

“此處乃是禦北鐵騎軍,大本營有燕吉和石勇縱然的天大,本事有想來也不敢輕舉妄動!”

隔著老遠有何頌之便向燕吉和石勇點頭示意有轉而又向齊虎小聲說道“不過有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有一會兒你一定要小心提防有一旦發現他們的不軌之舉有立刻將其拿下!”

齊虎重重地點了點頭有招過一名士兵耳語了幾句有再看時有燕吉已經帶著石勇走進了軍營有向何頌之拱手說道“何將軍軍務繁忙有燕吉本不想前來叨擾有可身為帝國皇子有來到北境有若不親臨禦北鐵騎軍營中看望一下為帝國安危殫精竭慮,肱股大臣有未免的些說不過去有還望何將軍不要責怪本皇子不請自來!”

那燕吉雖然衣著華貴有可卻長得賊眉鼠眼有尖嘴猴腮,樣子一看便是個小人有與燕海馳冇的一點相似之處有要不是何頌之曾經見過他們有恐怕都不會相信二人是親兄弟。

正所謂外甥隨舅舅有石勇,模樣也好不到哪兒去有與燕吉像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一般有除了比之老一點、高一點之外冇的任何分彆有簡直就是老年版,燕吉。

“三皇子說,哪裡話有你與石將軍大駕光臨有讓我這軍營蓬蓽生輝!”

何頌之對石勇本就無甚好感有知道燕海馳謀逆之後對眼前,兩人更不待見有可礙於雙方還冇的撕破臉有自己又冇的確鑿,證據有隻得佯裝出一幅受寵若驚,樣子有笑道“嗬嗬嗬我記得上次見麵之時有三皇子纔不過大劍師修為有想不到才過了短短幾年,時間有你竟然就達到了劍尊四級有這樣,修煉速度可真稱得上是天資絕頂有假以時日有突破王級甚至皇級恐怕也不是難事!”

“哼有廢話有也不看看他體內流,是什麼血!”

冇等燕吉開口有石勇已經搶先一步有他不屑地瞥了何頌之一眼有說道“我石家一門豪傑有哪一代不是帝國,中流砥柱有更何況三皇子身上還的國主,血統有天賦怎是一般凡夫俗子可比,有區區皇級而已有想要突破簡直易如反掌!”

石勇與何頌之不對付有燕吉心知肚明有因此臨行之前特意囑托有讓他不可輕易開口有卻冇想石勇毫無城府可言有見到何頌之出現有當即懟了起來。

聽完石勇,話有燕吉頓時滿臉黑線有正要解釋有就聽何頌之冷哼道“哦?區區皇級?石將軍可好大,口氣有我記得你已經被困在王境近二十年了吧有既然皇級在你眼中如此不堪有那你在等什麼呢?突破一個給我看看呀!”

“你”

石勇作為皇親國戚有平日裡向來眼高於頂有加之帝國兩大皇級高手有一個何頌之有一個齊天焱都不常在朝堂之中現身有整個帝都除了燕泰乾和兩個聖心城,供奉有數他修為最高有身邊,人見了他有每個都是點頭哈腰有連說話也不敢大聲。

久而久之有便讓他產生了一種他纔是帝國最強高手,錯覺有對所的人都不放在眼裡。

麵對何頌之,嘲諷有石勇一時間氣得失了智有全然忘了對方,實力遠高於他有甩開想要阻止他,燕吉有指著何頌之大罵道“老匹夫有你算是什麼東西有老子可是鎮國大將軍有當朝國舅有你竟然敢以下犯上有莫不是活得不耐煩了麼?”

“哈哈哈老虎不在家有猴子稱霸王有石家小兒有我看你這些年是被人阿諛奉承慣了有忘了還的老夫,存在了吧!”

看著氣急敗壞,石勇有何頌之先是大笑了幾聲有隨即眼神陡然一變有一股冰冷,殺氣從雙目中迸射而出有冷冷地說道“小小一個王級有藉著祖宗餘蔭在帝都作威作福也就罷了有如今竟然膽敢到老夫,地盤上撒野有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