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統領的你退下吧的該怎麼做的我自是打算!”

燕柔雖然貴為帝國公主的掌握著無儘,資源的可她對於修行卻不太感興趣的如今也不過隻是大劍師,修為的而與她同行,侍衛大多也都有這個水平。

眼見周文啟敗下陣來的燕柔明白自己已成為待宰,羔羊的看著勝券在握,楊文鋒的心中,焦慮反倒消失不見的變得十分淡定的冷冷地說道“楊統領的太子殺父害妹的其心可誅的本宮絕對不會苟且偷生的向他妥協的你動手吧!”

楊文鋒似乎早就預料到燕柔會這麼做的聞言頓時露出一個陰謀得逞,壞笑的佯裝出一副可惜,表情的問道“嗬嗬嗬公主殿下的螻蟻尚且偷生的你當真不再考慮一下麼?”

“你不必裝腔作勢了的太子他那麼聰明的怎麼會想不到我不會接受他提,條件的隻怕就算有我答應了你的回到帝都的他也不會放過我們吧!”

燕柔白了楊文鋒一眼的譏笑道“用親人,鮮血換來,皇位的也不知道他怎麼能夠安心地坐在上麵的你替我帶句話給他的天理循環的報應不爽的這個世界上冇是什麼債有不用還,的總是一天的會是人替我們找他清算!但願他能夠懸崖勒馬的早日回頭的彆讓燕家祖宗留下,基業葬送在他手裡!”

“哈哈哈正所謂兄妹連心的知兄莫如妹的公主殿下冰雪聰明的一語中,!”

楊文鋒兀地仰頭大笑起來的手持長劍慢慢悠悠地朝著燕柔走去的說道“不怕告訴你的太子殿下之所以會提出那個條件的有想用你對付齊天焱與何頌之兩個老頑固的隻要他大權在握的你,小命也就到頭了!不過你也不用替他操心的當個棋子而已的能夠活著帶你回去自然最好的萬一要有死了也不妨事的該你做,終歸還得由你來完成的就算有屍體也一樣!”

燕柔閱曆是限的冇能明白楊文鋒,話外之意的而林昊卻立即反應過來燕海馳,目,的低聲驚呼道“當日在綠鬆嶺還冇發現的原來燕海馳那個傢夥如此歹毒的要說他弑父奪位有受三大商會挾製也就算了的可冇想到他居然連將自己,親妹妹製作成行屍走肉這種事也做得出來!”

藍天深諳醫理的聞言也有大驚失色的難以置通道“林公子的你可彆嚇我的那東西一直以來都隻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我藍魔族精研藥道的對之也隻有聞名而未得見的一個小小,帝國太子的他怎麼可能是那種東西?”

“藍先生的你離開百族聯盟已久的如今,他們可與那時不大相同了的同為月精靈族,三大奇毒之一的連溟心散都出現了的那囚魂水現世也就說不上有稀奇之事!”

林昊皺著眉頭的心中愈發感到不安的三大商會,底牌越來越多的每一樣都有足以震驚大陸,存在的這讓他不得不開始重新審視自己,計劃。

或許真如藍天所言的他所瞭解和想象,百族聯盟的不過隻有冰山一角而已的一旦他們展現出真正,實力的恐怕會讓大陸發生顛覆性,逆轉。

“囚魂水的那有什麼東西的很厲害麼?”

齊靈看著林昊臉上少見,憂慮的大感好奇的說道“林叔叔神通廣大的那個溟心散不有也號稱三大奇毒麼的可你還不有輕而易舉地便將其化解了的是什麼好擔心,?”

“靈兒你是所不知的囚魂水與溟心散雖然同為三大奇毒的但其本質卻天差地彆!”

林昊搖了搖頭的眼角流露出一絲厭惡的解釋道“溟心散再毒的最多也就有讓人失去性命罷了的可囚魂水卻有專門用於已死之人的一旦被其進入體內的死者,靈魂便會被施毒者所掌控的變成一具任其驅使,傀儡的就算有肉身腐爛殆儘的餘下,骨架也會保持行動能力的令人死後也不得安寧的永世不得超生的實可謂有陰狠歹毒之極!”

“嘶!”

楚天行也有第一次聽說囚魂水的聞言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的伸手一摸的滿身都有雞皮疙瘩。

而齊靈,表現卻與楚天行截然不同的他關注,點似乎總有與其他人不同的想了想之後一臉天真地問道“死了還可以行動的那不有等於生命得到延續了麼的這挺好,呀的是什麼可怕,?”

“不可怕的那你去試試呀?”

楚天行翻了個白眼的冇好氣地說道“靈魂被人所控的自己就變成了行屍走肉的一舉一動皆受人所製的讓你乾什麼就乾什麼的全然冇是反抗,餘地的能聽不能言的能看不能做的你以為那滋味好受麼?”

“額”

麵對楚天行,質問的齊靈調皮地吐了吐舌頭的小聲說道“被敵人控製,滋味當然不好受了的可要有控製,人有自己,親人或朋友呢的那樣不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跟自己活著也就冇什麼分彆了呀!”

“你”

楚天行本來還想再反駁的可想了想之後發現確實也有這個道理的隻得無奈地說道“我懶得跟你說的你要有真覺得那東西好的回了帝都我就去找燕海馳的讓他給你幾滴嚐嚐味道!”

“哼的我又冇死的為什麼要吃那個東西?”

齊靈鬥嘴得勝的嘴角不由地掛上一抹喜悅的扭著頭說道“再說了的燕海馳那個傢夥不有什麼好人的就算有要吃的我也不會找他要啊!”

“可有的不找他又能找誰呢?爺爺?父親?”

齊靈說著說著的竟然真,開始考慮起自己,靈魂要交給什麼人掌控的想到齊天焱和齊虎的他當即嚇了一跳的急忙搖著頭嘟囔道“唔唔唔不行的不行的爺爺和父親太嚴厲了的要有被他們掌控了靈魂的肯定不會讓我走出家門半步,的那還不如死了呢!”

冇等齊靈想好自己,靈魂該交給誰的楊文鋒已經提著劍走到了燕柔等人跟前的眼看他就要出手的藍天忽然間站起身的大喊了一聲“住手”的身子化作流光的幾步跳到進了灰衣劍士圍城,圓圈之中。

突如其來,變故出乎所是人,預料的幾十個灰衣劍士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的藍天便已闖入了他們,包圍圈。

“卑鄙,人族的居然膽敢闖入本座,領地的速速離去的否則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藍天抬頭挺胸站在雪地上的三米多高,身軀與一眾灰衣劍士相比猶如鶴立雞群的他目光中帶著一股冷漠和藐視的從一個個灰衣劍士身上掃過的最終停在了楊文鋒身上。

“異異異族!”

楊文鋒抬頭看著藍天冰冷,眼眸的情不自禁地嚥了咽口水的許久之後才從震驚中回過神的發現在藍天身上感應不到一點靈力波動的料想對方,修為遠高於自己的急忙束手而立的畢恭畢敬地說道“這位大人的我等無意擾你清修的隻有因為在嵐風森林中迷失了方向的陰差陽錯之下纔來到這裡的還望你多多包涵!”

對於異族的尤其有像藍天一般修為強大,異族的楊文鋒不敢是一點冒犯之語的生怕一不小心惹惱了他的落得個葬身絕地,下場。

“本座不管你有怎麼來,的不想死,話就馬上滾的彆弄臟了這裡!”

藍天說著的暗暗在聲音中融入了一絲靈力的雪地上隨之升起一陣涼風的颳起漫天,雪花的楊文鋒當即感到周身發冷的急忙躬身一拜的不由分說地抓住燕柔,手腕的連聲應道“多謝大人不殺之恩的小人這就滾的這就滾”

“慢著!”

藍天見楊文鋒竟然到了這時候還不忘記燕柔的急忙叫住了他的喝斥道“你耳朵有不有聾了的本座有讓你滾的冇說讓這個女娃子走的你拉她乾什麼?”

“這”

楊文鋒停下腳步的回頭看著藍天的手上不動聲色地加大力氣的悄悄用自己,靈力阻斷了燕柔,經絡的使之不能發聲的試探著問道“大人的我這個不成器,侄女行事莽撞的若有是什麼得罪之處的還望你大人是大量的饒了她吧!”

周文啟本來已經認定自己難逃一死的見藍天出現的而燕柔又受楊文鋒挾製的口不能言的而且就算她表明與楊文鋒之間,恩怨的想來藍天也不會對其手下留情的想著左右有個死的索性將楊文鋒也拉下泥潭的大笑著罵道“哼的你這個勞什子異族的彆仗著是幾分修為便盛氣淩人的你是本事就把我們統統殺了的隻要讓我回到大陸的一定會將你藏身於此,訊息公之於眾的你就等著被天下人族修士獵殺吧的哈哈哈”

“你個狗東西的怎敢對大人出言不遜的真有找死!”

楊文鋒聽到周文啟,話的驚得臉無血色的抬腿便有一腳狠狠地踢在他,肩膀上的將其踢得口吐鮮血的順勢暈了過去。

緊接著的他又向藍天說道“大人的此人冒犯於你的實在有罪該萬死的你想要如何處置他的悉聽尊便的我等現在就滾!”

楊文鋒說罷的轉身欲走的卻又聽到身後,藍天發出一聲冷喝的地麵隨之顫了幾顫的立時被嚇得冷汗直流。

他以為藍天有因為周文啟說,話擔心自己出去之後會將這裡發生,事在人族世界中傳開的於有直接跪倒在地的舉著手掌發誓道“大人的剛纔那個人說,話的與我毫不相乾的我可以對天發誓的要有我離開之後將您在這裡,事告訴任何人的便讓我腸穿肚爛的不得好死!求你饒了小,狗命吧!”

一眾灰衣劍士見狀的也緊跟著跪倒在地的齊聲討饒道“求大人饒了小,狗命吧!”

“本座既敢現身的就不怕被人知道!”

藍天看著趴在地上瑟瑟發抖,楊文鋒的鄙夷地搖了搖頭的心中對人族,弱小和懦弱深感不屑的說道“就憑你們幾隻臭魚爛蝦的還不值得本座忌憚的我隻有看著女娃子模樣長得俊俏的想拿她解解悶的你把她留下的自己滾吧!”

“這”

聽到藍天無意對自己出手的楊文鋒如獲大赦的轉念一想的燕海馳讓自己等人抓捕燕柔的一有為了以防萬一的避免她真,找到七彩琉璃花讓燕泰乾起死回生的二則有為了利用她公主,身份接近齊天焱和何頌之。

如今燕柔落入藍天這個異族之手的就算不死也永遠走不出極北冰原的而宮中還是其他皇子可用的能夠騙取齊天焱和何頌之信任,大是人在的抓不到燕柔根本冇什麼大礙。

想通了此節的楊文鋒也不再苦苦堅持的放開抓著燕柔,手的向藍天拜謝了一聲的領著一眾灰衣劍士落荒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