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三人擁在城樓邊,隻見平原之上黑壓壓的一片,一眼望去全是魔獸,密密麻麻地的像是一股滔天巨浪,朝著慶陽城席捲而來,獸群揚起的塵土直衝雲霄,將天邊夕陽發出的微光都給遮蔽了,天色瞬間變得陰暗了起來。

“快快擊鼓整隊,準備迎敵!”賀國甫從城樓之下衝了上來,邊跑邊喊。

“且慢!”楚天嵐聞言,急忙阻止。

賀國甫雖為一城之主,卻從未見過如此陣仗,他本以為所謂的獸群不過幾百最多不過上千頭魔獸罷了,有帝國供奉和各大城主親自率領的伏魔衛隊,可以輕鬆地碾壓。可冇想到展現在他眼前的獸群比他想象的要多幾十倍,一時間不由地慌了起來。

楚天嵐看著賀國甫驚慌失措的樣子,說:“賀城主,眼下我軍尚未齊集,各城衛隊各自為營,貿然出擊,定會成為這漫漫獸群的嘴下亡魂,切不可妄動!”

賀國甫驚覺自己失態,長吸一口氣平複了心神,問道:“那依楚大哥之見,該作何應對?”

楚天嵐環顧了一下四周,指了指城牆兩旁的山崖,說:“獸群直麵慶陽而來,這城樓兩旁的絕壁可以成為我們的倚仗,咱們隻需要守住城門即可,賀城主,城內現有多少衛隊?”

“國主派七大城城主親率衛隊來慶陽城助陣,可眼下算您在內纔到了四位,加上我城中的幾千人馬,城內能派出去迎戰的隻有不到兩萬人!”賀國甫想了想,答道。

楚天嵐掐指算了算,說:“這樣,慶陽城一共有六道城門,賀城主立馬去與其他三位城主彙合,你們率領各自的衛隊由南向北依次各守一處,你再從你的營中抽調一千人到城樓之上用魔靈大炮阻擊獸群!”

“好!我現在就去安排!”賀國甫正欲轉身離去,忽然又回頭問道:“那餘下的兩道呢?”

楚天嵐與林昊對視一眼,又看了看黃桐所處的城樓,淡然道:“靠北餘下的兩道城門,就由我武陽城的人負責!”

“可是,楚大哥您才帶了三千人,如何能夠同時抵禦兩道城門?”賀國甫不放心地問道。

楚天嵐拍了拍賀國甫的肩膀,說:“放心吧!如果有一隻魔獸突破我武陽衛隊防守的城門,我楚天嵐願以項上人頭謝罪!”

冇等賀國甫再說什麼,黃桐陰沉的聲音忽然響起:“好!不愧是神風三皇,楚城主這份氣魄當真是讓老夫佩服!”

“供奉大人過獎了,武陽城區區之眾,憑的不過是一股不怕死的莽勁罷了,可算不上什麼氣魄!”楚天嵐看也不看黃桐,冷言答道。

“哈哈哈......我早聽聞楚城主心直口快,今日算是領教了!”黃桐乾笑了幾聲,又說:“不過獸群茫茫,楚城主勢單力薄,切不可逞匹

夫之勇!就讓老夫來助你一臂之力吧,也讓我領略一下傳說中的神風三皇的英姿!”

一旁的賀國甫聞言,生怕楚天嵐不允,急忙開口道:“有黃供奉親自出手,那必是萬無一失了,屬下這就去向其他三位城主傳達作戰計劃!”

賀國甫說罷轉身離去,臨走之時還不忘朝楚天嵐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彆再頂撞黃桐。

林昊與楚天嵐本來還在為找不到合適的機會誅殺黃桐而憂慮,誰知他此時竟自己送上門來,心中高興得不行,哪裡還會拒絕,礙於之前在賀國甫麵前演了戲,便佯裝得很勉強地默認了。

楚天嵐見獸群離慶陽城越來越近,轉身向楚天行命令道:“天行,你率領武陽衛隊去北二門!記住,除非你們全軍覆冇,否則彆讓一隻魔獸越過城門!”

“是,父親!”

楚天行抱拳領命,朝著城內奔去。

“林昊,你便與為師一起,協助黃供奉堅守北一門吧!你修為尚淺,可彆想著爭功,就跟在為師後麵看看便了,切莫不要上前,若不然一不小心丟了小命可冇地哭!”楚天嵐又朝林昊若叮囑道。

“弟子謹記!”林昊俯首應道。

楚天嵐說話間,賀國甫旗下的衛隊已陸續登上城樓,五人一隊抬著一箱箱裝滿魔晶的木箱子守在二百尊魔靈大炮之前,城牆下的各個城門口也齊整整地列滿了各城的衛隊,一時之間旌旗招展,戰陣林立。

“咚、咚、咚......”

夕陽墜落,天際隱隱泛出幾粒閃爍的星光。在獸群距離慶陽城樓不足一裡之時,城牆兩端的鼓樓之上的戰鼓終於被捶響。

伴隨著一陣激昂的戰鼓聲,慶陽城樓之上的兩百尊魔靈大炮齊聲發射。一顆顆魔晶被魔靈大炮轉化為一道道刺眼的靈力光束朝著獸群飛去,霎時間,原野之上被五顏六色的靈力波所覆蓋,無數的魔獸哀鳴聲從爆炸的火光中傳來。

魔靈大炮的攻擊持續了整整半個小時,當最後一枚魔晶化作靈光在原野上消散後,天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原野之上不斷地有魔獸痛苦的嘶鳴之聲響起,還伴隨著一陣陣刺鼻的焦臭味。

“點火!迎戰!”

隨著賀國甫的一聲高呼,城樓之上忽然燃起了無數的火把,將光明重新帶回了慶陽城外。

聽著一陣陣獸群奔襲之聲從黑暗中傳來,楚天嵐扭頭看了黃桐一眼,拉起林昊的手臂,從城樓之上一躍而下,隨後穩穩地立在了城門前。

黃桐見狀,也飛身躍下城樓,與楚天嵐齊身而立,右手憑空一招,將一柄長劍握在手中。

隻見黃桐手中的劍長約三尺,通體呈棕褐色,劍身之上佈滿了扭曲交錯的紋路,在火光的映襯下泛起一陣迷?的霧氣,竟是一柄木劍

“這柄凰木劍是老夫用一株千年神凰木所煉成的,前前後後耗費了我五十年的時間。自打此劍煉成之後還未染過血,想不到今日首次出鞘便是與神風三皇之一的楚城主並肩作戰,真是大幸!”黃桐皮笑肉不笑地看著楚天嵐說到。

楚天嵐右手一抖,袖中鑽出一柄錚亮的鐵劍,劍身帶著陰鬱的紅光,劍脊上暗紅的靈線像是毒蛇的信子般不斷閃爍,在火光中顯得十分詭異。

“正所謂‘根骨不足,假器之力’,看樣子供奉大人是深諳此道啊,修為不行,便弄些神木仙鐵來壯膽,哈哈哈......”

楚天嵐大笑幾聲,舉起自己手中之劍,眼神陡然間變得狠厲起來,說:“我可冇那麼多講究,我這劍就是從武陽城的一個普通鐵匠鋪買來的!用它,照樣可以殺人!”

黃桐看著楚天嵐眼中露出的殺意,內心一凜,怒喝道:“楚城主,你此語何意?”

“嘿嘿嘿......何意?!殺雞焉用牛刀,你這樣的貨色,就配得上這樣的劍!”楚天嵐目露凶光,低聲笑答。

“楚天嵐,你想乾什麼?”黃桐後退了半步,麵露懼色。

“我想乾什麼?難道你看不出來麼?你仗著聖心城供奉的身份在神風國為非作歹,用人血修煉邪功,你當我神風三皇眼瞎麼?”楚天嵐怒罵道。

黃桐皺起眉頭,問道:“這麼說,你此舉是左文昭授意的?”

“哼,你將死之人,我懶得跟你說那麼多,想知道就去地獄打聽去吧!”

楚天嵐心中暗喜,見目的已達到,也不再廢話,催動靈力,長劍之上暴起一陣紅光向黃桐攻去。

林昊站在一旁,一直留意著城樓之上的動靜,見楚天嵐出手,手中握住的幾粒石子順勢拋出,將城樓之上的火把儘數打落在地,三人所在的地方瞬間陷入了黑暗,隻有楚天嵐的劍光在黑暗中閃耀。

“我早就懷疑神風國對聖心城有不忠之心,想不到今日你們竟敢明目張膽地襲殺老夫這個供奉,當真是反了天了!”

黃桐見楚天嵐朝著自己襲來,原本驚慌的神情陡然一變,側身躲過了致命一擊,回身淡然說:“不過,就憑你一個楚天嵐,想取老夫性命,隻怕是有些不自量力了吧!”

黃桐話音一畢,一股強大的靈壓從他乾枯的身體之中猛地竄起,外溢的靈力將他周身的衣物漲得鼓了起來,連楚天嵐也在無防備之下被那股靈壓逼得退了半步。

“楚天嵐,你知道為何此次伏魔之戰會是老夫掛帥麼?”黃桐陰森地笑問。

楚天嵐看著靈力暴漲的黃桐,才明白林昊之前所言非虛,黃桐一直扮豬吃老虎,他的靈力修為顯然比自己要高出許多,自己想要殺他,他也早就盯上了自

己。

楚天嵐未及回答,一旁的林昊便問道:“司徒家獨創的血靈劍法從不外傳他姓之人,想不到你也會,你莫不是司徒家哪個浪蕩子弟的私生子?”

“什麼?!你......你是什麼人?怎麼會知道血靈劍法?”黃桐臉色一變,顫聲問道。

林昊搖了搖頭,苦笑道:“在修為晉升劍宗之時,便將自己的靈脈一分為二,將其一導出體外,融合匹配自己靈力屬性的容器煉製成靈劍,而後不斷地用其他修士的鮮血澆灌,到仙級之後合二為一,便可輕鬆突破神級。一人成神,萬人殞命,如此陰狠毒辣的功法,竟然能夠穩坐於聖心十殿之中,當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黃桐聽著林昊的話,心中升起一股危機感,沉聲質問道:“你到底是誰?”

林昊冇有回答,自顧著說:“血靈劍法最大的妙處,便是可以不用擔心身體吸入其他元素的靈力而遭到反噬,用鮮血澆灌靈劍,讓靈劍來承受這一切,合二為一時,到自己體內的就是純粹的不帶任何屬性的靈力。說實話,我都有點佩服司徒家那個創造這套功法的人了,居然能想出如此不要臉的辦法!”

“你修為已至皇級巔峰,此次落日森林獸群作亂,神風國遣七大城主迎敵,你主動請纓,是不是以為可以趁機悄悄滅掉數名皇級高手,從而助你一舉成仙乃至突破神級?可惜遇到了我,你的如意算盤就要落空了!”

林昊微微一笑,娓娓道出了黃桐的陰謀。

黃桐沉默了半晌,兀地發出一陣陰笑:“桀桀桀......你既然知道血靈劍法的奧秘,就應該聽說過修行此劍法的人人劍皆可為戰,你區區劍宗修為,加上一個劍皇,又能耐我何!乖乖地助我成神吧,拿命來!”

黃桐話音未畢,身子已化作一道影子朝著林昊飛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