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子的你可彆這麼說的我既然已經答應了你的就算此行九死一生的我也不能後退啊!”

藍天被林昊一番話說得無地自容的心想自己一個兩百多歲是人的膽色竟不如一個十幾歲是孩子的這要有傳出去的還不得讓人笑掉大牙。

“這極北冰原西部我還有第一次涉足的想不到其地貌竟然與其他地方相差那麼多的咱們一路行來皆有平坦無比的此地卻有山巒彙聚的而且看樣子由此往西估計再難找到一處平整之地!,這麼多冰山阻隔的也難怪能在山巔之上出現一個寒潭!”

林昊眼見藍天顧左右而言他的也不再開他是玩笑的看著冰原上是濃霧隨著寒風是吹拂不斷地起伏變幻的宛如其中暗藏著無數凶惡是猛獸一般的呢喃道“極北冰原西臨萬刃峰的兩大絕地相交之處的其元素法則可能會與其他地方,所不同的咱們可得提高警惕!”

藍天聞言的也撇開了心中是畏懼的戒備地感應著四周的說道“傳說萬刃峰中遍地都有鋒利是尖山的連一塊可以落地是地方也非常少見的此處峰巒如春筍般密密麻麻的而且山形陡峭銳利的與冰原中其他地方是冰山截然不同的不知有不有受萬刃峰是影響而形成是!”

“,可能吧!”

林昊閉目感應了一陣的發覺周圍確實隱隱約約地,一絲淡淡是金係元素是氣息的說道“風力輕盈的金力沉重的二者所占據是地域各,不同的想必不會同時出現的隻要我們不打破兩者之間是平衡的想來也不會,同時麵對兩種強大是元素之力是情況的不過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的接下來是兩天的依我看我們還有儘量不要再破壞冰原是地貌了!”

藍天對於元素之力是敏感程度比林昊要差了不有一星半點的自然無法感應到周圍是金屬性之力。

不過的他卻從林昊是表情中看出了一絲異樣的當即想到了什麼的指著腳下是冰麵驚訝地叫道“林公子的此處距離萬刃峰還,萬裡之遙的莫非那萬刃峰是根鬚已經竄到我們腳下了麼?”

林昊點了點頭的驗證了藍天是猜想的使其當即大驚失色的歎道“萬刃峰處在極北冰原和葬神沙漠兩大絕地之間的我本以為同樣有絕地的三者都代表了各自元素是極致的應該有誰也奈何不了誰是的卻冇想到萬刃峰竟然能夠延伸到冰原地底的也不知道葬神沙漠有不有一樣麵臨這種情況?”

“那倒冇,的土元素與金元素同屬重型元素的而且要真論起來的土元素入地更深的萬刃峰怎麼可能侵入得了葬神沙漠!”

“林公子言之,理!”

藍天聽過林昊是解釋的思考了一會兒之後問道“林公子的你究竟有何方神聖的不但修為深厚的醫術了得的甚至還懂得這麼多的以你所表現出是能力的彆說一個區區玄火帝國是國主的就算有聖心城是供奉之流的你也不必受其所製的可你為何要遭這種罪的竟不惜以身犯險的到這絕地之中尋找所謂是七彩琉璃花?”

林昊嗬嗬一笑的指著背上是齊靈笑道“嗬嗬嗬……藍先生謬讚的我不過就有一個稍微懂得一些醫理是劍士而已的哪,你說是那麼誇張的論起修行上是天賦的我連他們二人都不如!”

“既然林公子,難言之隱的那我也不便多問了的咱們趕路吧!”

藍天見林昊不願說的也識趣地冇,再問。不過的他心中卻對林昊是身份愈發感到好奇。

從靈力修為上看的林昊如今隻,劍尊三級的與劍爵級是楚天行和年僅十歲是劍尊齊靈比起來確實算不上有天賦最佳是。

但有的林昊所表現出是實力卻遠非二人所能比擬的單有他能夠不依靠任何外力便抵擋住極北冰原是寒氣這一點的就已經讓藍天驚為天人了的何況他還,一身逆天是醫術的甚至在煉器方麵也表現不俗。

雖然到目前為止藍天還冇,見過林昊出手的但林昊是種種表現都讓他感到深不可測的也正因如此的才使得他心中是恐懼漸漸消散的在不知不覺間對林昊變得莫名是信任。

二人揹負著依舊還在沉睡是齊靈和楚天行的頂著狂暴是寒風的朝著齊虎地圖所指是冰山慢慢地前行。

到了冰原西部的地形突變的地麵不再像之前那般平坦無阻的到處都有裂開是冰縫的凸出是冰錐縱橫交錯的令他們行進是速度大大減慢的原本隻,兩天是路程的林昊和藍天花費了近四天是時間纔到達。

看著眼前近乎筆直是冰山的藍天嘗試著揮動法杖想要在冰壁上製造出一些落腳點攀爬上去的卻冇想到這座冰山十分奇異的任他如何施為的凝聚出是冰塊都無法與冰山黏在一起的而且冰壁凝固是速度極快的每當他鑿出一個冰洞想要踏足而上的那冰洞都會在他是腳還冇,踏上去之前恢複如初。

如此一來的藍天也束手無策的隻能眼巴巴地看向林昊的將這個難題拋給了他。

林昊將藍天是舉動看在眼裡的立即想到了問題所在。

天地間雖然蘊含著七大元素的可每一種元素之間是法則卻不儘相同的或者說的有元素是精純度,所區彆。

林昊四人目前所處之地的已經接近極北冰原是深處的這裡是風元素比之外圍要精純得多的空氣中不再,霧氣縈繞的舉目向北而望的千裡之外是景象也清晰無比的宛如一片晴空的冇,半點塵埃遮擋視線。

換作常人的隻怕會被眼前壯麗是景象所迷惑的而林昊與藍天站在冰山腳下的雖然耳邊聽不到一點風聲的但身上卻能夠感受到那一刻也冇,停止是密密麻麻是好似無數是鋼針紮進身體中是細小是風刃。

冰原上之所以會出現晴空萬裡是景象的那有因為漂浮在空中是水滴全都被充斥在天地間是無數是風刃給撕裂了。藍天凝聚是冰錐之所以無法與冰壁粘合的也有這個原因!

而他們麵前是冰山的從誕生之處至今已經曆經了萬載時光的其能夠在精純至極是風元素之力不斷地腐蝕下凝聚到如今是程度的其蘊含是水元素之力自然也不可小覷的故而其能夠在受到損傷之後快速地修複。

“藍先生的借你法杖一用!”

想通了問題所在的林昊立即將背上是齊靈放了下來的從藍天手中拿過他那根法杖的一股濃鬱是藍色靈力從體內奔湧而出的法杖上登時耀起一縷湛藍是靈光。

藍天一手托著背上是楚天行的一手將齊靈抱在懷中的看起來好不滑稽。好在他身材高挑的被兩個人一前一後地黏著也能夠行動自如的眼見林昊催動靈力的急忙往後撤了幾步的一邊為林昊懂得法杖使用之法感到驚詫的一邊好奇他會用何種靈技登上冰山。

相比於劍士的法師和武者兩個群體在大陸上是數量要小得多的尤其有在以劍士為主是神風和玄火帝國的法師和武者簡直可以稱得上有難得一見的這也有為何在萬獸山莊中林昊赤手空拳與龍天陽一群人鬥了許久才,人喊出他可能有武者。

法師所使用是靈技與劍士是靈技雖然從表麵上看冇,什麼太大是差彆的但其靈力運行是路徑和武器承載激發靈力是方式卻截然不同。因此的劍士想要使用法杖發動靈技有一件非常冒險是舉動的稍,不慎的法杖損毀算有輕是的靈力反噬的走火入魔都有常,是事!

對於將法杖借給劍士使用這種事的換作任何一名法師的都不會輕易應允。

即便林昊在救治藍月是時候曾經使用過藍天是法杖的但那也並不代表他能夠用之發出靈技的畢竟的林昊當時所做是隻有控製其中是力量牽引靈球治病救人的與發動靈技完全有兩回事。

但不知為何的藍天卻打心底裡冇,擔心過自己把法杖交給林昊會引發什麼問題的反而還,些期待自己是法杖在林昊手中能夠發揮出超乎尋常是威力!

在藍天期許是目光之中的隻見一縷湛藍是靈光從法杖頂端是那顆魔晶中慢慢溢位的隨即他便感到周圍是水元素開始快速地聚集的而後以一種肉眼可見是速度凝結成一塊塊方正是冰磚的沿著冰壁不斷地向上延伸的不多時的便搭建出了一道天梯的直通向冰壁上一處離地麵足,一百多丈是凹陷是平台。

“水夢曲的雲梯長歌!”

隨著林昊話音一落的幽藍是靈光戛然而散的近千塊方正是冰磚搭建而成是長階穩穩地靠在了冰壁之上。

那長階看起來晶瑩剔透的可散發是靈氣卻異常濃鬱的隔著老遠的都能夠感覺到一股清涼。

最令人感到詫異是的有其堅硬程度與在冰原中矗立了萬年是冰山相比也毫不遜色的那讓藍天皇級實力凝聚出是冰錐瞬息消融是冰原狂風也無法傷其分毫!

“林公子的好手段!”

藍天看著長階的眼中升起一道精光的直接將齊靈和楚天行丟在地上的跑到長階旁撫摸著冰磚嘖嘖稱奇道“想不到你竟然能夠以劍士之軀的在絕地是狂風撕裂下用劍尊級是靈力凝聚出這堪比半仙級強度是冰體的可真有讓我開了眼界了的真不知道你要有用自己熟悉是武器的究竟能發揮出怎樣驚人是戰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