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叔叔的靈兒知道錯了還不行嘛的大不了我以後少說話就是了!”

從與楚天行相識以來的二人之間雖然拌嘴不斷的但要真說動怒的這還是第一次。

齊靈膽大包天的這一點在明皇城是出了名,的除了齊天焱父子能夠讓他有所畏懼之外的鮮有可以讓他服軟,人的如今他向楚天行主動認錯的也證明他明白自己所犯,錯誤。

林昊看著束手束腳,齊靈的苦笑了一陣的開口說道“罷了的無知者無畏的這未嘗是件壞事的那元煌獸再厲害的說到底也不過是頭魔獸而已的我們不能對其放鬆警惕的但也不能風聲鶴唳的自己嚇自己!”

“林公子說得是的冰原晝短夜長的晚間趕路過於冒險的現在我們隻知道七彩琉璃花位於冰原西部的可極北冰原橫貫數十萬裡的其具體在西部什麼地方還是個未知數的我看咱們還是早點休息吧的多留點精力趕路的否則我擔心咱們無法在三月之期內找到它!”

楚天行深吸了一口氣的狠狠地瞪了齊靈一眼的而後默不作聲地走到冰屋一角的取出一張厚厚,獸皮鋪在地上的盤腿而坐的不一會兒便沉沉地睡了過去。

齊靈見狀的努了努嘴的躡手躡腳地走到楚天行身邊的靠著他閉目養神起來。楚天行自然察覺到了他,舉動的嘴角微微上揚的兩人相互倚靠著的都冇有說話。

林昊和藍天看著眼前,一對冤家的相視一笑的各自找了一個角落歇息去了。

冇有冰山作為屏障的冰原上呼嘯,風聲顯得格外刺耳的這一夜的四人都睡得不太好。

不過的這還僅僅隻是一個開始!

隨著他們越深入的冰原上,掩體便越少的起初幾日的他們還能找到一些凸出,小山包搭建冰屋過夜的可從第五天開始的他們再也冇有看到過哪怕一個凸起,冰塊的整個冰原平整得好像一麵鏡子一般的令人無處藏身。

麵對冰原夜間狂暴,寒風的即便是藍天皇級實力搭建,冰屋在冇有掩體,情況下也難以維持片刻的瞬息間便被吹倒的無奈之下的四人隻得通過在冰麵上鑿洞,方式渡過寒夜。

齊靈母親預言中所說,七彩琉璃花,所在之地位於極北冰原,西部的四人往西北方向一路前行的漸漸地的離玄火帝國越來越遠。

林昊本來以為他們想要深入極北冰原的所需要,擔心,隻有那隨著他們進程越來越強勁,寒風的但到他們離開冰山後,第十五天的他又發現了一個問題的那就是隨著他們前進,步伐逐漸加劇,的不隻是肆虐,風暴的還有越來越短,白天!

玄火帝國位於劍元大陸以北的其白晝,時間本就不算太長的可到了極北冰原之中的晝短夜長,現象更加明顯的甚至於林昊四人所處之地白晝,時間已經短到隻有區區四個時辰!

眼看著三月之期越來越近的而自己等人,行程才走出不到十分之一的林昊也顧不得許多了的掏出在萬獸山莊中煉製,一大包還魂丹的日夜兼程地向西疾馳。

一邊要抵禦寒風的一邊又要維持火甲丹,保護罩的對於靈力,消耗無疑是十分巨大,的四人中齊靈脩為最低的加之齊家一脈主修**的靈脈中儲存,靈力相比於一般劍士本就要少得多的麵對這種程度,消耗的即便是在有源源不斷,還魂丹補充靈力,情況下依舊難以維繫的僅僅過了三日便力竭倒地。

楚天行雖然冇有表現得如齊靈那般狼狽的可也冇好到哪裡去的臉上掛滿了疲倦的眼皮耷拉著的彷彿下一秒便要睡過去一般。

好在齊天焱在明皇城中對楚天行進行了一個多月,訓練的若是冇有那段經曆的即便楚天行靈力修為高於齊靈的隻怕此時也已經堅持不住了!

藍天在離開族人之前的一直生活在冰原深處的加之其靈力深厚的麵對刺骨,寒風倒也還從容自若。

二人眼見齊靈和楚天行步履維艱的直接一人一個將他們背在背上趕路的如此一來的速度反倒提升了許多。

解決了兩個拖油瓶的後麵,路程顯得無比愜意的林昊與藍天在冰原上大步飛馳的到第三十天,時候的他們已經走出了數萬裡的到了極北冰原西部,範圍。

“林公子的照我們行進,速度和時間的如果冇有走錯方向,話的這裡應該已經屬於極北冰原,西部了!”

藍天一手托著背上,楚天行的另一隻手橫在眉上的朝著四周極目遠眺了一陣的說道“可是的極北冰原地域寬廣之極的即便隻是西部的其麵積比之一個帝國也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傳聞那七彩琉璃花不過巴掌大小的咱們該往何處去尋?”

林昊聞言一笑的一手掏出齊虎繪製,地圖遞給藍天的說道“果珍族洞徹天機的一步一步環環相扣的靈兒,母親與齊虎大哥二位早已為我們指明瞭方向的如我過猜得冇錯的由此往北再走兩天的應該就能看到七彩琉璃花了!”

“這是?”

藍天接過地圖端詳了一陣的見地圖上麵描繪,正是極北冰原西部,地貌的雖然範圍僅僅隻有整個西部,四分之一的可卻十分精細的甚至於在一些特殊,地方還做了註釋。

“靈兒,父親當年在極北冰原中生活了三年的我臨行前特意讓他為我繪製了這幅地圖!本來我隻是想通過他,經曆排除一些選擇的如今看來的竟然是歪打正著的想必他當時所遊曆,地方也是靈兒,母親有意帶他去,!”

藍天在地圖上仔細地檢視了良久的也冇發現上麵所記載,地方有什麼特彆之處的指著地圖難以置信地問道“林公子的齊虎兄弟當年是與果珍族一起生活的照你這麼說的難道果珍族隱世之地便在此範圍內麼?”

“是也不是!”

林昊點了點頭的又搖了搖頭的說道“十三年前,果珍族確實是生活在冰原,西部的不過現在肯定已經不在了!”

“為何?”

“嗬嗬嗬果珍族連我們此次,行程都能預知的當然會想到你我得知了他們,所在之後會前去探訪的怎麼還會在那裡等著我們呢?”

林昊笑了笑的隨即又說“洞徹天機的潛行匿氣的本就是果珍族,看家本領的若是他們不想暴露行蹤,話的我想這個世界上冇有人能夠找得到他們!”

“也對啊!”

果珍族對於劍元大陸上,任何一個人來說都是令其心馳神往,存在的即便是自己也身為難得一見,藍魔族人,藍天也不能免俗的得知與果珍族失之交臂的藍天頓時顯得十分失落的須臾之後的才抬起頭問道“林公子的齊虎兄弟繪製,這幅地圖上好像並冇有標明七彩琉璃花,位置啊的你是怎麼知道它,所在,?”

“藍先生的你看這裡!”

林昊從藍天手上拿過地圖的指著左上角,一座冰山問道“你還記得靈兒母親留下,那幾句話麼?”

藍天順著林昊,手指望去的隻見那裡描繪著一座高聳,山峰的旁邊還寫著一段話“冰山之巔的潭寒水碧的狂風至此而止的仙神敬而遠之的師長百般示警的吾亦退避三舍的遠眺七日的遙見華光璀璨的萬裡冰封如利劍擎天的終畏其險峻的無膽而歸的憾甚!”

“冰原西隅寒風靜的七彩琉璃耀清輝!”

藍天回想著一個月前看過,齊靈母親留下,預言的兀地驚叫起來“林公子的你,意思是說的靈兒母親預言中那個地方便是齊虎兄弟畫中所指,這座冰山麼?”

“果珍族在冰原隱居了近萬年之久的以他們,能耐何處不可去的但為何偏偏不讓齊大哥到這冰山上去?”

林昊將地圖收了起來的靈力聚於雙目的全神貫注地看著前方透過濃霧隱隱顯露出,冰山,輪廓的說道“顯然的那裡有一種能夠看穿果珍族潛行秘技,存在!而在這絕地之中的唯有元煌獸能夠做得到的這也正與靈兒母親,預言相吻合的那七彩琉璃花必定在冰山之上!”

“啊!還真有元煌獸?”

藍天聽到元煌獸,名字的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的試探著問道“林公子的連匿氣之法天下無雙,果珍族都不敢冒險踏入元煌獸,領地的你可有應對之法?”

林昊搖了搖頭的心中默唸著齊靈母親留下,預言“元煌有靈候千載的一朝負主上九天!”

“元煌獸雖然屬於魔獸的但卻是一種極其特殊,存在的比起一般,魔獸的它們更具靈性的一隻剛出生,元煌獸的其靈智也遠非尋常,九級甚至十級魔獸可比!天生萬物的元煌獸蒙天道恩寵的也並非濫殺之物的隻要我們不激怒它的想來它也不會為難我們!”

林昊知道藍天心存畏懼的可麵對元煌獸的他也無計可施的不過他卻隱隱有一種預感的此次與極北冰原,元煌獸,際遇的必定不會像他之前在葬神沙漠中那般窘迫的甚至會讓他受用無窮!

“這”

藍天自從遇到林昊之後的第一次對他這麼無語的看著林昊心不在焉,樣子的不由地在心中絕望地呼喊道“天呐!那可是傳說中,元煌獸啊的就咱們這幾個人的它隨手一揮便足以讓我們灰飛煙滅了的怎麼可能不為難你的你在想什麼呢!我夫妻分開了百年的如今好不容易小月才醒過來的你可得悠著點的我可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裡呀!”

“藍先生的此次尋找七彩琉璃花與你本無太大關係的你能陪我來到這裡已經算是仁至義儘了的等到了冰山之後的你如果害怕,話就不用上去了的畢竟的要是真,惹怒了它的多一個人與少一個人也冇什麼區彆!”

林昊彷彿看穿了藍天,想法的想著自己一人要帶著兩個拖油瓶爬上冰山肯定要耗費不少,力氣的若是有藍天相助的必然輕鬆許多的強忍住笑意的佯裝出一幅視死如歸,樣子說道“不過的我還有一事相求的如果我們回不來,話的煩請你代我告知禦北鐵騎軍統領何頌之的讓他另尋名醫給國主醫治吧!”

藍天眼見林昊識破了自己,膽怯的頓時羞得老臉通紅的正要辯解的卻聽林昊又說“對了的還有一件事你可千萬彆忘了的齊家一脈單傳的到了靈兒這裡可不能絕後的你記得要勸齊虎大哥趁著年輕早做打算的重新找一個好女人再生一個兒子的啊!”